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到了爆字數的最終話了…謝謝大家的支持與鼓勵!

半AU點請參照第一篇

這裡的隊長因為沒失去過巴奇所以個性比較浮躁
又因為有巴奇的包容所以顯得有些任性
就像美隊一裡跟巴奇互動時的隊長很放鬆甚至有些輕浮
總覺得那個才是史蒂夫真正的本性,他並不真的那麼嚴謹

他會開玩笑,會鬧脾氣,會耍小壞心眼,會無意識的對巴奇撒嬌
在巴奇的面前他可以撇開美國隊長的枷鎖做他自己
但是因為他們分離的時候長,互動戲份不多所以能展現自我的機會少
再加上後來失去了巴奇,就像失去了所有依靠一夕之間被迫長大獨立的孩子

巴奇不只是他的朋友,他幾乎等同是他的家人,他所有的一切
雖然史蒂夫很早就失去父母,但是我想,與巴奇的分離是他人生的分水嶺
從失去巴奇的那一刻起他才真正的成為了一個成年人,成熟而孤寂

即便後來找回了巴奇,那個創傷也早已在心中留下永難抹滅的疤痕
不管是巴奇還是史蒂夫都永遠無法回到那個單純的時代
那是我們都回不去的從前~當你站在那個夏天的海岸線~
我們還是心裡面那個偏執的少年~(唱什麼啦)
所以我想至少在這個設定裡讓他們可以保持單純的自我吧…

不小心扯太長XD 其實我想表達的簡單說就是…隊長有點切開黑OOC慎入

不囉嗦了,上正文!

 

__________

 

 

最終話、史蒂夫羅傑斯+巴奇巴恩斯

羅傑斯最近頭很痛,因為娜塔莎一直不斷的在幫他跟巴恩斯介紹對象
他們為了回拒娜塔莎的熱心牽紅線已經不知道死了多少腦細胞
直接拒絕、委言婉拒、顧左右而言他、甚至連敵未滅何以為家的言論都說出口
但娜塔莎只是盯著他們兩人看,羅傑斯幾乎可以聽到她從鼻子裡冷哼一聲

「你們有固定交往對象?」

有,就在旁邊

「沒有…」

「還是說你們是同性戀?」

是的

「當然不是!」

「那就去試著跟合適的對象交往看看,你們會發現世界更美好」

娜塔莎聳聳肩後繼續開始介紹下一個女性
羅傑斯與身旁同樣一臉困惑的巴奇對望,兩人一同露出苦笑
他其實常常在心裡想著,如果可以說出口就好了,可以跟娜塔莎,跟其他所有人說
只要有巴恩斯在身邊一切就足夠,他打從心底認定不會再有比巴恩斯更適合他的人
世界也不可能會比有巴恩斯在身旁時更加美好,所以他現在已經非常的幸福

不過說真的,娜塔莎的紅娘行為還不是最讓羅傑斯困擾的部分
最讓羅傑斯頭痛兼胃痛的還是這幾天只要有空閒巴恩斯就一直被約出去
約他的人有克林特、東尼、索爾,還有被羅傑斯一直列在重點觀察人物的朗姆洛
他們最近一直約巴恩斯出去,像是去酒吧或是去夜店那種地方

而羅傑斯也要跟著去時都剛巧有臨時任務或是被其他人抓去談話
雖然不知道他們在企圖些什麼,但他們就像是說好要把他們錯開似的
要不是知道他們都有特定的交往對象,羅傑斯真的要懷疑他們是不是在追巴恩斯了
至於朗姆洛,在羅傑斯多次『身體力行』的說服之下,巴恩斯已經不再單獨跟朗姆洛出去了
畢竟每次單獨出去後回來隔天就起不了床是很有強而有力的警告

再加上不知怎麼地這幾天神盾局安排的任務老是把他們錯開
導致雖然他們住在一起,但感覺上他已經很久沒見到巴恩斯了
所以站在神盾局裡剛開完會空無一人的會議室前羅傑斯現在心情很糟糕
當然,沒有人吐槽他也才不過三天的時間,而且他們晚上還是睡在同一張床上

