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次的敘事者是索爾,受害者是巴恩斯(真的蠻慘的所以請小心點閱啊...)
其實我還沒看過雷神第二集XD
所以基本上這裡的世界沒有發生過雷神二的劇情
索爾的視角好難寫...一直想把他寫成古典男神又不想太文謅謅的
大概有一點錘基?真的一點點,而且還是兄弟情而已...
半AU點請參照第一篇

 

____

 


五、索爾

索爾伴隨著青天霹靂,舉著他的雷神之錘從天而降落在史塔克大樓的頂樓露天天台上
臉上掛著如陽光般耀眼的笑容,張開雙臂熱情的與前來迎接他的朋友們一一擁抱

自從與米德加爾特的這群特別的人類們一同並肩作戰解決弟弟洛基所闖下的禍
並將其帶回阿斯嘉德之後,忙著收拾爛攤子並想辦法維護九大世界的和平而四處奔波的索爾並沒有什麼機會來到地球
不過還好最近世界還算得上和平,沒有什麼外星人或懷有野心的大反派出沒
所以索爾好不容易逮到機會來到中庭,首先去與珍見過面後,就主動連繫神盾局知會他一會戰友們的打算

除了與布魯斯班納博士一同遠赴瑞士參加所謂天才科學家會議的東尼史塔克的兩人以外
所有當初一同參與紐約戰役的同伴們都出現了,美國隊長、鷹眼、黑寡婦、考爾之子還有巴奇巴恩斯

索爾對他們每一個人都抱持著相當程度的好感
雖然最一開始曾經有過誤會讓索爾跟鋼鐵人大打出手
但在被隨後趕到的美國隊長制止之後他們就為了共同的目的而決定一起作戰
其中讓索爾特別印象深刻的是巴恩斯,總是跟在美國隊長身邊笑著的棕髮青年

他在索爾中了洛基的計謀被困在空中牢籠,而以為自己必須眼睜睜的看著洛基殺死考森時
精確的開槍阻止了洛基卻又不傷到他的弟弟,後來索爾才在與巴恩斯促膝長談時得知
巴恩斯當時故意不傷洛基只因為在不久前索爾才透露過他對洛基的關心
他不想在別人兄長面前殺傷對方親愛的弟弟,即使對方是陰險狡詐的洛基

索爾還記得巴恩斯是那麼說的

「你是我們的同伴,復仇者聯盟的一員,我可以從你之前的言行中看得出就算洛基做再多錯事你心裡還是認定他是寶貝的弟弟,那麼一來,雖然談不上愛屋及烏,但是在你面前殺傷他太殘忍我做不到」

然後巴恩斯笑了笑,垂下眼像是沉浸在回憶中

「…我自己也有過弟妹,能夠理解身為兄長的心情與想法,不管怎麼樣,發生過什麼,他們永遠都是你必須保護珍視的對象」

當時索爾不太清楚為何巴恩斯用的是過去式,以及為何那麼的惆悵
後來當索爾得知巴恩斯跟羅傑斯都是從冰中沉睡了七十年後他才恍然大悟
他的那些所謂弟妹只怕都已不存在這世界上,就算還在,也早已年華老去
與外表依舊年輕的巴恩斯站在一起,誰會認為他們是兄弟姐妹?

所以索爾知道之後還特地去找了巴恩斯,摟著他的肩對他說

「你可以把我當作你兄弟」

巴恩斯睜大了雙眼一臉難以置信的神情
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脹紅了臉像是興奮又像是緊張的回答

「哇,能跟神當兄弟我實在受寵若驚…呃-承蒙不嫌棄…」

巴恩斯羞澀又興奮的態度讓索爾忍不住微笑,伸出手撫摸巴恩斯柔順捲曲的棕黑短髮
在感受到手上柔滑的觸感的瞬間索爾產生了即視感,彷彿回到他跟洛基都還年少,洛基還只是可愛的小小惡作劇之神
他也曾像現在撫摸親愛的弟弟的柔軟的黑色短髮,他的弟弟會瞇著漂亮的綠眼睛笑得很得意,那是他們都再也回不去的童年
索爾感到心底一絲酸苦,彎腰將巴恩斯擁入懷中,像是透過他在擁抱洛基
突如其來的擁抱讓巴恩斯嚇了一跳,身體有些僵硬,但很快的像是察覺到索爾內心的感傷
巴恩斯只是回抱著索爾,拍拍他比自己甚至比羅傑斯都還要寬厚的肩膀,溫柔的微笑

