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開心了我要讓他們結婚!來個眾人祝福的夢幻世紀婚禮!!
衝動所寫的就不要跟作者要求嚴謹考據了XD
就是要甜死人就是要夢幻就是要眾人祝福!!

*開頭就有肉渣渣請小心,一如以往巴奇個性冬兵,OOC注意*

 

___

 

 

「…啊、嗯…唔…史…史蒂夫…慢點…」

來自身後的快感隨著每一次的劇烈搖晃一波波的侵襲著巴奇的大腦
他的臀部被身後男人撞擊的發麻生疼,跪在床單上的膝蓋被不停的摩擦得發紅
從紅腫的穴口被擠壓而出的半透明的白濁液體隨著每一次的抽插而濺出、滴落
巴奇覺得自己的下半身就像被泡在高溫的泉水之中,那麼的濕那麼的熱
他斷斷續續的發出求饒似的呻吟,混著破碎的喘息聲,卻只是越發刺激身後男人加快進出的速度

今晚的史蒂夫有點纏人
巴奇趴在被自己抓的快要破開來的枕頭上迷迷糊糊的想著
從他們互相擁吻蹭上床後不知經過多久,上一次看到時鐘時巴奇記得應該是9點35分左右
而現在巴奇被操到所有力氣都用來保持清醒,連看一眼牆上時鐘的餘力都沒有
巴奇已經沒去記自己射了多少次,他只記得史蒂夫,明明已經在自己嘴裡跟體內都射過一次
卻還是那麼勇猛的緊抓著自己的腰,像是永不疲累的挺動著,一次又一次準確有力的撞進巴奇的深處

「巴奇…巴奇…不要離開我…」

史蒂夫說一句就猛力撞擊,並溫柔的吻著巴奇的背,巴奇真不知道史蒂夫是如何做到的
巴奇光是承受著史蒂夫帶給他的所有感官刺激就耗費了他全部的心力
但他依然想辦法對史蒂夫做出了回應,他尋找著空隙,在抽出的時候開口,插入的時候屏息

「不…不會…我…我在這裡…」

史蒂夫像是很滿意他的回答,巴奇可以感覺得到他在身後微笑
忽然之間巴奇被翻了個身,猶如印證巴奇的直覺,史蒂夫燦爛的笑容映入眼簾
他俯身吻了吻巴奇的唇後拉起他的雙腳像是把他折成兩半的壓著,再度猛力抽插

巴奇有種錯覺自己會死在史蒂夫的大傢伙之下,要命的是他不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好
冬日士兵被美國隊長大得嚇死人的陰莖操死,聽起來蠻詭異的
在巴奇被快感弄的像是一團漿糊的腦袋開始逃避現實的在想著一些莫名其妙的事之後
史蒂夫終於在巴奇就要開始想到自己被內射那麼多次會不會不小心懷孕的詭異問題前射了出來

太好了,真是普天同慶,我他媽終於可以睡了
當感覺到史蒂夫拔出去後,巴奇幾乎要哭出來
雖然他的臉早已經被淚水汗水還有其他亂七八糟的液體搞得一蹋糊塗
在等待史蒂夫幫自己清理身體的時候,巴奇吃力的瞄了一眼牆上的時鐘

時針在1跟2中間,而分針指著7,哇喔,他們足足做了有五個多小時
半夢半醒間巴奇想到一件事,他扯著叫得太過頭而沙啞的喉嚨小聲問道

「你明天不是有記者會?」

親了一下巴奇濕答答的臉頰,史蒂夫微笑著點頭

「是的,明天」

巴奇看了他一眼,想了一下,雖然有些擔心史蒂夫明天的狀況
不過想想他可是美國隊長,而且反正是他自己明天要幹正事還要搞得那麼激烈的
到時候累了沒睡好都是史蒂夫自己的問題,他擔什麼心?

但是閉上眼睛後想想還是放心不下,於是張開眼睛,看到一雙笑得幸福的天空藍

「…幹嘛笑?」

「你在我身邊我就想笑」

「…你從哪學來的肉麻情話」

史蒂夫只是笑著,就那麼笑著,然後凝視著巴奇的雙眼認真的問道

「答應我,明天記得一定要看轉播,好嗎?」

看著如此認真的史蒂夫,巴奇忍不住心跳,眨了眨眼才小聲回道

「…反正我也沒事」

 

 

來場求婚告白大會吧!