「巴奇…」

羅傑斯望著自己的手掌發呆,嘴裡喃喃念著巴恩斯的名字
他其實很清楚自己對巴恩斯有著近乎偏執的獨佔欲
他自己也知道有些時候是他自己想得太多,但是他就是無法忍受
特別是自從兩人從冰中一起來到這個全新的世界之後,滄海桑田人事全非
只剩下巴恩斯永恆不變,是唯一一個跟自己擁有共同經歷的人
羅傑斯本來就只有巴恩斯,現在更是無可取代的存在,他無法失去他

「…史蒂夫?」

「巴奇!」

羅傑斯猛地抬起頭,朝思暮想的巴恩斯正站在他面前
一身潛行服,背後揹著愛用的老式狙擊槍,彰顯著他剛從任務回來

「怎麼了?你還好嗎?為什麼站在這裡發呆…」

話還沒問完,巴恩斯就被羅傑斯一把抓住手,拉進身後的會議室內

「史蒂夫!?你做…嗯嗯!」

巴恩斯後面的話全都被一對柔軟溫熱的唇瓣給堵在嘴裡
對於羅傑斯突如其來的行為巴恩斯先是瞪大雙眼,反射性的看向角落的監視器
他一時驚慌的想推開羅傑斯,但羅傑斯抓住了他的手將他頂到了門板上
背後的狙擊槍撞到門板發出了悶響,而巴恩斯的背上也感到擠壓的悶痛

「你…唔…」

他想張嘴抗議,但一張開反讓羅傑斯的舌頭趁虛而入,肆意的舔弄著他的口腔
在攪和一陣子後,羅傑斯才離開了他,但還沒喘過氣,就被羅傑斯緊緊擁入懷中
巴恩斯掙扎一下,最後只是故意用力的嘆了一口氣,輕拍著羅傑斯的背

「…沒事,我在這裡」

巴恩斯望著羅傑斯,寵溺的眼神像是看著任性愛撒嬌的弟弟
他有自知之明,羅傑斯是被自己寵壞的,但他沒辦法不去放縱他
他只剩下自己可以撒嬌了,在這個世界上總得有人寵著他讓他可以放心的做他自己

「巴奇…」

「…嗯?」

羅傑斯放鬆緊抱著巴恩斯的力道,將頭埋在巴恩斯的頸項間,悶悶的問道

「真的不能跟大家公開嗎?」

如果可以跟大家宣告他們是一對情侶
那麼羅傑斯就可以毫無顧忌的展示他們屬於彼此的事實

「…我們不是談過好幾次了嗎?」

巴恩斯沉下聲音,有些粗魯的抱住羅傑斯的頭
撫摸他後腦勺有點刺手的金色短髮的動作卻很溫柔

「這是為了你」

如果真的為了我,那就公開
羅傑斯在心裡一閃而過,但他最終還是把話吞了下來
因為他比誰都清楚巴恩斯是真的在為他好,雖然他不在乎
但是羅傑斯永遠記得在軍營中爆發那件事之後兩人私下獨處時巴恩斯流著淚的自我怨懟

「是我的錯」

那時的巴恩斯就像是將全世界的過錯扛在身上一樣的痛苦
他永遠忘不了巴恩斯將臉埋在手掌心中自責的嘆息聲

「一開始我就不應該誘惑你」

儘管羅傑斯是如何發自內心的對巴恩斯做出告白與安慰

「愛一個人沒有對錯,巴奇…我喜歡你,我愛你!」

但是巴恩斯不肯聽,即使到了開放的新世紀,他甚至更加近乎偏執的堅持
羅傑斯也很固執,比起巴恩斯有過之而無不及,但這件事他不想去刺激巴恩斯
所以他選擇配合巴恩斯,盡量忍耐著不在他人面前展現出他們親密的一面
雖然他想大家應該早就知道他們的關係,只是都看在巴恩斯如此努力的份上沒戳破而已
只不過自從索爾來訪之後最近他們的動作大了許多,或許這是個好機會…