「這樣都不知道誰才是弟弟了」

所以當索爾跟同伴們一一擁抱示意後,特地把巴恩斯留到了最後
他抱完羅傑斯後就立刻轉到一直待在羅傑斯身旁的巴恩斯露出大大的笑容
熱情的喊了一聲「兄弟!」後緊緊的抱起他轉了一圈
巴恩斯也滿臉笑容的回抱他,熱情的跟著喊「兄弟!」後在索爾的臉頰上蹭了蹭
將巴恩斯放下之後,索爾用力搭住巴恩斯的肩,兩人邊聊邊往室內走去
兩人都沒注意到旁邊笑容僵在臉上的羅傑斯以及看好戲或是冒冷汗的其他人

「呃-隊長?你還好嗎?」

「…嗯?什麼?喔,我很好…非常好」

嘴裡回答鷹眼的問題,羅傑斯的的雙眼始終未曾離開過被摟在索爾懷中看上去甚至顯得小鳥依人的巴恩斯

雖然史塔克大樓的正主不在,但他離開時有交代過賈維斯要盡全力接待這位稀奇的貴賓
所以索爾在賈維斯以最高規格接待下住在最高樓層,有露天陽台
到了夜晚以歡迎索爾為理由的飲酒大會就在露天陽台上舉行
酒過三巡後除了因血清而喝不醉的羅傑斯跟酒量本就很好的索爾以外其他人都醉的差不多
巴恩斯醉得開始黏著索爾胡言亂語,索爾只是笑著點頭聽巴恩斯講述羅傑斯小時候的糗事

「…巴奇,你喝醉了,不好意思索爾,我們該回去了」

「我還沒醉~我還可以再喝!」

「不,巴奇,你醉了…等等,我去倒杯水給你」

羅傑斯說完起身離開露天陽台
就在這時候,醉得滿臉通紅的巴恩斯望著羅傑斯離去的背影,然後仰起頭望向滿天星斗
沉默一會後突然想到什麼似指著天空轉頭問索爾

「…索爾,你的阿斯嘉德就在上面的某個地方嗎?」

索爾順著巴恩斯的手指往上看,點點頭
忽然在腦海裡想起跟珍一同在星光下聊起相似的事情
也想起了兒時與洛基肩並肩躺著看星星的往事,心中頓時無限柔情

「是的」

巴恩斯維持仰望著天空的姿勢,好奇的問道

「阿斯嘉德是怎麼樣的世界?」

「你想知道?」

巴恩斯轉頭看了一下索爾,臉上紅的不知是因酒醉還是有其它原因

「嗯…就有點好奇」

索爾大概是因為想起了珍又想起了洛基,所以一時之間百感交集
他忽然走上前去摟住巴恩斯的腰,將雷神之錘招喚到自己手上

「我帶你去見識」

「…啥?」

巴恩斯還沒回過神來,就透過彩虹橋被索爾帶到了他的故鄉阿斯嘉德
在空間轉換的剎那間,索爾好像用眼角餘光看到羅傑斯拿著水杯錯愕的站在天台入口,手上的水杯落地的畫面
想想他好像不應該不告而別的帶走羅傑斯的好朋友,至少也該事先知會一聲,或許羅傑斯會擔心
索爾忽然想起在紐約一役時,巴恩斯站在屋頂跟鷹眼一同進行狙擊
羅傑斯雖然在地面上還是不停的往上看,也不斷透過通訊器關心巴恩斯的狀況
就算是索爾也看得出巴恩斯跟羅傑斯是非常好的朋友,可以用刎頸之交來形容
不過巴恩斯是個成年人,朋友之間的個別交際也不需要特別的告知吧
而且有他在他可以保證巴恩斯的安危,所以羅傑斯跟本沒什麼好擔心的
索爾想了想後就把羅傑斯那張驚愕莫名的表情拋諸腦後,對巴恩斯說道

