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rps我還是在寫盾冬XD
就是那個矇眼Play腦洞,取名無能直接採用同樣的標題XD
又短又小還不好吃還請慎點

啊,還有一如往常的有病(就不說是誰了)

*R18、NC17注意 未成年慎入*

 

___

 

 

就像憑空出現般,一身漆黑的巴奇安靜無聲的融入黑暗寂靜的臥室內
沾滿了灰塵的衣物上濺了不少暗紅色的血跡,彰顯著他才剛結束一場惡戰
激烈的戰鬥所帶來的亢奮情緒還占據著巴奇的大腦,身體也沉浸在興奮的熱潮中
他望著躺在床上熟睡的同居人,對方睡得正酣,長而捲的金色睫毛遮住了他的藍眼睛

巴奇往床邊悄然無聲的走了過去,並未特意,只是習慣使然
但身為美國隊長居然絲毫未察覺到巴奇的靠近,這樣可以算是超級士兵失格了
巴奇捏了一下史蒂夫的臉頰,史蒂夫只是動了一下眉毛,眼睛完全沒張開的意思
巴奇不禁覺得好氣又好笑也有些擔心,要是有人半夜闖入史蒂夫房裡暗殺他怎麼辦
他不知道這是因為史蒂夫完全信任巴奇,所以才繼續安心的熟睡

望著史蒂夫的睡臉,巴奇瞄了一眼自己的精神奕奕的下半身在心底嘆了一口氣
不知是否由於戰鬥過後的亢奮,或是單獨進行潛伏任務而與史蒂夫分開太久(其實也才3天)
他現在極度想要做愛、想要被又大又熱的東西填滿、想要史蒂夫、想要他用他那傲人的巨物貫穿自己

「…史蒂夫?」

巴奇彎腰在史蒂夫耳邊輕聲低喚,但是史蒂夫毫無反應
這下巴奇有點不滿了,他獨自一人辛苦了好多天回來他男朋友居然一點反應都沒有
不過看他睡得那麼熟的樣子,巴奇也不忍心就為了幹那檔子事把他吵醒
但是轉念一想史蒂夫倒是蠻不客氣,過去有幾次他在睡夢中突然被來自體內的撞擊驚醒
張開眼睛就看到自己下半身正被男人巨大的陰莖撐開的畫面實在不是什麼好的睡醒體驗
而且那種剛從睡眠中醒來就被激烈搖晃的感覺每次都讓他頭暈想吐,他也為此跟史蒂夫吵過

想到這裡,巴奇突然冒出一個念頭,他解開腰間的皮帶,把緊身的長褲褪到地上後爬上床
然後跨坐到史蒂夫身上,凝視著史蒂夫,想了一會後用自己的腰帶把史蒂夫的雙手綁在一起
他低下頭近距離的凝視那張端正標緻的睡臉,該死,這混蛋連睡死了都那麼好看
像是被蠱惑般巴奇吻了史蒂夫的唇,感觸有些微涼乾澀,巴奇伸出舌頭舔上去像讓它吻起來舒服點

在巴奇的舔拭之下史蒂夫有了反應,他蠕動著被巴奇舔的濕濕的嘴唇,含糊的開口

「嗯…巴奇…」

停下舔拭的動作,巴奇小聲的回應一聲

「史蒂夫?」

史蒂夫只是彎起嘴角笑得很幸福的樣子,但眼睛還是閉著
聆聽著史蒂夫安穩平緩的呼吸聲,巴奇輕聲嘆息後開始四處張望
最後巴奇選擇撕開床單一角,反正等會床單就會被弄髒,換個新床單也就罷了
他將床單撕成一小長條,覆蓋在史蒂夫的雙眼上,然後捧起他的腦袋,在後腦勺打了一個死結

這樣搞完後史蒂夫還是沒醒來,那就不能怪他了,是對方自己要睡得跟死豬一樣
這只是一個小小的惡作劇兼報復,他倒要看看史蒂夫能睡到什麼時候
巴奇邊想著邊往後退,將自己移動到史蒂夫跨下的位置

沒有潤滑劑,不過沒關係,巴奇含住自己的食指跟中指沾滿唾液後伸到自己兩腿中間
將雙腿岔開以便自己的手指可以順利的刺入,巴奇沒什麼耐心的一口氣插入兩根手指
瞬間帶來的撕裂感讓巴奇皺起眉頭,但他屏住呼吸,將聲音都吞在喉嚨裡

沒等自己適應巴奇就開始在緊澀的內部抽送手指,咬牙忍受冰冷的金屬撕扯肉壁帶來的疼痛
他想起史蒂夫總是緩慢的替自己擴張,像是開拓巴奇的身體是他的樂趣之一般的樂在其中
雖然史蒂夫喜歡把前戲拖很長,但巴奇自己本身更喜歡簡單粗暴式的性愛
疼痛還有隨後而來的快感可以讓他清楚的感覺到自己還活著,他喜歡那樣