羅傑斯一邊在心理盤算著,一邊拉起巴恩斯的手,露出溫柔的笑容

「我們回家吧」

同樣回以笑容點了點頭,巴恩斯任由羅傑斯握著他的手,但在走出會議室後又輕輕的鬆開來
羅傑斯看了一眼,苦笑著在心底默默希望能光明正大的牽著巴恩斯手的那一天能早日來臨

就在兩人並肩走出神盾局大門前,他們碰見了娜塔莎跟克林特

「隊長!會議結束了?」

心中暗叫一聲不好,羅傑斯表面上維持著一貫善良無害的笑容

「是的,你們剛回來?」

克林特點了點頭才剛要開口,娜塔莎突然用眼神瞄了他一下,他只好噤聲
娜塔莎在羅傑斯疑惑的眼神中用慵懶沙啞的嗓音問道

「很巧,今晚我們在酒吧有個小聚會你要不要一起來?有個很欣賞你的女性想認識你很久了」

「呃…」

有些困擾的皺起眉,羅傑斯才剛張開嘴巴想回絕前巴恩斯就一馬當先的伸出手叫道

「當然好!」

「巴奇!」

驚訝的羅傑斯轉頭喊了一聲,巴恩斯只是笑著搭上羅傑斯的肩

「有姑娘說想認識你,你得賞臉啊,去看看也好」

羅傑斯盯著巴恩斯許久,最後才緩緩的再度轉向娜塔莎跟克林特露出平靜的微笑
在羅傑斯點頭答應的一瞬間,沒人發現身後的巴恩斯眼神中閃過了失落

 

 

*** *** ***

 

 

收到時間跟地點後,與娜塔莎他們道別回家的路上兩人一路上都沉默不語
直到回到家中,一關上門羅傑斯就從身後抱住巴恩斯

「…你在想什麼,巴奇?你明知道我有你了」

巴恩斯任由他抱著,閉上眼睛感受身後溫暖厚實的胸膛與略快的心跳,低聲開口

「…這幾天,克林特他們都一直約我去喝酒不是嗎?」

羅傑斯無聲的點了點頭,下巴掃過巴恩斯柔軟的棕髮

「他們跟我聊了很多,聽他們說,我們老是膩在一起會被別人誤會是同性戀…雖然這其實不算誤會」

將頭靠在羅傑斯的胸前,巴恩斯抬頭看向羅傑斯,笑了一下繼續說道

「尤其是你,根本沒有任何誹聞,連曖昧的對象都沒有…這樣不好,史蒂夫…娜塔莎的邀約是個好機會」

所以,那就是他們這幾天一直邀巴奇出去的目的?
羅傑斯在心底深處用很不好聽的字眼罵了一聲,然後輕聲安撫巴恩斯

「我沒那麼厲害,我只能愛你一個人,沒有辦法…」

「總得去試」

羅傑斯不禁感到心裡怒火往上升,抱著巴恩斯的力道大得對方幾乎要無法呼吸,大聲的說道

「巴奇!為了隱瞞我們之間的關係,你寧可把我推向別的女性?…你這是走火入魔了」

但是巴恩斯只是搖著頭抬起手緊緊抓住羅傑斯環住自己的手臂

「…至少,你這次得去」

感受到巴恩斯正在微微顫抖,羅傑斯縱有再多的話也只得吞入肚子裡
他靜默了一會,輕輕的在巴恩斯耳邊嘆了一口氣

「我知道了,我會去…但是…」

說著他低下頭吻上巴恩斯的額頭,順著睫毛、鼻尖一路輕點,直至微翹的嘴唇

「我要索取相應的代價」

羅傑斯的碰觸像是點著了巴恩斯體內的火焰
他覺得自己體溫隨著對方探入衣內游移的手而逐漸升高

「…你想要什麼?」

巴恩斯刻意壓低聲音問羅傑斯,對方的手捧起他的臉,兩雙藍眼互相凝望

「你…除了你我想不出有什麼是我想要的…」

在羅傑斯深情的凝視下巴恩斯不由自主的點頭,閉上雙眼,委身於對方

「都給你…我所有的一切都給你…」

得到允諾的羅傑斯臉上綻放出滿意的笑容,低頭熱情的吻著巴恩斯的唇
一手輕輕的揉捏著巴恩斯胸前的突起,一手拉開並伸進他的褲擋裡
當自己因胸前的刺激而半勃起的分身被溫熱的手掌握住時巴恩斯忍不住發出一聲呻吟