 

 

第二天中午

巴奇看到電視機裡東尼正侃侃而談的模樣就忍不住好笑
他現在一個人坐在他跟史蒂夫同居的房子裡的沙發上看著電視
電視上正實況轉播政府邀請復仇者聯盟就同性婚姻的支持與否的記者會
出席的人不多,就美國隊長史蒂夫羅傑斯、鋼鐵人東尼史塔克、還有黑寡婦娜塔莎羅曼諾夫

班納博士很低調的待在史塔克大樓的研究室內,鷹眼似乎有什麼特別任務所以沒有在現場
沒人聯絡索爾,拜託,為了這種事情特別把他從阿斯嘉德叫來?瘋了嗎?

而這三人裡面想也知道誰是最擅長這種場合的傢伙
巴奇實在覺得坐在電視機前一直看東尼耍嘴砲不怎麼有趣
但是因為史蒂夫昨晚跟出門前都一再提醒他一定要看
他也注意到了史蒂夫跟另外兩人神神秘秘的互相交換眼神
所以基於好奇心,巴奇決定選擇轉台或是關電視以外的選項繼續看下去

當巴奇無聊的嗑掉一包蘇打餅乾,倒了第三杯牛奶時
終於,記者們像是也受不了東尼什麼都有就是沒重點的廢話連篇
甚至還開始勾搭女記者的情況下將目標轉移到了一直坐在一旁的美國隊長身上
美國隊長史蒂夫羅傑斯以身為上一世紀40年代的軍人經歷,被訪問到關於那個時代軍隊裡同性戀的問題

看著史蒂夫回答記者的問題,巴奇想起當年他們不得不趁私下無人時偷偷觸摸彼此的記憶
喝了一口牛奶,巴奇沉浸在陳年往事中,他以前也曾幻想過自己或史蒂夫的婚禮
但彼此都是以伴郎的身分出席,他從來未敢想過有朝一日能夠跟史蒂夫結婚
而如今同性之間居然能夠合法結婚,想來時代也不斷在進步

即使是在經過了那麼多年,他不再是原來的他
但那個永恆而完美的男人依舊不吝於對自己述說著他不變的愛
他們如今同居,巴奇只能祈求上天讓他們能多在一起,只是一分一秒也行
而巴奇知道史蒂夫也是這麼想的,保守的他會用行動讓巴奇深深感受史蒂夫對他的愛

當然有時在情緒激動的時候,那個老派的男人也會衝口用言語來表達
就像是昨晚那樣,巴奇在史蒂夫的佔有下無力的哭喊時
史蒂夫會不斷的親吻他,然後懇求他永遠跟他一起不要離開
正當巴奇開始神遊時,電視機裡的史蒂夫正被問到關於他那個年代軍隊裡的同性戀歧視問題

「關於這一點,事實上,我跟巴奇…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中士--我想你們應該都很清楚他是怎麼樣的人--我們當時就已經是情侶關係,一直持續到現在」

劈啪一聲清響,巴奇手上的杯子瞬間碎裂,牛奶沾了整個桌面跟地毯
但他根本沒暇去關心,他只能張大了嘴驚愕的瞪著電視機裡一片騷動跟閃個不停的鎂光燈

…什麼?什麼!?什---麼------!???

這個一臉認真、誠懇老實、道貌岸然的傢伙剛剛在電視機上說了什麼鬼話!?
他剛剛那是在記者會上,當著全美大眾的面前出櫃了!?
還把巴奇的名字也一起爆出來!這是他媽的在搞什麼鬼!?