擴張的差不多之後巴奇一手拉下史蒂夫的內褲,在自己右手掌上面吐了幾口唾液
然後伸過去輕柔的握住史蒂夫的陰莖,用適當的力道揉捏按摩著
在巴奇溫熱手掌的套弄之下,即使是在睡眠中史蒂夫的陰莖也很快的就勃起
巴奇看著那在黑暗中高聳挺立的肉柱,忍不住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用左手隨意地在自己的腸壁內活動,覺得夠濕潤應該可以了之後就拔出了手指

往前挪動一下位置,巴奇一手搭在床上,一手扶著史蒂夫的陰莖對著自己的入口慢慢往下沉
前端部分因為有濕潤剛開始還可以順利的進去,但是慢慢進到中段後出現了阻力
由於巴奇沒有耐心做足夠的擴張跟潤滑,所以後面的部分進得有點困難
巴奇一咬牙,稍微坐起身,接著深呼吸後一口氣坐了下去

操!好痛!
瞬間被整個撐開至極限的脹滿感跟撕裂般的疼痛讓巴奇忍不住在心裡暗叫一聲
立刻有淚水從反射性閉起的雙眼滑落,汗珠也從全身的毛細孔裡滲出
壓抑住急促的喘氣,巴奇深呼吸幾口氣坐在史蒂夫身上等待強烈的脹痛感散去
就在巴奇閉著眼睛為自己的魯莽而微微顫抖時,一個聲音傳到了他耳裡

「…巴奇?」

很好,這傢伙終於醒來了,在自己最狼狽的時候
巴奇張開濕潤的眼睛望向史蒂夫,躺在枕頭上眼睛被矇起來的他還搞不清楚狀況
史蒂夫又再次喊了聲巴奇,開始試著想要掙脫被綁在頭頂的雙手

「等等」

既然史蒂夫已醒來,巴奇也懶得去隱瞞,他只是用左手滑過史蒂夫的腹肌,低聲說道

「在我到之前你敢掙脫試試看,我一個月…」

說到一半巴奇想了一下覺得一個月好像太長,於是改口

「…一個禮拜不見你」

史蒂夫停住動作,沉默一會後再度遲疑的開口,語氣中帶著疑惑跟擔心

「你受傷了嗎?我聞到血的味道」

「…沒有,那是沾到的,不是我的」

巴奇看了一眼自己上半身殘留著的戰服上的血跡,又看向自己吞進整根粗硬肉棒的部位
雖然在黑暗中依然看得出那裡有幾滴血珠從緊密貼合的縫隙中滲出
好吧,他的確沒在戰場上受傷,不過倒是被自己粗魯的行為搞到流血
他看了被矇著的史蒂夫一眼,心想這可不能讓史蒂夫知道,他最害怕自己受傷了

「現在,你什麼都不准做」

說完,巴奇一手抵在床上,一手抵著史蒂夫的腹肌,藉著力道抬起自己的臀部
稍微往上後因為撕扯傷口帶來的疼痛如電流般迫使他手一軟,整個人又往下倒
衝擊讓巴奇忍不住仰起頭,但意志力還是讓他將痛呼咬在了牙關裡

「巴奇!」

「沒事,你躺著就好」

巴奇拍開史蒂夫伸過來關心的手,急促而壓抑的喘了幾口氣
他聽到史蒂夫加重了呼吸,望了他一眼,看到史蒂夫皺起眉不禁感到有些抱歉
或許是因為自己太緊了,所以史蒂夫也不太舒服
他必須讓這場因自己的魯莽而使得雙方都陷在困境的性愛早點結束
想到這裡巴奇忍痛咬牙扭動著臀部調整插入在體內的陰莖的角度,努力尋找那個能帶來快感的敏感點

「啊!」

在堅硬的東西擦過自身某個地方時巴奇感覺到有強烈的電流從中傳至全身
酥麻感讓巴奇忍不住發出一聲帶著哽咽的叫聲,他知道自己找到那個位置了
他開始上下擺動腰並扭動著臀部,以確保每次進出時都能擦過那個位置
雖然還是疼,但是跟快感相結合反而帶來了更加異樣的舒爽感
他一邊扭動著腰一邊伸手握住自己光是被插入就能勃起的分身套弄著

血液跟不知道什麼液體,也許是腸液的潤滑讓巴奇可以順利的進行上下吞吐的動作
為了追求更高一層的快感,巴奇加快了擺動腰部的速度
越來越強烈的快感讓他無法再壓抑自己的呻吟,張開嘴任由自己不停發出一聲又一聲的淫叫

「啊、啊、啊!」

就快要到了,就快了
一個空白的瞬間,隨著一聲高亢拉長的叫聲,巴奇直挺著上半身射了出來
精液射到了自己的手上跟史蒂夫的胸腹之間,將白濁沾染於上
痙攣的後穴不由自主的收縮著,他聽到史蒂夫發出一聲悶悶的呻吟
接著有一股濕熱的液體衝進敏感的內壁,快感讓巴奇忍不住又扭動著腰吞入更多