「你好敏感…巴奇…」

巴恩斯的反應讓羅傑斯心裡的征服欲被挑起,輕咬著他泛紅的耳朵呢喃
為了防止自己微微打顫的身子往下滑,巴恩斯右手拉著羅傑斯的右臂,左手抓住他大腿的褲管
在唇舌交纏的間隔間巴恩斯吐著溫熱的氣息,喘著氣說道

「誰…誰造成的…?」

「我…」

羅傑斯低沉著溫厚的嗓音,撫弄著巴恩斯敏感部位的動作越來越快
沒多久巴恩斯的身體就不受控制的抽蓄,高聲呻吟著射在羅傑斯手中

「哈啊、啊…嗯…」

還沒等自己平復喘息巴恩斯就抬起臉,伸手拉下羅傑斯的頭,兩唇相觸
溫熱潮濕的舌頭在兩人的口腔內互相糾纏著,他們專心於不斷的舔拭著彼此
直到感到身後異物的入侵巴恩斯才後知後覺的皺起眉發出一聲悶哼
羅傑斯用手中巴恩斯方才釋放的白濁液體充當潤滑劑一點點的開拓著他緊緻濕熱的內部
感受著羅傑斯的手指在自己體內一進一出的抽送,巴恩斯低喘著幾乎癱在對方胸前顫抖

「夠了…史蒂夫…快進來…」

用著粘膩的嗓音低喃,巴恩斯主動將雙腿分得更開,抬頭望向羅傑斯的眼神中藏著情欲
羅傑斯頓了一下,彎起嘴角吻著巴恩斯的臉,然後抬起他的一隻腳
從身後就著站立的姿勢小心而堅定的慢慢刺入巴恩斯的體內
被炙熱的粗大緩慢脹滿的感覺讓巴恩斯繃緊身子,發出混著呻吟的嘆息

「啊……」

只有單腳支撐著自己,其餘的重量全部靠在羅傑斯身上,但巴恩斯卻感受到充實的安心感
他知道自己可以完全依靠身後的男人,不管發生什麼事,他都會接住自己
就像當初巴恩斯從火車上墜落時,羅傑斯毫不猶豫的跟著跳下來抓住自己一樣
所以他也必須給羅傑斯相等的回報,他不能讓羅傑斯因為跟自己的關係而受到傷害

「巴奇…巴奇…我愛你…」

在羅傑斯深情的耳邊細語與身後不斷的溫柔而深入的撞擊下巴恩斯忍不住流下眼淚

「我也…我也是…史蒂夫…」

在一陣進出之後,體內某處被摩擦而過讓巴恩斯突然全身一震,忍不住高聲呻吟
停下抽插,羅傑斯很有耐心的在巴恩斯體內深處的敏感點碾壓按摩著

「不要…故意…一直在那裡…啊、啊…!」

深度的快感刺激讓巴恩斯很快又再度達到高潮

「舒服嗎?」

剛高潮過後的巴恩斯淌著淚的臉上滿是紅潮,喘著氣無力的點了點頭

「接下來換我了…」

說著,維持結合的姿勢,羅傑斯從身後將癱軟的巴恩斯雙腿抱起
這樣一來巴恩斯幾乎是整個人被插在男人的陰莖上,深得讓他不住的痙攣
羅傑斯感覺到巴恩斯的難受,於是走了幾步輕輕將他放到旁邊的沙發上
然後巴恩斯還沒能喘過氣時抬高了他的臀部,一改之前的溫柔,開始猛烈抽插
直操到巴恩斯再也受不了搖頭哭喊,羅傑斯才滿足的將自身的欲望釋放在那溫熱的內部

