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戰日更盾冬練筆百題11~20題
1~10題在這裡XD
轉眼間又累積10天了,加起來20天…還有80天,加油!

 

11. 天空

睜開雙眼,一整片蔚藍色擴展在眼前
這個美麗的讓他為之揪心的景象叫什麼呢?
冬兵努力的在腦海裡搜尋著殘留在記憶中的詞彙
對了,這好像叫做…天空?
冬兵想著,忍不住想把手伸向那片天空
卻發現自己動彈不得,有個人將他困在了他的臂彎中

「巴奇…」

那個人的眼睛就像這片天空一樣,多麼清澈的藍色
冬兵想著,將手伸到了那個金髮男人的臉上

12. 空氣

對史蒂夫而言巴奇的存在就像呼吸一樣的自然
幾乎是從他有記憶以來巴奇就一直陪在他身邊
因為太過於理所當然,等到失去後才察覺到有多重要

就像失去空氣後生物無法生存
失去了巴奇的史蒂夫活得像是行屍走肉般
一直到多年後,巴奇以冬兵的身分再次出現在他面前

13. 海洋

彷彿身處於無重力的空間,史蒂夫的意識飄盪著
宛如一葉扁舟在大海的浪潮中載浮載沉
溫暖濕熱的至高感受深深包圍著他,熟悉又懷念
他伸出手想抓住,卻從他手中溜走

史蒂夫忍不住驚慌的睜開眼睛,棕黑色的及肩長髮映入他眼簾
巴奇正坐在他身上,俯視著他,下身的溫熱包裹著史蒂夫
有水從那雙灰藍色的眼睛滴到史蒂夫的眼睛裡,刺痛了他

「…巴奇…?」

「噓…什麼都不要說…」

巴奇俯身輕輕的吻了史蒂夫的唇
在巴奇的眼中,史蒂夫望入一整片海洋

14. 露水

夜未央,天空剛亮起魚肚白
兩個小小的身影從幾乎快蓋過他們頭頂的草叢間穿越而過

「巴奇,等、等我…」

「快一點!史蒂夫,再晚就要錯過了!」

棕髮男孩邊跑邊向身後氣喘吁吁的金髮男孩伸出手
兩隻小手一碰到就握上了,巴奇緊握著史蒂夫的手往山丘上奔跑

終於在日出前他們趕到了山頂上
巴奇輕拍著史蒂夫劇烈起伏的背,擔心的問道:「你沒事吧?」
史蒂夫搖搖頭,等到呼吸平靜下來後,對著巴奇微笑,然後指著東方的天空興奮的喊道:「你看」

他們手牽著手屏息以待
看著天空從墨黑轉為濃紫再到橘紅、澄黃
最後伴隨著太陽的破曉,呈現出一片萬里晴空

「哇…真的好漂亮…」

「對吧!我一直想讓你看看!」

巴奇帶著感動與得意的轉過頭
卻在看到史蒂夫身上沾濕的衣物而倒抽了一口冷氣

「你,怎麼都濕了?」

「啊…大概是剛剛穿過草叢時沾到清晨的露水…」

「不行!會感冒的!快、我們快回去!」

說著,巴奇焦急的牽著史蒂夫的手,帶著他匆匆忙忙的下山
望著巴奇的背影,又轉過頭去看著那片晴空
史蒂夫其實還想再跟巴奇一起留在這裡多看幾眼


幾十年以後,帶著巴奇從那處山丘回到家裡的史蒂夫一面幫巴奇擦拭濕透的衣物,一面想起當年幾乎一模一樣的對話
他現在可以體會巴奇當年的心情了

「要不要喝杯熱牛奶?」

史蒂夫微笑的看著巴奇輕輕的點了點頭

15. 懷疑

巴奇手上握著沾上血跡的刀,站在客廳
史蒂夫望著巴奇,巴奇只是低頭望著地板,地板上有幾滴血
嘆了一口氣,史蒂夫又將視線移到刀上,伸手從巴奇手中取出刀子

巴奇全身震了一下,顫聲說道「…對不起」
史蒂夫只是輕聲安慰著:「沒事,告訴我,在哪裡?」

巴奇指了指角落,臉色鐵青
史蒂夫將刀子收回廚房後拿起拖鞋,走到巴奇指示的位置
啪的一聲將害巴奇受傷的罪魁禍首打得稀巴爛

幫巴奇打死蟑螂後,史蒂夫心疼的拉起巴奇被劃傷的掌心,帶著他在沙發上坐下,在受傷的部位敷上傷藥
史蒂夫一直很懷疑九頭蛇是怎麼教育冬兵的?
對付一隻蟑螂為什麼要用到刀子?