「怎麼樣?阿斯嘉德是個很棒的地方」

「…嗯…對,超棒的……我回去大概慘了…」

巴恩斯的語氣跟表情上看起來他的酒已經因為驚嚇跟對未來的預想而醒了大半

「算了,既來之則安之,反正回去橫豎都是死,不看個夠太不划算了!」

巴恩斯嘴裡碎碎念著,然後一臉豁出去的態度,推著索爾的背,笑著說

「帶我參觀參觀吧,阿斯嘉德的王子殿下」

索爾善盡了地主之誼,帶著巴恩斯繞了整個阿斯嘉德一圈,還帶他認識了索爾的四個好朋友
巴恩斯不愧是巴恩斯,很快就打成一片,離去前范達爾還約下一次一同鬥酒

「你今晚留在這裡過夜,明早我可以帶去晉見我的父王母后,他們一定也想看看中庭之人,而你是最佳的代表,他們都會喜歡你」

巴恩斯站在彩虹橋上跟著索爾一同往下眺望遙遠的地球,低聲說道

「謝謝你那麼說,索爾,我真的很喜歡這裡,但是我該回去了…史蒂夫一定還在等我」

索爾看著巴恩斯的笑容,雖覺有些可惜,還是點了點頭,然後再度摟住巴恩斯的腰,回到了地球
他們回到史塔克大樓時大家都已經不在了,東西也被收拾乾淨
賈維斯通知巴恩斯羅傑斯在收拾完殘局後就默默得一個人騎機車回家去了
巴恩斯臉上的肌肉有點抽蓄,咕噥著說

「他自己把車騎回去…完了,他真的很生氣…」

索爾看到巴恩斯臉色慘白,想著也許他累了,代步工具又被羅傑斯騎回家
於是索爾毫不猶豫的再次摟住巴恩斯的腰,舉起雷神之錘抱起巴恩斯飛起

「我送你回去」

看著空中的夜景,又在腰間感受到索爾的力道,巴恩斯忍不住苦笑

「哈哈…我都快要習慣被你摟腰了」

事實上索爾的力氣弄得他有點痛,只怕腰間都要有痕跡了
但他沒多說什麼,只是看著流逝而過的景色發呆,直到看到他熟悉的公寓,他才出聲示意索爾把他放下

「…史蒂夫果然還沒睡」

巴恩斯抬頭望向唯一一戶還亮著燈光的住家,露出複雜的笑容

「謝謝你索爾,送到這裡就好」

拍拍索爾精壯的手臂,巴恩斯低下頭,嘴裡悄悄的低嘆

「要是讓你送我回去情況還會更糟」

索爾心底有些不解的目送巴恩斯一副慷慨就義的神情走進公寓大門之後才飛回史塔克大樓

 

 

第二天,大約過中午沒多久,就突然有敵人襲來
既然史塔克跟班納博士不在,索爾就欣然前去幫忙

當索爾抵達現場時羅傑斯跟巴恩斯都早已在現場禦敵
索爾發現到巴恩斯臉上面容憔悴,雙眼跟嘴唇都紅紅腫腫
他一看到索爾,先是將眼神撇向一旁不知為何神情緊繃的羅傑斯,然後對著索爾擺出笑容

「嗨,索爾,感謝你來幫忙」

索爾驚訝於巴恩斯開口對自己問候的聲音是嚇人的沙啞,像是聲帶使用過度
他有些擔心的將手伸到巴恩斯的肩膀上,關心的問道

「你還好嗎?是不是昨天帶你到阿斯嘉德讓你累了?」

此話一出巴恩斯跟羅傑斯臉上的表情同時大變,巴恩斯看向羅傑斯,急忙笑著說道

「沒事!我們又沒做什麼,只是參觀了阿斯嘉德,怎麼會累呢!」

笑聲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沙啞的聲線顯得有點乾巴巴的
羅傑斯拉過巴恩斯的手將他拉到身後,嚴肅的指著不遠處的一座大樓樓頂

「索爾,這裡交給我跟巴奇,麻煩你到鷹眼那裡支援」

索爾雖然對於羅傑斯散發出來似有若無的敵意感到些許疑惑
不過還是點點頭舉起錘子往羅傑斯所指示的克林特所在的地點飛去
索爾降落到克林特身邊時,他正在幫忙另一邊獨自一人埋伏在一旁的娜塔莎
他維持著瞄準狙擊的姿勢,用眼神對索爾致意,接著又繼續狙擊的動作

就在索爾居高臨下觀察下方的戰鬥思考要不要招喚雷電來幫忙時
克林特小小聲的,像是自言自語的說道

「我說,有句老話叫做朋友妻不可戲」

索爾看了他一眼,想想這句話應該不是對自己講的
他可沒有任何戲弄過朋友妻子的記憶,於是又將注意力放回地上的戰鬥

目前的戰況相當順利,美國隊長像是猛獸出閘般的發揮著他超級士兵的實力
雖然待在他身旁一同舉槍作戰的巴恩斯動作看起來不太流暢,似乎不太舒服的樣子
不過就索爾的判斷應該是不需要動用到自己的力量
就算少了鋼鐵人跟浩克,復聯依舊是支難以小覷的團隊