「…我會用我最好的一面前去,但是你也必須一起去」

兩人大口喘著氣,就這麼貼著休息一會後,羅傑斯抬頭望向被折騰得亂七八糟的巴恩斯
還埋在對方體內,羅傑斯對著還累得癱在沙發上,上身衣衫不整下身赤裸的巴恩斯說道
剛才與羅傑斯一同進行的激烈行為讓巴恩斯胸口依舊急促的上下起伏
羅傑斯的話讓他眨了眨眼,花了一點時間消化後紅著臉小聲嘟噥

「我去幹嘛…」

「我是為了你才去的,巴奇」

巴恩斯抬起眼看著羅傑斯,對方正用著一雙閃著奇異光芒的眼神望著他

「你不去,我也不會去」

半睜著眼,巴恩斯嘆了口氣,懶洋洋的朝羅傑斯伸出右手,有氣無力的捏了他的臉頰

「你這壞小子,你都那麼說了我能不去嗎?」

「謝謝你,巴奇」

「不過先讓我休息一下…」

望著巴恩斯疲累的閉上了眼睛,羅傑斯溫柔的微笑,在他耳邊輕聲說道

「好的…好好休息吧」

看著巴恩斯沉沉睡去,羅傑斯小心翼翼的抽出自身,抱著巴恩斯走進浴室幫兩人都清理
然後將乾乾淨淨的巴恩斯放到床上,從掛在椅背上的褲子裡取出手機
按下通訊錄的一個名字,羅傑斯看了熟睡的巴恩斯一眼,小聲的對著接起電話的人開口

「你好,東尼?…是的,就是關於那件事…」

 

 

*** *** ***

 

 

在睡夢中被清理乾淨的巴恩斯醒來後,兩人匆匆忙忙的打扮了一下
羅傑斯騎重機載著巴恩斯到了指定的酒吧裡,現場似乎被東尼包下來,都是他們認識的人
包括東尼、布魯斯、克林特、娜塔莎、考森、索爾,甚至連尼克都在

「你也會來這種地方?」

看著巴恩斯忙著跟其他人打招呼羅傑斯對著尼克挑起眉問道

「偶爾也要跟朋友一起喝酒」

「…我們是朋友?」

面對羅傑斯眼神中似乎有話想說的態度尼克只是聳聳肩,不置可否
羅傑斯又看向前方,跟東尼視線相對,交換了一下眼神
剛跟東尼點頭致意,巴恩斯已經回到他身邊,笑著拍他的背指向娜塔莎身邊的金髮妙齡女郎

「你看,就是那個女孩」

在娜塔莎的引薦之下,羅傑斯見到娜塔莎口中很欣賞自己的金髮女性
羅傑斯望了她一眼,禮貌性的伸出手,巴恩斯在他身旁推了一把說

「你沒發現她就是住在我們家隔壁的護士小姐嗎?」

「我知道,之前見過幾次面」

羅傑斯的話讓巴恩斯有些訝異的瞪大雙眼,看看羅傑斯又看看莎倫
但馬上就回復平時的笑容,歪起嘴角揶揄道

「真是的,也不先說一聲那麼見外」

「羅傑斯先生,還有巴恩斯先生,你們好,叫我莎倫吧」

羅傑斯紳士的牽過莎倫的手,做了個禮貌性的擁抱
然後在她耳邊用只有他們兩人聽得見的音量輕聲低語

「妳其實不是護士,探員13,而且妳還是佩姬的姪女」

羅傑斯的話讓莎倫睜大了雙眼,驚愕的看向他,而對方只是露出微笑

「我知道你們在打什麼主意,我們的目的是一樣的,幫我一個忙」

莎倫眼中一瞬間閃過一絲驚奇的神色,接著嫣然一笑

「怎麼幫?」

這時在東尼的示意下,店裡燈光突然調低,並播放起了音樂
聽到音樂聲響起,羅傑斯在心裡對東尼道謝後往後退
彎下腰極其紳士的對莎倫做出邀請的動作

「陪我跳支舞吧」

看著羅傑斯的眼神,莎倫猶豫了一下,還是接過了羅傑斯的手
巴恩斯非常意外的看著羅傑斯牽著莎倫的手來到舞池中央
優美慵懶的歌聲在昏暗的燈光裡唱著

I was dancing with my darling to the Tennessee Waltz
我和愛人共舞著一曲田納西華爾滋
When an old friend I happened to see
當我看見了一位老朋友
I introduced her to my loved one
我將她介紹給我的愛人
And while they were dancing
當他們倆共舞時
My friend stole my sweetheart from me
我的朋友從我身邊偷走了我的甜心