抬頭看到巴奇一臉歉疚的表情,史蒂夫勉強的笑著
摸摸他的頭然後在心中大罵九頭蛇

16. 道歉

將躺在床上的冬兵的右手握起貼在自己額頭上
史蒂夫跪在病床前像是個在告解室懺悔的罪人
他有好多好多的歉意向要對失而復得的人說
卻又不知該從哪裡開口,最後他只是低聲說道

「對不起,我沒能抓住你」

忽然之間,手中握著的手輕但有力的反握住史蒂夫
史蒂夫張大眼睛,又驚又喜的望向冬兵
冬兵露出疲累但卻放鬆的笑容,輕聲的開口

「…你現在抓住我了」

史蒂夫想要笑,但是張開嘴發出的卻是嗚咽
在巴奇面前,他終於能哭得像個孩子

17. 逃避

現在,史蒂夫只覺得腦袋混亂的像是一團漿糊
心臟跳的像是要蹦出喉嚨,他艱難的吞嚥一口唾液
想要說的話不停的在腦海中打轉就是不敢開口

巴奇只是望著史蒂夫,像是在訓斥又像是在安慰的輕聲說道:「不准逃」

「我…」史蒂夫低下頭,又抬起頭,再次與巴奇帶笑的眼神相望

「說」巴奇充滿自信的笑著

史蒂夫閉上眼又張開,做了個深呼吸之後,紅著臉但非常認真的望著巴奇下了重大決心告白:「…我愛你巴奇」

「很好,你這不就說出口了嗎?」巴奇笑得像是花開一樣的燦爛的回道:「我也愛你,傻瓜」

18. 愛與喜歡

巴奇整個人橫躺在長型沙發上
一手撐在沙發扶手上看著電視,一手忙著將洋芋片丟進自己嘴裡
坐在旁邊的單人沙發上,史蒂夫正忙著將巴奇的模樣收進自己的素描本中
他現在手上的這一本素描本上全部都是巴奇
但他依然毫不滿足的想要將巴奇的每一種模樣都用自己的手畫下

電視上正在播出暢銷愛情小說的作者探討,巴奇剛好手上有這一本書
是克林特推薦的,他有一次順路經過就順手買了,不過一直沒時間看
巴奇看著電視上作者侃侃而談愛與喜歡的定義
無意識的舔了舔自己手指上沾到的洋芋片渣
突然間感覺到視線,眼神不經意往正專心望著自己的史蒂夫看去

兩人無言的互相凝視了幾分鐘,巴奇突然沒頭沒尾的開口問道:「愛還是喜歡?」

「都是」

說完,嘴角往上揚,史蒂夫隨手將手中的素描本往桌上一丟
走到巴奇身旁,俯身品嘗那殘留在巴奇嘴中洋芋片的味道

19. 斬

巴奇擁有精準的狙擊能力,用槍出神入化
耍弄小刀的技巧也相當華麗,但那只限於戰鬥方面
明明同樣是用刀,跟戰鬥時比較起來巴奇在廚房裡的刀工
恕史蒂夫直言,簡直是慘不忍睹

光是練習如何切菜就斬斷了好幾塊砧板
史蒂夫心想或許是巴奇那條金屬手臂出力調整很難精細
但仔細觀察又好像不是這樣

回想起當年他們都住在布魯克林時,巴奇從來沒下過廚
後來從軍後也沒有接觸,更不用說身為冬兵時期
史蒂夫實在無法想像九頭蛇教育冬兵拿菜刀切菜的模樣
拿菜刀殺人又不留下證據的方法還比較有可能

所以史蒂夫不太希望巴奇進廚房
不是心疼被破壞的物品,而是害怕他會因此傷到他自己
但是巴奇自己很堅持,讓史蒂夫既擔心又無奈
他無法拒絕巴奇想要做的任何事,因為長久下來只聽從命令行事的巴奇
居然有事情是主動提出並堅持的,所以史蒂夫只能放手讓他去做
然後站在一旁緊張兮兮的隨時待命

終於有一天,巴奇雖不完美卻依然完成了他生平第一道料理,英式燉牛肉
他一臉滿足的將燉牛肉盛到碗裡,遞到史蒂夫面前

「…巴奇?」

「我記得你喜歡吃這個」

史蒂夫張大雙眼看著微笑的巴奇,難道說他一直努力學做菜,是為了…
想到這裡史蒂夫內心的驚訝與緊接而來的感激與狂喜交織
雙手有些顫抖的接過那碗燉牛肉,撈起一口,滿懷敬畏的心喝了下去

「…很好吃」

由衷的說著,看到巴奇綻放出笑容,史蒂夫也跟著笑了出來

20. 荊棘

即使被扎的滿身創傷,冬兵還是執拗的往前伸出手
意念式的荊棘將他刺得渾身鮮血,但他毫不畏懼的踏過

他想要把…找回來…找回什麼?
他不知道,他沒有概念,他只有一個模糊的影像
金色的…藍色的…溫暖的…讓他想要一直守護的…
那個模糊的人影就在不遠處,朝他伸出雙手

他幾乎就要碰到他了,他幾乎要叫出那個名字了
但是下一瞬間劇烈的疼痛從腦中貫穿全身,眼前所有的影像都在快速消失
不!他不想忘記!他不想忘記!冬兵像是發狂的奔跑著
但沒有用,暴風雪鋪天蓋地的席捲了他,然後一切陷入空白

「…史…史蒂…」

負責處理冬兵的科學家聽到被囚禁在儀器上剛被洗腦的冬兵嘴裡喃喃念出了幾個音節

「再加重電流」

冷酷的聲音響起,像是宣告冬兵的苦難還未結束

 

 


__

 

…如果從第11題到19題全是最後一題冬兵被消滅的記憶就一整個虐爆了

    文章標籤

    盾冬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