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壓力大來發個不用大腦思考的PWP

史蒂夫跟巴奇後天性的長出兔耳注意,就是個兔耳PLAY

還有這一篇設定裡他們定居在史塔克大樓
另,裡面有出現漫畫裡的人物
不過因為是背景電影線所以裡面出現的人物跟漫畫線不同設定

惡搞歡樂向所以OOC嚴重發情期的兔子

 *R18、NC17注意 未成年慎入*

 

___

 

 


隊長跟冬兵走進史塔克大樓裡那寬敞到嚇人的客廳,原本就待在那裏的東尼跟克林特還有山姆很有默契的轉頭將視線固定在電視螢幕上。

不知道是誰將電視頻道轉到動物星球頻道,當節目內容裡出現森林野兔的繁殖畫面時,下一瞬間東尼噴茶,克林特捧腹,山姆抖動著肩膀忍笑,客廳內充斥著此起彼落的笑聲,但緊接著響起匡噹一聲巨響,大家連忙停下笑聲,將視線移往聲音來源。

只見渾身氣得發抖的巴奇一拳砸爛了門邊一看就很高級的琉璃擺飾,而一旁的史蒂夫雙手放在巴奇肩上正試圖安撫對方的情緒。大家噤聲不到幾秒鐘,馬上又開始有忍俊不住的竊笑聲響起。

不能怪他們,因為美國隊長跟冬日士兵的頭上都有一對長長的兔子耳朵正在動個不停。

史蒂夫頭上的是白色的,而巴奇頭上的則是黑色的,看來蓬鬆柔軟,還會隨著他們的情緒起伏而變化。就像現在,處於惱羞成怒狀態的巴奇頭上的兔耳正往後緊貼著頭,並快速的小幅擺動,代表他很生氣並想採取攻擊;而史蒂夫的兔耳則是豎得筆直一支對著巴奇的方向,另一支則對著電視的方向,邊安撫巴奇邊對東尼他們保持警戒狀態。

看到兩個健壯的大男人頭上的兔耳忙著擺動的模樣,透著一股子不協調的可愛。克林特他們雖然很想為了隊長他們的面子跟自己的生命忍耐,但實在沒辦法做到,只要視線一移到他們兩人的兔耳朵上,那種想笑又沒辦法的痛苦就朝他們襲來。

「我們回房去吧?」史蒂夫邊說邊溫柔的輕撫巴奇的肩膀,但只換來巴奇賭氣般的說道:「不,我偏要待在這裡!」

看著氣呼呼的巴奇又看向一眾忍笑的夥伴們,史蒂夫只能露出莫可奈何的苦笑。

史蒂夫跟巴奇會長出兔耳朵來的原因要回到四天前的下午。也許很複雜,簡單來說就是冬兵跟隊長被魔法詛咒了。

罪魁禍首當然不是某人的弟弟,洛基現在還被關在阿斯嘉德。詛咒他們的是一個從遙遠的未來穿越時空而來的黑髮小巫師,而且他不是故意的,他是不小心念錯咒文又不小心將法力施到隊長跟冬兵身上,所以後來隊長們逮到他後,沒有責罰只是問他該怎麼解除。

根據小巫師的說法,解決方法其實很簡單。

「……你說什麼?」史蒂夫傻楞楞的開口。

小巫師紅著臉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只要你們兩個做愛……同時達到……呃、高潮,就可以恢復正常了。」

「你他媽耍我嗎?」巴奇馬上舉起手槍卻又被史蒂夫拉回。

「不是……這個是我為了……我跟我男朋友……玩而開發的……」後面的話越說越小聲,黑髮的小巫師臉紅的幾乎可以燒出火來了。

「……」(現代的年輕人啊……)(喔,不對史蒂夫,你應該說未來的年輕人啊……)史蒂夫跟巴奇互望一眼,同時在內心對彼此做出心電感應式的吐槽。

「真的非常抱歉!」小巫師紅著臉不停的彎腰,很歉疚的不斷道歉:「給你們惹那麼大的麻煩,你們一定很不願意……」

東尼伸出手打斷了小巫師的自責,用大拇指指著史蒂夫跟巴奇歪起嘴角笑道:「你完全不用在意,跟你和你的男朋友一樣他們也是一對同性情侶,不如說他們應該感謝你給他們提供那麼新鮮的情趣……」話還沒說完,巴奇就拆下自己的左手臂,狠狠的往東尼身上砸了過去。