聽著悠揚的旋律,看著羅傑斯跟莎倫共舞,巴恩斯不禁感到心一抽一抽的疼
不知道是誰選的歌,實在太過分了,要不是這首歌也許巴恩斯還可以冷靜的看著
但這首歌卻彷彿在唱著他現在的心情,雖然是第一次聽到,卻很深刻

莎倫透過羅傑斯的肩膀看到巴恩斯表情複雜的望著他們,小聲的對他說

「他在看著你」

「我知道…幫個忙假裝我們在親吻,好嗎?」

莎倫再度瞪大雙眼為羅傑斯的話感到驚訝,這真的是傳說中那個正直的美國隊長?

羅傑斯對她眨了眨眼,露出微帶歉意的笑容
莎倫不禁為看到美國隊長私人的一面而感到一陣開心
於是莎倫勾住羅傑斯的脖子,主動將臉湊上去,在碰到嘴唇的幾吋前停止
從背後看起來只會覺得他們正在熱吻,當然這就是他們兩人的目的

I remember the night and the Tennessee Waltz
我還記得那一夜和田納西華爾滋
Now I know just how much I have lost
如今我才明白我失去了多少
Yes, I lost my little darling
是的,我失去了我的小愛人
The night they were playing the beautiful Tennessee Waltz
在樂隊演奏著美麗的田納西華爾滋的那一夜

看到羅傑斯抱著莎倫卡特接吻的背影,巴恩斯只覺得頭上彷彿被打了一槌
他當然記得是他自己鼓勵史蒂夫這麼做的,但他沒想到他會做到這種地步
巴恩斯絕對相信羅傑斯的愛,但是當場看見時他跟別人接吻還是無比震驚
歌曲的內容搭配著眼前的畫面簡直太完美,太令人沮喪
巴恩斯強迫自己維持笑容,身體卻不聽使喚的往後退了一步

他想立刻衝出去離開這裡,但是理性告訴他突然離開只會引人注目
所以他只好用力咬住自己下唇,暗暗在心裡罵自己,難過什麼?
史蒂夫只是假裝,而且他會那麼做也是還是為了自己,更何況一切都是為了史蒂夫
再說了,就算史蒂夫真的愛上莎倫,想跟自己分手,他也可以笑著為他祝福的…

--真的嗎?
詹姆斯巴恩斯你少自欺欺人了
你離不開史蒂夫的,你不可能笑著為他祝福的

巴恩斯腦袋昏沉沉的看著羅傑斯摟著莎倫在心裡不停地自問自答
他很想衝過去又很想逃離,想大叫卻連嘆息的力氣都沒有
當他看到舞完一曲後莎倫伸手握住羅傑斯的手時巴恩斯再也忍不住握緊拳頭
不准碰他!史蒂夫他…史蒂夫他是…

「史蒂夫是我的!」

這句話一衝出口,現場所有人,包括巴恩斯自己都愣住了
放開莎倫的手羅傑斯轉過身又驚又喜的望向巴恩斯,其他人也同時望過去

「…我…我是說…我…史蒂夫他…」

在眾人目光的注視下巴恩斯平時引以為傲的口才能力都不知道死哪裡去
越急著想要解釋,巴恩斯就越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他臉上表情一陣紅一陣白,最後一咬牙,轉身就要衝出去

「巴奇!」

但是羅傑斯衝的速度更快,他一把抓住了巴恩斯的手,迫使他轉回來看著自己
巴恩斯又羞又急又氣自己,一時之間情緒過於激動,眼淚竟然奪眶而出
看到巴恩斯的眼淚,羅傑斯腦袋一片空白,再也顧不得其他什麼
他用力將巴恩斯撈回懷中,在眾目睽睽之下對著他的嘴唇吻了下去