電視機裡,在一片譁然聲中,一個記者大聲的提出質疑

「你是說巴奇巴恩斯!就是九頭蛇洞見計畫的幫兇,之前攻擊神盾局,差點殺死局長的那個冬日士兵是嗎?」

話聲一落,現場瞬間安靜了下來,每個鏡頭跟麥克風都對準了美國隊長

看吧,巴奇原本因突如其來的驚嚇而混亂的腦袋瞬間冷卻了下來
自從他回復記憶回到史蒂夫身邊後,因神盾局的介入他以巴奇巴恩斯的身分重獲新生
並以專屬於美國隊長的副手兼神盾局的特工身分活躍著
然而不知道媒體是從哪裡得知此一消息
雖然一早已封鎖,但那群嗜血的人們總有辦法挖出最難堪的痛楚

就在某一天,八卦報紙上刊載著頭條新聞
【傳說中的鬼魅殺手冬日戰士!真實身分是美國隊長的忠實戰友巴奇巴恩斯中士!?】

那一天起他周遭原本平淡的生活完全變了調
媒體記者每天追著他的生活,總有惡劣的信件及標語出現在他們家四周
這裡不歡迎背叛國家的叛國賊之類的噴漆也不是稀奇事
而讓巴奇感到驚訝與感謝的是最難過憤怒的不是巴奇自己而是史蒂夫,以及復聯的一眾

巴奇還記得東尼用雷射光束幫他們消掉門前的噴漆
克林特的弓箭射過一個正準備拿石子投過來的年輕人的臉頰
考森暗中的活躍,娜塔莎對記者們毫不客氣的冷嘲熱諷及冰冷眼神
山姆照舊維持平常的態度每天陪著他們晨跑替他們擋掉閒雜人等
索爾適時的發動幾場大雷雨以驅散等待在公寓四周的人群
布魯斯對他感同身受的深切關懷,尼克菲瑞的「你可以放幾天休假,薪水照領」

當然還有史蒂夫,巴奇認為他大概是當今世上最完美的男朋友
在那一段時間裡史蒂夫無休止的陪伴及無限的愛給了巴奇滿滿的溫暖慰藉
巴奇不知道的是他在對那些侮辱巴奇的人面前的激怒狀態
當時政府有派人跟史蒂夫提到關於巴奇巴恩斯的存廢問題

沒錯,他們提到的是『存廢』問題
可想而知被觸怒到逆鱗的史蒂夫羅傑斯的暴怒有多麼強烈
當時的神盾局內流傳起一個都市傳說,或者說忠告:

你惹誰都可以,就是不要去觸碰美國隊長的底線,巴奇巴恩斯,他最重要的存在

直到神盾局與美國隊長一同召開記者會不斷重申及強調
那是被洗腦及改造而被迫去執行的任務
並不得不將巴奇在70年間所受到的不人道待遇公開在世人面前,才逐漸平息了那場風波

所以現在巴奇想不通史蒂夫為何會在這種公開場合提到他的名字
還是關於那麼敏感的話題,美國隊長跟冬日士兵其實是一對情侶?
光是想想巴奇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何況是其他人?

邊想著,巴奇下意識的坐挺身體,跟其他人一起屏息以待美國隊長的回答

「…是的,但正如我多次宣告過的,冬日士兵不是他的真實,巴奇巴恩斯…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的本質是個熱情善良、溫柔體貼,總是不求回報的照顧弱小,比誰都熱愛國家、正義與自由的男人…沒有他,就沒有現在的我,沒有史蒂夫格蘭特羅傑斯,沒有美國隊長」

史蒂夫講這一段話時眼神一直對著鏡頭,就像是當面對著巴奇告白一般

「我當年還沒接受血清實驗時,只是個瘦小的男孩,總是在生病,甚至比起同齡的女孩們還要弱小無力…而巴奇總是陪在我身邊,他不嫌棄我,幫著我打倒仗勢欺人的惡霸,我們總是有說不完的話」

巴奇忍不住紅了臉頰跟眼眶,他用著充滿愛意的語氣跟眼神在說的那個人真的是自己嗎?

「而即使我接受血清實驗後,他也從來沒因此對我另眼看待或是遠離我,他就跟以前一樣地對我,當我從九頭蛇的基地找回他時,他唯一關心的是我疼不疼…當我問他願意跟隨美國隊長出生入死嗎?巴奇回答的是,他必須看著那個布魯克林的小子,他一直都是如此」

史蒂夫微笑著,像在回想著當時的情景,巴奇也同樣想起當年那個酒館
昏暗的燈光下,史蒂夫微笑的表情跟如今電視裡的表情重疊著
史蒂夫真的一點都沒變,即使外表劇烈變化,內心依然是那個布魯克林的小子