而克林特所負責的娜塔莎的部分也相當順利的發揮著殲敵的實力
所以沒過很久敵人都被清得精光,索爾就這樣站在屋頂上看了一齣好戲
就在鷹眼透過通訊器跟神盾局總部報告時,索爾注意到下方羅傑斯跟巴恩斯好像起了爭執
索爾看著巴恩斯抓起羅傑斯的手,一張俏臉脹得通紅濃眉倒豎的不知在對羅傑斯吼著什麼
而羅傑斯也一反平時溫和的,特別是對巴恩斯的柔軟態度,冷冷的甩開對方的手說著什麼

看樣子他們正在吵架,索爾對這件事不無驚訝的想著
在索爾跟他們相處不多的記憶中,羅傑斯跟巴恩斯是非常好的朋友,用生死之交來形容也不為過
然而他們現在正不知道為了什麼事吵得很激烈,幾乎就要打起來

說時遲那時快,倒在他們不遠處的一個敵人突然舉起一把武器,朝著正在爭執的兩人射擊
雖然上一秒還在吵架但羅傑斯不愧是美國隊長,他馬上眼明手快的將巴恩斯拉到自己身後舉起盾牌擋住了射擊,接著拋出盾牌砸中那個敵人
但是被擋住的衝擊波被反彈到上方,擊中了大樓的玻璃窗戶,將坡璃全部震碎
巴恩斯幾乎是出自反射動作一把推開羅傑斯,接著將雙手擋在頭的上方
玻璃碎片撲天蓋地的砸在他身上,瞬間造成了無數的傷口,立刻有鮮血從他全身上下的傷口中噴出
巴恩斯被碎裂的玻璃砸滿全身的畫面像是慢動作般的放大在現場所有目擊者眼裡
而近在咫尺目睹慘狀的羅傑斯更是近乎撕心裂肺的叫喊著巴恩斯的名字撲上前去

「巴奇--!!」

衝上前後羅傑斯卻只敢跪在巴恩斯身邊,焦急萬分的看著他
伸出了手卻不敢碰觸,深怕會刺激到他那鮮血淋漓的傷處

索爾立刻飛到了他們的面前,觀察因為瞬間的衝擊而喪失意識的巴恩斯
近距離看到全身是血的巴恩斯連對於戰爭司空見慣的雷神也感到心驚膽戰
他不禁為巴恩斯的生命安危感到深刻的擔憂

他知道中庭人類的生命相比之下是很脆弱的,而現在眼前如此嚴重的傷勢
就算是索爾自己也未必可以忍受,更何況是巴恩斯
現場只有他們三人,而有辦法最快抵達醫院的只有能靠錘子飛的索爾
羅傑斯雙手避開插著玻璃的傷口抱起巴恩斯,顫抖著手將巴恩斯交給了索爾

「…索爾,我只能拜託你,麻煩你帶巴奇到醫院」

「放心交給我吧,我定會安全送達」

說完索爾單手抱起巴恩斯快速旋轉起他的錘子起飛
目送著兩人離去,羅傑斯陷入了自我厭惡中,他站起身用力的搥了自己一拳又一拳
直到娜塔莎他們走過來安撫羅傑斯的情緒為止
羅傑斯收拾好場面,將事情交代清楚後,立刻騎著機車奔往醫院

當羅傑斯抵達醫院見到索爾時的第一件事就是向他道歉並感謝
感謝是理所當然,但是為何要道歉?
索爾有些疑惑,但是沒有細想下去,現在更重要的是巴恩斯的傷勢狀況
原本大家都認為那麼嚴重的傷勢,就算救回一命只怕也會留下可怕的傷疤
但是當索爾將巴恩斯送到醫院去進行了緊急治療後,意外發現了一件不可思議的事
巴恩斯身上的癒合力比起正常人來得快速許多
在取出玻璃碎片後,他身上的傷口就開始癒合,甚至是肉眼可見的速度

「巴奇的這種能力隊長知道嗎?」

頹喪的坐在加護病房外的家屬休息室等待巴恩斯回復意識的羅傑斯只是沉重的點了點頭

「這件事我本來不想讓別人知道,我不想讓巴奇因為這種能力而被迫做任何事」

站在一旁的索爾挺能理解的,不希望兄弟因為天生的特殊能力而受到歧視或遭遇危險
在想起剛才羅傑斯的反應,索爾在心底點頭讚嘆美好的友情
巴恩斯對羅傑斯一定是非常重要的存在,大概像洛基對索爾那樣重要

