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好的肉XD  上篇請看這裡
從溫情告白演變成失控的粗暴肉只需要巴奇一句話(毆

 

___

 


史蒂夫笑容滿面的看著巴奇,他現在心裡不能再開心,巴奇收下了他的禮物
他們剛解開了一直以來的誤會,他們現在真正的心靈相通
他如果再奢求更多一定會因太貪心而被上帝懲罰
但是老天,他現在很想吻巴奇、很想擁抱他、很想在床上好好的愛他

可是不行,史蒂夫看著眼前笑得很幸福的巴奇,他想讓那張笑容永遠掛在他的臉上
他不想因為自己的欲望再次傷到巴奇,就像他們第一次時那樣
史蒂夫餘悸猶存的回想起當時的畫面,巴奇在自己身下哭喊,但自己卻不顧巴奇的哀求
他只是像頭失控的野獸,不停的衝撞、蹂躪那個初次接受男人入侵的緊窄部位
那裡面溫暖又柔軟,史蒂夫就像進入了天堂,他剩下的念頭只有猛力的抽送,讓自己完全占有巴奇
甚至巴奇昏過去後他還不肯罷休,直到解放在巴奇體內他才清醒過來
自巴奇身下流出的血液讓史蒂夫頓時心底一陣刺痛,對自己造成的結果懊悔不已
當他抱著失神的巴奇到浴室清理時,他暗暗在心底罵著自己,絕對不能再傷害到巴奇

之後他為了壓抑自己對巴奇的衝動,不敢再主動出手碰觸巴奇
但是巴奇會在半夜自己爬上床,他會用那隻柔滑的右手跟濕熱的口腔刺激著史蒂夫的欲望
然後再坐上來,在史蒂夫身上擺動著他那緊緻火熱的肉體,甜美的呻吟及恍惚的神情不停的在撩撥著史蒂夫的獸性
天知道史蒂夫用盡多大的自制力才沒讓自己翻身將巴奇壓倒在床上,拉開他的雙腿抓住他的腰,用力侵犯他
他只是緊緊握拳忍耐,閉起眼不去看那充滿誘惑的畫面,他深知一旦跨過那個界線,他就會失控

「史蒂夫?」

巴奇看史蒂夫老半天都不說話只是一個勁的盯著自己看,忍不住將臉湊了上去呼喚他的名字
眼前突然放大的巴奇的臉讓史蒂夫嚇了一跳,猛力往後退,臉上一紅心跳也跟著加速
史蒂夫誇張的反應讓巴奇皺起眉,心下升起一陣不滿與疑惑
他是知道了史蒂夫一直愛著自己,但是那麼一來要怎麼解釋史蒂夫一直不願意碰自己呢?
巴奇用懷疑的眼神盯著態度詭異目光閃爍的史蒂夫看,他不知道就連這樣的注視都讓史蒂夫心底悸動不已

「有件事我趁現在這個機會問你」

盯著史蒂夫好一會後巴奇下定決心乾脆直接開口問道
史蒂夫避開巴奇彷彿在勾引他的眼神,在心底要求自己冷靜下來,無意識的回了聲「嗯」

「你是不是性冷感?」

「什麼!?」

巴奇的問題讓史蒂夫忍不住大聲叫出來

「因為你說你愛我,但是你卻不怎麼樂意跟我上床」

巴奇看著一臉錯愕的史蒂夫,悻悻然說道

「我本來以為那是因為你不愛我所以我沒有吸引你的魅力…」

「不!不是那樣的!」

看到巴奇喪失自信的不安模樣史蒂夫心底揪緊,他不想再次讓他們之間產生任何誤會
於是他豁出去,雖然說出去很羞恥,又怕嚇到巴奇,但他還是得說

「我一直都很想,非常想!但是我不能…因為…我怕我沒辦法控制我自己」

「什麼?」

史蒂夫紅著臉,焦急但認真的說道

「我們的第一次!你一直哭喊著不要了,但我沒辦法抑制我自己,最後還讓你昏過去…在幫你清理的時候又看到你流了不少血,所以我不敢主動碰你,我怕我一碰到你又會失控傷了你」

巴奇咦了一聲,在心底回想著他們第一次上床時的狀況
他其實不怎麼記得了,就像史蒂夫說的,一切都很混亂又激烈,也許他真的哭喊著不要
但巴奇可以確定那是一種激情之下的囈語,至於昏過去跟流血這就真的不是他能控制的因素