「我受夠了巴奇,我為你忍耐,不是為了看你哭泣」

在僵住的巴恩斯耳邊低語,羅傑斯轉身朗聲對大家宣告

「就像巴奇剛剛說的,我是他的,他也是我的,我們屬於彼此」

接著他轉向莎倫

「謝謝妳,幫了我一個大忙,以後有機會請務必讓我回報」

莎倫燦爛微笑,將五指併攏舉在太陽穴旁

「能為從小的偶像幫上忙是我的榮幸」

羅傑斯回以微笑,又對娜塔莎說道

「也謝謝妳一直熱心的為我們介紹對象,但是我們其實一直都擁有彼此,不用妳再費心」

最後他看向現場其他人,將視線移到以局長為首的特工們身上平靜的說道

「還有你們,我知道你們一直都在竊聽我們的生活」

羅傑斯的話讓還處於當機狀態的巴恩斯立刻回過神來,不敢相信的大喊

「什麼!?」

「東尼早就幫我調查過了,我們除了臥房以外,到處都有被安裝竊聽器」

跟巴恩斯驚訝的眼神對上,東尼揮了揮手,表示別太崇拜我

「我只是幫自己清一清順手而已,想在史塔克大樓竊聽還早個一千年」

在東尼、羅傑斯還有巴恩斯無言的注視下尼克冷靜的問道

「…什麼時候知道的?」

「東尼他們要去開會之前,也就是索爾來訪的三天前」

「慢著!」

巴恩斯打斷了羅傑斯的話,冒著冷汗的臉色鐵青雙頰發紅

「也就是說…我們家除了臥室都被竊聽,你明知道卻沒有拆掉…也沒跟我說,然後你居然還在…還在…」

還在臥室以外的地方,對他出手,就像剛才一樣

「這是將計就…嗚!」

話還沒說完,巴恩斯一腳踢中羅傑斯的膝蓋迫使他不由自主的單膝跪下
羅傑斯撫著疼痛的膝蓋,抬起頭用淚眼望向巴恩斯

「史蒂夫羅傑斯!我跟你沒完沒了!」

氣得滿臉通紅渾身發抖,巴恩斯又羞又氣的大罵,轉身衝出酒吧

「啊~啊…隊長請節哀…?」

克林特走過去想要安慰羅傑斯,但他蹲下一看,羅傑斯居然笑得很開心

「他說跟我沒完沒了,這不是代表永遠都要在一起的意思嗎?」

看著羅傑斯異常樂觀的言行,克林特忍不住冒出冷汗

「完了完了,隊長的腦袋不對勁了,可是剛剛巴奇踢的明明是他的膝蓋不是頭啊?」

無視克林特,羅傑斯站起身,視線掃過對現場所有人

「真的非常謝謝你們的幫助」

說完,彎腰致意後轉身朝巴恩斯離開的方向追去

「…隊長這是什麼意思?」

望著酒吧的門口,克林特喃喃的問道
娜塔莎倒是很冷靜的撇了克林特一眼

「我想我們都著了他的道…被他利用來讓他能跟詹姆斯的關係公開」

「不會吧…隊長不是說他前不久才知道被竊聽嗎?」

「…其實,羅傑斯隊長已經知道我的真實身分不是護士而是探員…他還說知道我們在打什麼主意,目的跟他是一樣的」

「所以他說將計就計…他利用我們來推詹姆斯一把?」

「…如果是真的話…總覺得有些…咦?等等!那東尼不是也早就知道!難道說通過巴奇的嘴讓東尼跟班納博士交往的事實爆出來是…」

克林特跟尼克、考森、娜塔莎以及莎倫互相你看我我看你,難以置信突如其來的事實

「史塔克跟隊長兩個串通好的?」

考森一接完克林特的話,克林特馬上跳起來四處搜尋東尼的所在

「東尼呢!」

莎倫也跟著四處張望著,原本站在角落的布魯斯也不見蹤影

「班納博士也不在!」

緩緩的搖了搖頭,娜塔莎臉上露出些微讚許的神色

「沒想到我們都被擺了一道…大概在史蒂夫爆出料之後東尼就帶著布魯斯一起離開了吧」

「我懂…要是讓班納博士知道,那可不是像巴奇那樣踢踢膝蓋就能解決的…」

一想到浩克爆走的模樣,克林特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從頭到尾都處在狀況外的索爾終於意會過來的大力點頭

