他們對話好長…而且肉麻死了…
我要標個OOC…

已經不是言小了是瓊瑤風格...

 

 

___

 

巴恩斯試圖釐清腦中的資訊,但他腦中現在只是一團混亂

史蒂夫憂傷的看著巴恩斯,他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他有種想緊緊擁抱眼前這個茫然失措的好朋友的衝動
但是他不能、或說不敢,如果可以的話他現在只想衝回過去掐死自己

東尼也看著巴恩斯,他能體會他的心情
如果現在他跑回大學時代跟過去的自己說
嘿~你將來會有無數的子彈碎片卡在血管中,必須靠著在胸前塞一個會散發藍光的核心反應爐才能活下去
那他大概也會是這種反應

接著東尼又將目光轉向史蒂夫
如果說巴恩斯正陷入一團混亂中,那麼史蒂夫就是讓自己被罪惡感跟傷痛壓得動彈不得

東尼張開嘴想說些什麼,但他想了一下又閉了起來
他覺得這不是他能處理的,他一向不擅長安慰人這種事
如果布魯斯或小辣椒在現場也許會比較好?他也不知道

另一邊,巴奇的目光盯著禍從口出的羅傑斯
羅傑斯幾乎要以為巴奇會出口譴責自己,他忍不住避開了他的目光
但是巴奇就只是看著他,眼神中閃過了一絲溫柔的情感,但那只是稍縱即逝
低下頭陷於自我責備狀態的羅傑斯根本沒有發現

除了站在一旁觀察他們倆人的霍華德以外
他用手摸著下巴帶著興趣觀察著兩人表情與眼神的變化

最後巴奇重新面對麥克風,兩手搭在台上,無意識的舔了嘴唇
他想了一下,其實耗去巴奇思考最多的部分是要怎麼稱呼過去的自己
巴奇最後採取了最不讓自己感到彆扭的稱呼

「…巴恩斯中士」

雖然聲音相當的低沉柔軟,但是現場所有的人都頓時震動了一下

「你已經聽到史蒂夫說的了,我只能說,是的,你…或是說我擁有一條金屬手臂」

聽到未來的自己肯定的話語
巴恩斯想起自己昨晚被抓傷的左手,他下意識的伸出手撫摸著瘀青的部位
想起史蒂夫對自己近乎神經質的呵護,他覺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什麼
這一切必定跟他口中那個金屬手臂有關

「…是左手對吧」

雖然說的很小聲,但由於巴恩斯就站在不遠處
再加上現場其他人都默不作聲,所以他茫然的聲音清楚的傳到了另一端

「…我不能透露更多消息,只有一件事,我希望你能記得並且永遠不要忘記」

巴奇深呼吸,目光像是望著遙遠的過去
出現在他臉上的是一種堅定的表情

「無論發生什麼事,相信史蒂夫」

就算忘了自己,就算忘了一切,他還是記得史蒂夫
巴奇說完,將頭轉向因為這句話而抬起頭望向自己的羅傑斯
他那一席話與其說是說給自己聽,不如說是安慰史蒂夫羅傑斯的
巴奇給了羅傑斯一個淡淡的笑容,發自內心的
羅傑斯震撼的望著巴奇的笑顏,久久不能自己

「…還用你說」

巴恩斯被未來的自己的一番話喚醒了

他不是早就決定好不論天堂還是地獄他都要陪著史蒂夫羅傑斯闖了嗎?
那他怕什麼呢?更何況自己還活得好好的不是嗎?
就算一隻手是金屬的又怎麼樣?
那或許可以證明他有多跟隨著史蒂夫活躍於戰場上
想通了這一點後巴恩斯不再顫抖不再震驚,甚至還有些驕傲的挺起胸膛

「我永遠追隨他」

嘴上堅定的說著,巴恩斯微笑的望向史蒂夫
他那張俊朗的臉龐散發出光芒,史蒂夫眼淚幾乎要奪眶而出
他根本不知道未來的自己會經歷多麼可怕的遭遇,是那麼的洋溢著希望
即使是親身經歷的那個人,也同樣堅持著相信自己