「你…不試試看怎麼知道?」

「巴奇…?」

巴奇搖搖晃晃的朝史蒂夫走了過去,將自己的胸口貼住史蒂夫的胸口,仰首望向不知所措的史蒂夫

「你可以邊作邊試…試著不要那麼激動,嗯?」

巴奇吻上史蒂夫的下巴,接著戲謔的輕咬著
下一瞬間,他就被緊緊環抱住,一雙炙熱的眼神伴隨著濕熱而激烈的吻席捲而來

「你說的,巴奇…你要負起責任…」

「…我會的,儘管做你想做的」

巴奇舔了舔被吻得濕淋淋的嘴唇,笑得很誘人

 

 

*** *** ***

 

 

老實說,當巴奇被壓在地上狠狠衝撞時他有一點後悔,後悔輕易挑弄史蒂夫的情欲
難怪他不記得第一次發生的細節,只怕這一次他也不會記得太清楚
他只能感覺到瀰漫全身的燥熱以及體內被一根火熱的巨物猛烈摩擦及貫穿的疼痛快感
巴奇隱約能聽見自己又在哭喊著什麼,但是史蒂夫只是又親又咬著自己的喉嚨,邊喘邊笑說

「你自己說過不要…就是要更多…」

他媽的我沒有那麼說過!
巴奇在心中大聲反駁,但他張口喊出的都是些羞恥的呻吟

「啊!啊…啊…嗯!不…太深了…」

「太深了?不…巴奇,還能更深…」

史蒂夫笑著拉起巴奇一隻腳架到自己肩膀上,一隻手抬著巴奇的側腰讓他的下半身懸空
然後用力將巴奇拉近自己,順著力道再加上重力,讓史蒂夫的陰莖能夠很深入的插進巴奇的後穴內
在體內深處感受到又硬又熱的東西整根卡在裡面跳動的刺激讓巴奇忍不住哀叫一聲
哀叫聲稍微喚醒了史蒂夫的理智,史蒂夫輕聲說了句抱歉停在巴奇體內等著他適應
巴奇拼命深呼吸讓自己放鬆接納史蒂夫的堅挺,史蒂夫耐心的一點一點的吻著巴奇的小腿
等了一會後巴奇扭過頭望向史蒂夫,臉上泛著紅暈,眼中閃著水光,低聲說道

「…好了…可以了…」

眼前的景象讓史蒂夫感到胸口一陣衝擊,他喘了一口氣,喉結上下滾動,然後抱起巴奇的大腿開始猛烈的抽插
巴奇的上半身側躺在地板上,右手原本撐著地面,但在史蒂夫猛力的搖晃下巴奇只能無力的倒在地上
隨著史蒂夫的進出巴奇倒在地板上被前後摩擦,他擺動著左手在空中胡亂的揮舞直到史蒂夫伸出手握住他
左手被史蒂夫抓著的巴奇剛開始還為了怕傷到史蒂夫而努力的克制自己的抓力
但是史蒂夫毫不在意的在巴奇的內壁抽插著,肉體碰撞的聲響及隨之而來的衝擊讓巴奇感到自己的理性正被體內男人肆意的掠奪

「啊!啊!史蒂夫…好深…好熱…啊、啊!」

他只是哭喊著,用力抓著男人的手想從令他瘋狂的快感中逃離,眼淚不斷自眼眶流出,隨著每次的搖晃滴落至地板上

「巴奇…我愛你…」

兩隻手十指交扣,史蒂夫在巴奇耳邊一直念著他的名字,一直說著我愛你
被史蒂夫愛著的認知讓巴奇感到無上的充實感,史蒂夫的失控讓巴奇感到些微的恐懼跟更多的自傲
這個拘謹正直的男人現在正為了自己而失控,還有什麼比起這個更讓巴奇感到被深深愛著的幸福感呢?
就在巴奇在迷迷茫茫中胡思亂想時,史蒂夫仍不間斷的在巴奇的體內抽送著
掛在脖子上的項鍊隨著肢體的前後搖晃而不斷上下擺動

「啊、嗯嗯…啊啊!」

很快的,巴奇在史蒂夫帶來的深度撞擊下,自身的欲望沒有任何撫慰就哭著射了出來
強烈的高潮快感讓他全身都痙攣著,與史蒂夫交扣的手指也無意識的縮緊
原本就緊窄的內壁更是不斷收縮像是貪婪的在吸吮著史蒂夫,要讓他射在自己體內
史蒂夫不顧被金屬手指緊扣住的疼痛,繼續幾下大力的衝撞
終於在一陣猶如身處天堂般的強烈高潮中將自己的白濁注射在巴奇的體內