「之後我們不論出什麼任務幾乎都在一起,形影不離,他精準的槍法拯救了我無數次…然而我卻只是眼睜睜的看著他從我眼前摔落火車,什麼都做不到…」

說到這裡史蒂夫眉頭深鎖閉緊雙眼,彷彿陷入了痛苦的夢饜中

「…我不論多久都會為了當時的景象而心痛不已」

現場一片寂靜,但剛剛那個首先提問的記者仍然不死心的繼續發問

「…但關於冬日士兵的…」

史蒂夫張開了眼睛,看了那名記者一眼,緩緩的開口

「是的,冬日士兵…」

史蒂夫頓了頓,跟隔壁的東尼還有娜塔莎交換了一下眼神
巴奇這才注意到關於史蒂夫目前為止的發言另外兩人都沒有反應,莫非他們早就知情?
難道他們早就聯合起來策畫要在今天這個場合跟美國大眾公開美國隊長與他的小夥伴的愛情?

「那是一段我無法想像的殘酷歲月」

史蒂夫的表情十分沉重,幾乎讓人都跟著他一起難過起來

「在我沉睡在冰裡的那段時間裡,巴恩斯中士不斷的被洗腦、冷凍,被迫作出他要是清醒,絕對寧死也不願意去做的事情,而我卻只是什麼都不知道的睡在冰裡,什麼都沒為他做到」

不,這些不關你的事,你被冰在冰裡,史蒂夫!
巴奇在心裡安慰著史蒂夫,在他身上發生的一切跟史蒂夫沒有任何關係,他完全不需要自責的

「直到那一天在橋上,我在跟他對峙之後扯掉了他的面罩,當我發現巴奇居然還活著時,我無法說明我當時的心情是狂喜還是愧疚多些,而當時的我並不知道巴奇會因為想起我而遭遇到什麼樣的待遇…」

說到這裡史蒂夫彷彿想到什麼痛苦回憶般的緊緊皺起眉

「我想各位如果有關心過冬日士兵一事,應該知道他曾被如何無情的對待,我知道有些人甚至看過法庭上的紀錄影片…那根本不是…不是一個正常人所該承受…他那麼多年就是被這樣像個兵器,壞了就修理,那群人完全不在乎巴奇本身,他們只要冬日士兵的功能正常運作…」

聲音微微顫抖著,史蒂夫咬緊牙關,做了個深呼吸後繼續往下說

「我們在艦橋上再度相遇,巴奇又再一次被迫遺忘我,但是即使如此,最後他依然從水裡救出我…甚至連回歸都不是我幫他的,是他自己擺脫了,他來找我,他靠著自己想起了過去…想起了他自己是誰,雖然不是全部…雖然身為冬兵的過去是不堪的黑暗,但是他還是勇敢的一步一步跨越,走向光明,而我只能陪在他身邊,看著他一路跌跌撞撞的走來…」

是因為有你,傻瓜史蒂夫!因為有你一直在我身邊我才能放心無畏的走下去
巴奇望著模糊的電視螢幕,在心中對史蒂夫吶喊

「我很感謝現在美國政府對於同性情侶的寬容與開放,我也絕對支持同性婚姻制度,事實上,我希望我跟巴恩斯中士未來也會締結婚姻,只要他點頭同意」

鏡頭很識趣的拉近並放大,現在史蒂夫的臉幾乎占了整個螢幕
在50吋液晶電視無比清晰的大魄力之下,史蒂夫真摯的眼神幾乎籠罩著巴奇

「我愛你巴奇,你願意跟我結婚嗎?」

操!你他媽的在民眾面前求婚搞什麼鬼啊!你有種當面跟我求婚啊!!
巴奇在心底破口大罵,但通紅的臉上滿是驚喜與興奮
他有些緊張擔心的看著鎂光燈閃個不停,史蒂夫被不斷的追問,東尼突然伸手擋住鏡頭