縈繞在耳邊的粗重喘息聲不知道是自己的還是史蒂夫的
無力的垂著頭巴奇沉浸在高潮中,有些虛脫的身軀微微顫抖著
忽然間一個撕扯的聲音響起,巴奇驚訝的抬起頭,對上一雙藍眼睛

在巴奇達到高潮而自己也跟著到了之後,史蒂夫扯斷了皮帶,並撕開了矇眼的布條
那雙黑暗中也彷彿閃爍著光芒的藍眼睛正凝視著巴奇
與史蒂夫的目光相接,巴奇渾身一震,有種麻麻的感覺從腰椎升到頭頂
史蒂夫將視線移到巴奇跟自己的下半身,兩人結合的部位那裡滿是剛射出的白濁液體
他看見從有幾條細微的紅色細線從結合處流出,滑過巴奇白皙的大腿內側,怵目驚心

當史蒂夫察覺到那是什麼時他伸手抓住巴奇的手,翻了個身將他壓在床上

「啊!你做什麼?」

無視巴奇的抗議,史蒂夫拔出自身握住巴奇的腳踝往兩旁分開
當看到從巴奇紅腫的穴口流出的混著血絲的白濁時,他眉頭深鎖,沉聲道

「你受傷了」

「不關你的事」

情急之下巴奇衝口而出,但看到史蒂夫臉色一變馬上就知道自己說錯話了
無法忍受史蒂夫眼神中透露而出的難以形容的悲慟,巴奇抿住嘴唇別開眼神

「我發過誓,巴奇…」

史蒂夫鬆開抓著巴奇腳踝的手,移到巴奇的兩臂旁,用力抱住他

「絕不會再讓任何人事物傷了你…即使是你自己也一樣」

「…我知道」

巴奇用眼角瞄了史蒂夫一眼,很小聲的開口回道
他原本以為史蒂夫會因為自己把他當作人形按摩棒而生氣
但是很顯然的他並不生氣反而是悲傷,而且原因是因為自己受了傷
他不禁有些內疚也有些感動,他伸出手回抱史蒂夫,然後突然想起一件事

「…可是你也有趁我睡覺的時候操我」

巴奇戳了戳史蒂夫厚實的胸膛半是調笑半是責備的說道
但是史蒂夫不羞也不愧,一臉正經的回問

「我有弄痛你或弄傷你嗎?」

巴奇愣了一下,在心裡回想著那些場景,好像的確都不痛,也都沒受傷
史蒂夫伸手摸上巴奇濕搭搭的小腹輕柔的按摩

「我每一次都很仔細小心的把你弄到非常柔軟濕潤才進去的」

聽起來好像史蒂夫幹得不是罔顧他人意願的壞事似的
…等等,所以在擴張的過程中自己從來沒醒來過?
每一次都是在被進入之後才驚醒過來?

瞪大雙眼,巴奇不敢置信自己竟然會如此大意,連那麼隱私的部位被人用手指插入也沒意識
這下他根本沒資格說史蒂夫了,而且只怕比起史蒂夫還更糟糕,虧他還曾經是神秘殺手!
這樣下去不行,他必須提升自己的警戒心,巴奇在心底默默下定決心

「史蒂夫!」

巴奇突然的怒吼讓史蒂夫嚇了一跳,停下動作望向他

「我要你訓練我」

「訓練什麼?」

「我的警戒心!」

巴奇抓著史蒂夫的肩膀,將臉湊上去望進那對充滿疑問蔚藍

「我要你有機會就上我!」

「蛤?」

「哪裡都行,隨時!只要你看到我有空隙就不要客氣!」

「什麼?」

「我必須要讓自己習慣,提升警戒心!」

「巴奇??」

面對史蒂夫滿臉寫著不可思議的表情,巴奇撇撇嘴,故意刺激史蒂夫

「你不願意我也可以找別」

後面的字還沒說出口,史蒂夫用雙手壓住巴奇的臉頰,面無表情的說道

「就算是開玩笑也不准那麼說,除非你想永遠下不了床」

看著巴奇雖然有些瑟縮但還不怕死硬要挑釁的眼神,史蒂夫嘆了口氣

「我知道了,我會幫你」

雖然史蒂夫心底有個理性的聲音告訴他應該提醒巴奇越習慣不是反而越會喪失警戒心嗎?
但是他內心一個更強烈四倍的本能馬上把那個理性給打成碎渣渣
巴奇傻了他可不傻,那可是巴奇自己要求的,那麼好的機會他幹嘛自己拱手讓出去

想到這裡史蒂夫露出善良無害的笑容,拉起巴奇說道

「我們先去洗澡吧」

對巴奇的警戒心訓練現在開始實行

 

 

 


___

 

結尾是怎麼一回事我不知道

 

    文章標籤

    盾冬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