浸滿自己後穴那又濕又熱的黏稠感讓巴奇皺起眉,微感不適的動了動下身
史蒂夫輕柔的吻著巴奇汗濕的額頭,慢慢的從巴奇體內抽出
拔出時的喪失感跟史蒂夫的分身磨擦過高潮過後依然敏感的內壁時的刺激讓巴奇忍不住發出甜蜜的嘆息

「啊…」

見史蒂夫停下動作,巴奇馬上慌張的用手遮住自己的嘴,他知道這樣會刺激到史蒂夫
但已經來不及了,他驚嚇的感覺到史蒂夫原本射過後疲軟的陰莖又恢復了硬挺

「等、等…啊!?」

還未完全拔出來就一口氣重重插了進去,太過深入的衝擊讓巴奇高聲尖叫
還留在巴奇體內的精液潤滑了史蒂夫的插入,並帶來奇異的感受,說不上是舒服還是難受
史蒂夫跪在地上維持插入的狀態拉起巴奇的雙手勾到自己脖子上,然後將他抱起站了起來

「嗚哇、史…史蒂夫!?」

巴奇慌張的叫喚著史蒂夫的名字,雙腳不由自主的勾住史蒂夫的腰
史蒂夫只是笑了笑,低頭吻住巴奇還想說些什麼的唇
然後一邊用舌頭攪弄著巴奇的口腔,邊往臥室的方向走過去
嘴巴被堵住的巴奇只能用雙手緊緊環著史蒂夫,努力在他每走一步帶來的衝擊中穩住自身
當他們抵達臥室後,史蒂夫將巴奇壓到了床上,俯身吻著巴奇的唇,下身順勢更加深入

他就這樣停留,嘴裡交換著角度吻著巴奇,直到巴奇氣喘吁吁的拍著他的背要求更多空氣
史蒂夫抬起上身,拉開巴奇的雙腳,巴奇喘著氣期待又不安的盯著史蒂夫再次用那又硬又熱的東西刺進自己體內
然後史蒂夫又開始新一波的又快又深的侵略,抽出至已被磨擦到紅腫發熱的穴口處又重重捅進去,每次都頂撞至巴奇最深處

「啊、啊、啊!」

巴奇已經連一個完整的字都說不出來,只能不停的叫喊著
史蒂夫每一次的進入都比上一次更重更深,快感不斷在粗大的肉身擦過敏感的肉壁時竄至全身
最後在史蒂夫漫長而猛烈的折磨下巴奇尖叫的哭喊成了抽泣與嗚咽
他無力的癱軟在床上,渙散的眼裡不斷流出淚水,嘴也只是微微開啟,在撞擊中發出虛弱的呻吟

「…不…嗚…不要了…」

身體像是麻木了一樣任由史蒂夫擺布,巴奇最後只能在激烈的搖晃中發出無聲的哀求
但那個失控的野獸只是呢喃著巴奇的名字,緊抓著巴奇的腰不斷的在他早已紅腫不堪的後穴內猛力進出
巴奇迷濛的望著眼前晃動的景象,意識逐漸模糊,他昏過去時史蒂夫還保持著穩定快速的律動

 


當巴奇在乾爽的被窩中清醒過來時,史蒂夫正一臉歉疚的摸著他的臉
巴奇眨了眨眼,與史蒂夫的眼神相對,對方先是開心的叫了一聲巴奇,接著馬上像做了錯事一樣的垂下眉角

「抱歉…巴奇」

巴奇動了動,襲擊自己全身的酸痛感讓他瞬間僵直住,他緊皺著眉,開口罵道

「…你個混球」

他後面想說你到底有沒有試著控制自己
但一開口就被自己疼痛的喉嚨跟沙啞的嗓音嚇了一跳,他只好閉上嘴,惡狠狠的瞪著史蒂夫
雖然這看在史蒂夫眼裡一點威嚇力也沒有,但刺激他的罪惡感卻綽綽有餘

「我真的很抱歉」

史蒂夫看上去真的非常歉疚,跟剛剛在巴奇體內橫衝直撞的野獸判若兩人
巴奇又瞪了他一眼,在心裡想著媽的這傢伙該不會有雙重人格吧,然後疲累不堪的閉上眼睛
感覺到史蒂夫溫柔的撫摸著自己的頭髮,巴奇忍不住彎起嘴角,雖然全身痠痛內心卻升起濃濃的幸福感
他嚅動著紅腫的嘴唇,近乎氣音的低聲說道