「原來如此,真是美好的愛情!我必以以眾神之父之名獻上祝福」

說完,索爾一口氣將手上的酒飲盡,朗聲大笑

 

 

 

 

 

 

END

 

 


__以下為最終日監聽內容分隔線__

 

 

7.5、Steve&Bucky

「巴奇…」
「……」

「不要生氣了好嗎?」
「……」

「你看這個,他們都給我們送上祝福了,一點都不可怕對吧?沒有人會排擠我們瞧不起我們…」
「……」

「真的很抱歉巴奇,但我只是…我只是太想跟大家說我是你的」
「……」

「我除了你沒有別人了,巴奇…」
「…史蒂夫羅傑斯」

「是?」
「我早該知道你永遠都是那麼的固執又不聽人話」

「對,只有你一直愛我包容我」
「…你這些話都會被他們聽到,不害臊?」

「不…為什麼要?我只是說出事實」
「…你這混蛋」

「對,我是混蛋」
「…然後我是愛上混蛋的傻瓜」

「…巴奇!」
「也許…真的沒那麼可怕…」

「沒錯,巴奇!」
「是我自己想太多太害怕,自己將自己困住」

「你都是為了我」
「…我沒那麼偉大…我剛剛才知道其實我最害怕的是失去你,史蒂夫…我只有你了」

「不用怕,我永遠不會離開你…我也希望你永遠都在我身邊」
「史蒂夫…」

「巴奇…」
「…等等、你想做什麼之前都把竊聽器給我拆掉!」

「我知道」
「在拆掉之前別想我會跟你有任何肢體上的接觸」

「…接吻呢?」
「廢話!」

「其實東尼有做給我這個探測器,可以探知所有竊聽器的位置」
「…我已經懶得說你了…快點拆」

(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信號一個接一個被消除,直到剩下最後一個)

「這是最後一個了,巴奇」
「天啊…沒想到連浴室裡都有…」

「在聽這個的你們,這麼久以來辛苦你們了,謝謝,不過不需要了」
「對,明天我們會一起把竊聽器還給你們」

「祝你們有個好夢」
「明天見」

「晚安」
「晚安」

 

 

__以上為最終日監聽內容分隔線__

 

 

克林特「啊,被拆掉了」
娜塔莎「也好,不用再被他們荼毒耳朵」
克林特「不過總覺得有點寂寞啊…」
娜塔莎「親愛的,天下無不散之宴席」
考森「沒時間寂寞了!我還要準備替隊長跟巴恩斯中士籌辦婚禮!」
克林特「喂喂…你也想太快了吧…」
考森「未雨綢繆是必要的!」
娜塔莎「我也覺得史蒂夫不久就會跟詹姆斯求婚,賭十個沙威瑪」
克林特「娜塔莎!?…那我賭二十個沙威瑪,隊長就算求婚也失敗」
考森「巴頓探員你…」
克林特「巴奇不會那麼快答應的啦」
考森「我賭一百個一個月內會求婚成功!」
克林特「哇…你冷靜點!」

望著他手下優秀的特工人員們,神盾局局長尼克菲瑞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___

 

 

真‧幕後黑手,史蒂夫切開是黑羅傑斯以及東尼滿腹壞水史塔克
一切都是史蒂夫跟東尼為了讓他們的另一半願意承認而想出來的計謀XD


耶~總算填完啦~。:.゚ヽ(*´∀`)ノ゚.:。
想想第一話時我還寫著這是一篇傻白甜短文來著XD
這一篇短文花了我將近四個月四萬多字,平均一個月一萬字的進度…
感謝一直不離不棄的讀者姑娘們啊!

預計除了之前的小屋以外還有兩篇番外
不意外的話等我睡醒就可以發一篇番外…
不過當然凡事都有意外的(毆

最後再次感謝可愛的讀者姑娘們啦!(*ˇωˇ*人)

 

文章標籤

盾冬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