他何德何能擁有這樣的摯友、這樣全心對待自己的伴侶,他何德何能

「…巴奇…」

史蒂夫試圖擠出一個笑容回應巴恩斯
但當他發現那幾乎不可能做到時他只能低下頭咬緊下唇

巴恩斯發現了史蒂夫的不對勁,他腦袋運轉了一下
舉起自己的左手往前伸直張開掌心瞇起單眼做出一個瞄準的動作

「說真的,金屬手臂聽起來還蠻酷的!我那隻手會發射死光還是什麼的嗎?」

那幾乎像是鋼鐵人的攻擊動作,逗得東尼嘴角上揚

「你如果希望我可以幫你安裝上去」

「東…鋼鐵人!」

史蒂夫伸手阻止了東尼

「巴奇不會希望的」

聽到史蒂夫那麼說,巴恩斯驚訝的挑高眉毛

「咦?我不會嗎?」

巴奇跟史蒂夫同時想起東尼之前不打聲招呼就亂裝的一推有的沒的功能
面對巴恩斯的疑問,巴奇斬釘截鐵的答道

「對,我不會」

巴恩斯故意裝出失望的表情

「未來的我那麼無趣?」

東尼想著如果是這個巴恩斯
搞不好還會主動提起其他好玩的功能給他當靈感
東尼拍拍巴恩斯的肩膀,聳肩跟著故意做出無奈的表情

「就是說啊~」

巴奇對巴恩斯說出了近乎告誡的話

「你如果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你就不會這麼做」

東尼很受傷的轉過身去面對著麥克風叫道

「嘿、嘿!你是什麼意思!?」

「喔?所以你是什麼樣的人?鋼鐵人?」

「問得很好,簡單的說,我是超級有錢長得又帥個性美好基因優良的天才」

「我想我懂你說的話了,未來的我」

「等等!你又是什麼意思」

原本沉重的氣氛被他們三人一攪和頓時輕鬆了不少
史蒂夫聽著三人胡鬧的對話,看著巴恩斯跟東尼的互動
在心底不知是安心還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特別是感覺得到他們是刻意要讓史蒂夫羅傑斯好過些

霍華德一開始還默默的聽著三人的對話,但是他看了看懷錶
想了一下後走了過去對巴奇用眼神示意
巴奇退了開來,並走到羅傑斯身邊
羅傑斯看著巴奇,他知道他是為了他,他用唇語對他說了聲抱歉
當巴奇輕輕將手放到了的肩上時,他終於笑了

「好了好了,這件意外插曲就先到此為止吧,容我再次提起,離你們去攔截火車還有六天的時間是吧?」

霍華德看著羅傑斯問,他點了點頭

「很好,那麼我假設,你們當時有順利攔截到火車?」

無言
順利攔截這點倒是沒錯,只是也造成了美國隊長一生中最大的損失

「好,我不再多問什麼,我跟鋼鐵人會想辦法在這六天內修好這台機器的」

霍華德沒詢問鋼鐵人的意見,他就是有莫名的信心
而對方也沒讓他失望

「包在我身上,我會回報你的賞識的,老兄」

「那麼,今天就先到此為止了?」

「請等一下」

史蒂夫往前跨了一大步,他快速的瞥了巴恩斯一眼,然後跟東尼說

「可以讓我跟巴奇單獨相處一下嗎?我有些話想跟他說」

他說完,眼神在東尼跟巴恩斯之間來回
東尼眨眨眼,露出了然於心的表情,或著說皮條客般的壞笑

「喔~沒問題我了解的,巴恩斯就交給我吧」

史蒂夫知道東尼他沒說出「你們想來個超時空無線電性愛」是因為巴恩斯在場
他已經接收太多資訊量了,雖然巴恩斯很堅強的排解並接受了
但是再來更多?比如說其實我跟你在未來是情侶喔~?
他不覺得這是好主意

巴恩斯挑起眉望著史蒂夫,接著歪起嘴角

「有悄悄話只能對未來的我說?」

「是的,只有你」

史蒂夫看著他的眼神讓巴恩斯不自覺的臉紅心跳起來
要命,這像是看著心愛姑娘的眼神是怎麼回事!?

另一方面他也為了史蒂夫說的只有他們才能談的話感到欣慰
所以巴恩斯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然後笑著說

「好,我知道了」

史蒂夫看著東尼把巴恩斯帶出去並關上門後,朝無線電走過去彎腰對著麥克風開口

「霍華德,我有些話想跟巴奇單獨談,可以請你帶著我那個渾球稍微迴避一下嗎?」

「喔,好的,這點小事自然是沒問題」

一陣靜默後,從喇叭中傳來一聲低笑

「呵,你叫自己渾球」

「…你知道我在指什麼巴奇,我都沒想到我當年是那麼愚蠢」

「他只是太擔心我了」

「…他很關心你?」

「像你關心那個我一樣」

「…是啊、是的…因為他是你,因為你是他…因為是巴奇巴恩斯」

「…史蒂夫…」

兩人都在心裡感受著現在的悸動
史蒂夫想了一下,決定直接切入正題

「…巴奇,你不要想說要代替你自己攔截火車」

他就是覺得巴奇會想這麼做,果不其然
巴奇淡淡的,雖然沒有正面肯定或否定,但他的話就表示他有想過

「…你不要跟我說你沒想過要阻止我掉下來」

史蒂夫爆出一長串近乎吶喊的告解

「我想!我當然想過!自從你…摔下去之後我幾乎無時無刻不在想!每晚我都想著要是我那時候再往前一點就好了、我緊跟著你就不會被分開了、我要是一開始就不讓你去就好了…要是…要是我那時候一起跳下去就好了…!」