「…我愛你,混球」

即使細若蚊鳴,擁有四倍聽力的史蒂夫還是聽得很清楚
他打從心底幸福的微笑著,低頭吻了巴奇泛紅的的耳朵

「我也愛你,親愛的傻瓜」

 

 

*** *** ***

 

 

幾天後,巴奇去看了佩姬,他坐在床邊跟佩姬述說了過去他對史蒂夫跟佩姬的誤解
以及對佩姬的歉意與感謝,而佩姬只是淡淡的微笑著

後來,佩姬與世長辭,那個懷錶在史蒂夫跟巴奇共同協議之下
放進了佩姬的棺木裡,與她一同歸於塵土

那兩條項鍊從此跟著巴奇和史蒂夫走遍每一個地方
包括巴奇一直嚮往的大峽谷、兩人的婚禮禮堂、各種戰場、艦艇、甚至外星球
他們會在分開作戰時睹物思人,也曾經在以為要死在一起時彼此緊緊相握

再後來,又再經過了幾十年

那兩條直到兩人生命最後都沒取下過的項鍊
在他們以百歲高齡雙雙過世之後被放到了美國隊長紀念館
向後世之人展示著他們終生不渝的愛情

 

 

 

 


END

 

 

 

 


----彩蛋?----

 

 

-2215年.美國隊長紀念館-

「--也因此做為史蒂夫羅傑斯與詹姆斯巴恩斯之間真摯感情的見證,這兩條項鍊在紀念品專櫃有復刻版販賣,可以體會到舊世代人對感情的表現,也能展現復古的風情,有興趣的同學們可以買給你們的男朋友或女朋友」

在巨大的玻璃帷幕之前,一群高中生圍在兩條項鍊的前面聆聽博物館的AI導覽員講述關於展示品的歷史故事
身著高校制服的金髮少年站在學生群中聽講,雖然看上去很認真,但他臉上隱約帶著不自在的神情
他轉過頭去,想對身邊的人說話,卻在看到沒人的時候露出一絲驚訝,東張西望的尋找
他看了一眼還繼續對著學生講解的女老師,悄悄的往後退出人群,往別的展示區走去
很快的他就在展示歷代美國隊長制服立體影像模型的展示區前發現了他所找之人的背影

「巴奇!」

棕髮少年回過頭來對著金髮少年挑起眉

「你老是忘記我現在不叫巴奇,史蒂夫」

金髮少年大步向他走過去,直到兩人並肩而立

「我現在也不叫史蒂夫了…我們正在校外教學你怎麼擅自脫隊跑到這裡來」

被叫做巴奇的棕髮少年皺著臉一臉嫌惡的說

「拜託!我可沒那個興趣聽別人將我們以前的事攤在眾人面前講…何況還是那麼私人的事」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上上一輩子的事了」

「只要我還記得很清楚那就是我的事」

"巴奇"看了一眼"史蒂夫"後將眼神移到投射在眼前的美國隊長的立體影像
"史蒂夫"拉過"巴奇",握住掛在他胸前跟剛剛展示的項鍊一模一樣的墜飾
喀的一聲打開來,看到裡面的美國隊長照片"史蒂夫"忍不住垂下眉角

「你還是放著美國隊長的照片,我的很早以前就是你了」

"巴奇"看了"史蒂夫"一眼,也跟著抓起掛在對方胸前的墜飾
當看到裡面鑲著自己的睡臉時錯愕的望著"史蒂夫"問道

「你什麼時侯有這張照片?」

「你上次來我那過夜的時候拍的」

"史蒂夫"笑得很坦率,他對"巴奇"的感情經過幾百年的磨練何時該隱藏何時該外放早已駕輕就熟

「我們得活在當下,你跟我,不是巴奇也不是史蒂夫」

"巴奇"放開手中的墜飾,似笑非笑的望著"史蒂夫"

「你不會在吃前前世的醋吧」

見"史蒂夫"微笑點頭,"巴奇"愣了一下,然後拍了拍他的手,笑道

「你真的越來越不害臊了,要是還有下輩子都不知成什麼樣子了」

「一定還有下輩子」

"史蒂夫"充滿自信的說道

「下輩子我也一定會找到你」

他們轉世又轉世,史蒂夫每一次總會找到巴奇

「…我覺得我被詛咒了」

"巴奇"半開玩笑的搭著"史蒂夫"的肩說道

「不管轉生幾次都會被你找到」

「那不是詛咒」

「那是什麼?」

"史蒂夫"雙手握著"巴奇"的手,輕輕的在他手上印下一個吻

「愛情」

 

 

文章標籤

盾冬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