「抱歉啦,關於美國隊長跟巴恩斯中士的一切相關事宜等到巴恩斯中士答覆後過幾天再宣告好消息」

然後記者會居然就這麼中斷了
巴奇目瞪口呆的望著鏡頭內在人員簇擁下遠離的三人,在心底想著這他媽到底怎麼一回事

史蒂夫在特工與警察的保衛下避開重重包圍的媒體與民眾好不容易回到家
一打開門迎接他的是巴奇的一記右鉤拳,以及隨之而來的擁吻
激動的啃咬著史蒂夫的唇,巴奇低聲嘶吼著

「混蛋!你這樣搞我還能不跟你結婚嗎?」

吼完後巴奇才發現史蒂夫背後還站著東尼跟娜塔莎,正用著似笑非笑的表情看著他們兩人
巴奇推開史蒂夫,往後退了一步,用懷疑的眼光掃視他們
還沒開口質問,東尼就自己直接開誠佈公的道出真相

「恭喜啊!隊長求婚成功,如同計劃的一樣,一切都很完美對吧?」

「果然是你們搞的鬼?」

巴奇瞪著東尼,然後被笑得很開心的史蒂夫拉進房裡
東尼跟娜塔莎也跟著不請自入的走了進去,並把門關上

「這是我們送你的禮物,詹姆斯」

娜塔莎手搭著自己的柳腰,風情萬種的說

「啥?禮物?」

巴奇腦中空白了一下
要是他沒記錯他記得自己的生日是3月10號,而那是明年的事了,除非他記錯
但是他怎麼可能記錯,他去年還跟史蒂夫一起慶祝過,在沙發上、床上還有浴室裡
他看了史蒂夫一眼,對方依然對著他微笑

「今天是你加入神盾局一周年,巴奇,你不記得了嗎?」

鬼才記得!
巴奇差點衝口而出,但在看到東尼跟娜塔莎戲謔中帶著溫暖的眼神時吞了下去
他知道現在自己的表情一定很怪,因為大家都看著他笑得很愉快的樣子
就在這時候東尼突然拿出手機,啪擦一聲對著巴奇拍了一張照片
然後在巴奇還沒來得及問做什麼時就飛快的邊用大拇指打著字邊回答

「別在意,這只是報告,給其他功臣知道任務成功達成」

「其他功臣?任務?」

很快的東尼才剛傳出去沒多久對方就傳回了訊息,東尼將手機湊到巴奇面前
裡面是照片跟訊息,照片裡克林特拿著錄音筆,穿著一件上面別著識別證的西裝

【恭喜隊長賀喜隊長,我做黑臉都值得啦!記得找我當伴郎!娜塔莎當伴娘!】

這套服裝看來很眼熟,巴奇瞇著眼睛在內心回想
這不是剛才電視上質問史蒂夫關於冬日士兵疑問的記者的服裝嗎?

「等一下,難道說那名記者是…」

面對巴奇訝異的眼光,東尼收回手機,笑著說

「對,就是克林特」

這下巴奇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難道說這場記者會根本一開始就是這群傢伙為了史蒂夫,為了自己而演出的這一場戲?
巴奇看著史蒂夫,史蒂夫只是微笑著望著自己,看向東尼跟娜塔莎,他們也都一樣

「…好,我知道這是一周年禮物,但為什麼我的禮物會是史蒂夫的求婚?」

聽著巴奇訥訥的嘟噥,娜塔莎望著巴奇笑了一聲

「我們一致認為這是你最想要也最需要的」

巴奇閉上嘴沉默的望著娜塔莎跟東尼好一會,突然轉身大步走到臥室把門關起來

「嘿!巴恩斯中士怎麼突然鬧脾氣?」

東尼挑起眉,誇張的揮舞著雙手明知故問
史蒂夫凝視著關起的臥室門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謝謝你們,巴奇只是突然之間不知道該怎麼表達…我想你們今天先回去吧,過幾天我會跟巴奇一起去叨擾」

東尼跟娜塔莎離開之後沒多久,他們包括克林特都收到了來自巴奇的簡訊
裡面的內容空白,只有標題簡單寫著幾個字

【謝謝】

 

 

 

 

 


TBC

 

___

 

媽呀天亮了!光是求婚就搞了那麼長…只好分上下篇了
下一話就是納采、問名、納吉、納徵、請期、親迎(毆)
沒有啦,就世紀婚禮…
我要讓老冰棍們公開秀恩愛!閃死全國百姓!!

還有雖然沒寫到其實幕後策劃是布魯斯,總監是考森,東尼是發起人XDDD

 

    文章標籤

    盾冬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