幸好後來沒過多久巴恩斯就恢復了意識,也因為癒合神速而早早被分到一般病房去
每次去探病時羅傑斯都坐在病床邊握著巴恩斯的手,望之充滿了愧疚的深情款款
每次都會看到這副場景的索爾也不禁開始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太對勁
羅傑斯注視巴恩斯的眼神與其說是兄弟,不如說更像是他父王跟母后對視時的眼神

不久索爾就在忘了敲門就走進病房後發現他的懷疑是事實
他聽到病房裡傳來奇怪的聲響推門進去時羅傑斯正壓在巴恩斯的身上,嘴唇貼著他的脖子
巴恩斯身上淺藍色的病人裝的衣領被掀開一大塊,露出大片肌膚
兩人看到索爾進來都嚇了一大跳,巴恩斯更是整張臉刷的一下失去了血色
他用力推開了羅傑斯,讓他因推力而跌坐到地上,然後坐起身拉緊了衣領
臉上一陣紅一陣白的張開口想要解釋什麼,但他只能發出一些諸如『啊』或是『嗚呃』之類的奇妙音節

「…巴奇,你冷靜一點」

羅傑斯好不容易從地板上站起身,手搭在巴恩斯不斷起伏的肩上想要讓他冷靜
但這卻只是刺激著巴恩斯,他像是爆炸般的吼著

「冷你媽!!我就說不要在病房裡你就是不聽!!!」

但是跟憤怒的語氣相反的是那受盡委屈的眼神,水汪汪的就像隨時都會落下淚來
一下子的衝擊事實讓索爾花了一點時間消化一下,他開始回想過去跟他們兩人相處的片段
屋頂上克林特的那句朋友妻不可戲又在他耳裡響起,這下索爾全都理解了
他恍然大悟,原來羅傑斯跟巴恩斯是伴侶關係,那麼一來,索爾首先要做的就是道歉