史蒂夫緊抓著拳頭,幾乎要掐出血來

「…史蒂夫…」

史蒂夫喘著氣平息內心的激動,他閉起眼睛,柔情說

「但是你還活著,你又回到我的身邊…你遵守了你的諾言」

--我會陪著你直到最後
即使肢體殘缺、記憶破碎,巴奇還是陪著史蒂夫一起到了未來
他沒有丟下他一個人面對

「我不想再冒任何可能失去你的風險,你知道我不能再承受一次」

巴奇深吸一口氣,緩緩地吐出

「世界需要美國隊長」

「可是史蒂夫羅傑斯需要巴奇巴恩斯!」

史蒂夫大喊,雙手拍在麥克風兩旁,用力之猛讓整台機器震動
他低下頭,近乎懇求

「…不要丟下我…」

「…我不會的」

巴奇輕聲說道

「沒有我在身邊你就是不行對吧」

「是的,我不能沒有你」

兩人的對話輕的像是呼吸,又像是枕邊細語
他們很有默契的同時對著前方的空氣伸出雙手
閉起雙眼在腦海中描繪對方的形像
彷彿隔著時空擁抱著彼此一般擁抱著空氣

「…我愛你」

「我也愛你…」

兩人跨越時空對彼此深情告白
一陣沉默後兩人不約而同的笑出聲來
發生了那麼多事,但他們只要想到彼此,就能共享著平靜的時刻
笑了一會,史蒂夫打起精神,對著看不見的巴奇說道

「務必保重」

「你也是」

等到史蒂夫依依不捨的跟巴奇道別
視線依舊透過無線電凝視著遙遠的彼方
巴奇存在的那個過去的時空

良久,他終於走出房門,問了賈維斯巴恩斯跟東尼的所在地
在聽到地點時對他們所在的地方感到有些訝異
那是史塔克大樓眾多的會客室裡,屬於比較私人的空間
通常只有復仇者聯盟的成員才能進入

當他到達目的地的時,聽見裡面傳來的談笑聲,其中笑得最大聲的是巴恩斯的聲音
史蒂夫露出了微笑,他想著應該找個時間好好感謝東尼,然後推開了房門

看到映入眼簾的畫面,史蒂夫愣了一下,緊接著發出一聲怒吼

「你們在做什麼!!!」

 

*** *** ***

 

-1944-

當巴奇從研究室裡走出來時
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來到這裡的佩姬卡特正在跟羅傑斯談話
霍華德站在一旁露出饒富興味的笑容盯著他倆看

那是他過去在這個時代中常見到的風景
他通常是跟著霍華德一同站在一旁望著他們這對璧人
不一樣的是巴奇記憶中的羅傑斯面對佩姬時總是帶著些許靦腆的表情
但現在即使在佩姬面前羅傑斯依然一副愁眉不展的樣子

巴奇沉吟著不知道要不要出聲打擾他們時
羅傑斯首先發現了巴奇,他先是整張臉亮了一下,接著馬上暗了下去
發現羅傑斯表情變化的佩姬跟霍華德將視線移到巴奇身上

「巴恩斯中士,我剛剛都聽史蒂夫跟霍華德提過了」

佩姬邊朝巴奇走過去,途中她的視線一直停留在巴奇的臉上看
彷彿那條巴奇左手根本沒有那條金屬手臂
回想起來她一開始就沒為了那個有一絲動搖

「你有著非常偉大的情操,我很羨慕羅傑斯上尉能夠擁有像你這樣的朋友」

佩姬真摯的對著巴奇伸出手,巴奇只猶豫了半秒鐘也跟著伸出手接受她的敬意
不愧是佩姬卡特,總是那麼有自信,高貴而偉大

「我只是盡我的本分」

兩人右手用力握了一下,佩姬對著巴奇優雅的微笑
巴奇想起他在回復記憶後跟史蒂夫一起去看望佩姬的畫面
躺在床上白髮蒼蒼的佩姬跟眼前的棕髮亮麗的佩姬重疊在一起

史蒂夫的懷錶裡至今仍舊鑲著佩姬的照片
巴奇知道這一點,他從來沒有想過要吃醋或什麼的
因為佩姬永遠是史蒂夫最特別的女孩

事實上他還曾經是最支持他們兩人成為一對的那個人
不過他剛剛才答應過史蒂夫,他不會再試圖去撮合他們了

「談話順利結束了?」

霍華德舉起一隻手,打了個手勢
巴奇點點頭,他跟佩姬握在一起的手也同時放開

「很好,那麼願意賞光一同用午餐嗎?」

霍華德右手食指畫了一個圓圈,意思是我們四人

巴奇看了羅傑斯一眼,想起從起床到現在他就一整個怪
比起跟自己獨處跟霍華德還有佩姬在一起會好些
於是巴奇點點頭,並注意到羅傑斯像是放心又像是失望的表情
他忽略自己內心不住升起的疑惑
跟著霍華德一起,四個人來到了霍華德在臨時軍營中的餐廳

 

 

 


TBC

 

 

不好意思拖了好幾天
謝謝大家催文
不然我可能趕不出這篇文

史蒂夫看到了什麼呢?
先賣個關子
反正絕對不會是鐵冬或冬鐵,放心好了XD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