「…我必須跟你們道歉,我要是早知道你們是伴侶我會克制自己,我了解看到另一半跟別人親暱的表現時心裡會有多不舒服,我今後會盡量克制自己」

「索爾,你不用這樣…而且你誤會了,我跟史蒂夫不是…不是伴侶…」

巴恩斯看了羅傑斯一眼,將視線移往索爾真誠的臉上
面對像索爾這樣的神,他似乎有點心虛,不安的眼珠子轉動著,像在思考該怎麼辦

「對!他們只是最好的朋友,我說的沒錯吧!巴奇?」

就在氣氛尷尬到快把人淹沒時,一個明朗到有些誇張的聲音從門邊傳來

「東尼!還有布魯斯!你們回來了?」

巴恩斯就像看到救星,又驚又喜的看著從門口走進來的東尼跟布魯斯

「你還好吧?剛好會議也結束,聽說你的事就趕回來了」

說著,東尼將視線移到布魯斯身上,布魯斯點了點頭,對巴恩斯說道

「我們都很關心你那特異的體質,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可以讓我們檢查看看嗎?」

東尼跟布魯斯的話讓巴恩斯眨了眨眼,接著望向羅傑斯
羅傑斯握住巴恩斯的手點了點頭,巴恩斯垂下眼思考一下,抬起頭來笑著說道

「那就麻煩你們了」

索爾在一旁沉默的看著他們四人的互動,在跟羅傑斯的眼神對上時慎重其事的問道

「…所以你們真的不是伴侶?」

羅傑斯還沒開口,巴恩斯就搶先回答,他紅著臉大聲說道

「真的不是!」

索爾張大眼睛,東尼跟布魯斯相視一笑,巴恩斯的反應早在他們預料中

「那麼,剛剛那是…?」

索爾提出了理所當然的疑問,巴恩斯滿臉通紅的急切的想辦法解釋

「那…那是史蒂夫他…史蒂夫在檢查我的傷口…對!史蒂夫在幫我檢查傷口!」

「噗」

東尼忍不住掩嘴,還是擋不住衝口而出的笑聲
巴恩斯轉頭看著東尼跟在一旁勸阻他的布魯斯,慌張的眼神中搖動焦急與不安
東尼忍不住咳了一聲,還是在布魯斯的眼神下替他解圍

「喔,沒事!我知道我知道,你們是很單純的朋友關係,才不會親吻跟上床對吧」

「!!?…呃…對,東尼說得沒錯…」

索爾被他們的解釋唬得一愣一愣的,最後勉強相信了巴恩斯的說法
羅傑斯看著索爾跟巴恩斯悄悄的嘆了口氣,然後對索爾說道

「巴奇說的都沒錯,我們只是好朋友,所以你不用在意我,要跟他多親暱就多親暱」

「史蒂夫!?」

巴恩斯這下臉色都白了,他驚慌的看向羅傑斯
但羅傑斯只是笑了笑,拍拍巴恩斯的手,低聲在他耳邊說了什麼
只見巴恩斯的情緒馬上緩和下來,露出安心的微笑

索爾又再度瞪大雙眼,這次他看向東尼跟布魯斯,他們只是指著狀似親暱的兩人聳聳肩
於是索爾對於羅傑斯跟巴恩斯到底是不是伴侶的疑問持續了一段時間
直到回阿斯嘉德前才得到了滿意的答案,而那是一個禮拜之後的事了

 

 

 

 

TBC

 

 

 

__以下為某夜監聽內容分隔線__

 

 

5.5、Steve&Bucky

「…史蒂夫…」
「晚安,巴恩斯中士,跟索爾過得還愉快嗎?」

「你不要這樣說話!他只是帶我到阿斯嘉德參觀而已!」
「…對,只是參觀,我懂…他摟著你的腰空中散步也只是友誼的表現」

「…你看到了?不對,他是送我回家,不是空中散步!」
「……」

「你不相信我嗎?史蒂夫…你這樣我很難過」
「…抱歉巴奇,我當然相信你…累了吧…先去睡吧」

「嗯…我也抱歉,沒先跟你說就跟索爾到阿斯嘉德去…不過那裡真的很神奇!下次我拜託索爾帶我們一起去!」
「好…一起…巴奇!?」

「怎麼了!?那麼大聲…」
「你的腰…還有…大腿上怎麼會有掌印…那麼鮮明…」

「咦…?啊!這是我跟范達爾他們打賭索爾能不能單手把我舉起來時留下的痕跡」
「………」

「我說的是真的!史蒂夫你不要那種表情…等等、你不要過來…」
「…你已經不想被我碰了嗎?」

「什麼!?你在說什麼!羅傑斯…放我下來!」
「我相信你…真的,但我不相信我自己,抱歉巴奇」

(監聽員A:喂…他們吵得好嚴重啊…巴恩斯中士不會有事吧?)
(監聽員B:我不知道…不管是局長還是考森探員都不在…我們不能做主把監聽器關閉…)

「放開我!啊、好痛!」
「我照你說的,放開你了…你不想到床上去,沒關係,地板也可以,反正你喜歡痛一點吧」

「你他媽的居然敢這麼說!?等…褲子!很貴!不要…啊啊啊!!」
「嗯…抱歉,會有點痛,再忍耐一下」

(監聽員A:…巴恩斯中士叫得好慘啊…我可以報警嗎?)
(監聽員B:報警你媽!這樣一來隊長他們不就知道有人在監聽他們了嗎?)

「…你…你該不會是在…」
「嗯,檢查」

「唔、真的…什麼都沒有…痛…嗚嗚…」
「巴奇…別哭…」

(監聽員A:但是這已經算是家暴的範圍了吧…你聽聽…我都不敢想像巴恩斯中士正在受到什麼待遇)
(監聽員B:不過巴恩斯中士的叫聲聽起來還蠻銷魂的)

「啊、啊…啊…嗯嗯…不要…」
「…這裡對吧?說,這只有我知道…」

(監聽員A:!!!?你也是那一種的?)
(監聽員B: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說巴恩斯中士的叫聲不只有痛苦啦,你聽,感覺越來越舒服嗎)

「只有你…我只有你…」
「很好,巴奇…」

「啊啊!!啊…嗚…這樣很痛…」
「只有痛嗎?嗯?」

「……你這混蛋…」
「…嗯,我是混蛋,抱歉…巴奇」

(監聽員A:…所以我們白煩惱了?)
(監聽員B:對對,那是他們自己的事我們負責聽就好了)

 

 

__以上為某夜監聽內容分隔線__

 

 

 

_____

 

下一話就是最後一話啦!
東尼跟布魯斯要發威囉XDD

 

文章標籤

盾冬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