所以現在的狀況是,明明史蒂夫跟巴奇是情侶,而且只要上一次床就能解決的問題,因為巴奇的賭氣,他們已經維持著兔耳狀態四天了。說實在的史蒂夫並不會因為長了兔耳而覺得有什麼不便,而且巴奇的兔耳很可愛,即使就這麼永遠長下去他其實也無所謂。

重點是巴奇不讓史蒂夫碰他,因為他不想做愛,所以連接吻都不行,因為「跟你接吻的感覺太舒服了,我一定沒辦法忍耐,你他媽都從哪學來那些技巧的?」史蒂夫有些感動的心想他等會要跟賈維斯要這段錄音,放在手機裡每天聽。

總之雖然才四天,但每天都看著長著兔耳那麼美味可口的巴奇在他身邊晃來晃去,他卻什麼都不能做,這才是史蒂夫目前最頭痛的問題所在。

史蒂夫還在煩惱時克林特突然拍了拍沙發椅背,不怕死的笑道:「隊長,電視上說兔子是萬年發情期喔。」克林特才剛說完,就被巴奇用他的金屬左手砸中正面,痛得他往後栽倒。

揉了揉自己被砸紅的臉,克林特抓起巴奇的左手臂搖晃著大叫:「巴奇!你可以不要動不動就用左手砸人嗎?這很痛!」

「我只丟亂說話的人。」巴奇冷冷的說著,伸出右手示意克林特把手丟回給他,克林特嘟噥著乖乖的把手丟還給他。

看到巴奇接過手後將它扣回去,東尼在一旁半認真的提議:「看你投擲得麼順手,要不改天我幫你把它調整成會自己裝回去?這樣你高興怎麼投就怎麼投。」

「聽起來不錯。」東尼的提議讓巴奇的心情好了些,動了動左手後彎起嘴角。

看到巴奇不再繃著臉,史蒂夫鬆了一口氣將視線從巴奇的嘴角移到那閃著銀光的金屬手臂,內心裡突然靈光一現。

 

*** *** ***

 

夜晚,先一步洗完澡的史蒂夫趁巴奇洗澡時都會把手臂拆下的機會拿走了他的左手,小心的放到了衣櫃上層,然後鎖了起來。

等到巴奇洗完澡出來找不到自己的手,他幾乎是立刻就看向史蒂夫,對方笑得一臉閒適。這更讓巴奇知道他的手鐵定是被這個笑得人畜無害的傢伙藏起來了,動搖只是一瞬間,巴奇冷靜的伸出手對著史蒂夫說道:「把我的手還給我!」

「會還的,只要你答應我一個小小的請求。」史蒂夫微笑著對巴奇提出交易。

巴奇連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史蒂夫所謂小小的請求是什麼。老天爺,史蒂夫為了跟他上床真是無所不用其極。巴奇一面在心理近乎感嘆的想,一面往後退。就算少了他的金屬左手,他也還是訓練有素的士兵,他才不會屈服!想到這裡巴奇踢了史蒂夫的小腿一腳趁他一陣踉蹌時越過史蒂夫想要打開房門,然而史蒂夫動作更快的把他從背後抱了滿懷。

已經四天沒被史蒂夫抱在懷中的巴奇,在感受到史蒂夫體溫的瞬間心跳馬上加快,體溫也無自覺的升高,為了不讓史蒂夫發現,他只好又氣又急的喊了一聲:「放開我!」接著爆出一串叫罵。但所有罵聲都在史蒂夫輕輕的咬了巴奇的兔耳尖端後嘎然而止。

兔子耳朵是極度敏感的部位,即使只是輕輕撫過都會有強烈的感受,更何況是輕咬,巴奇幾乎是馬上呻吟一聲雙腿一軟倒在史蒂夫胸前。

「……史蒂夫羅傑斯你他媽在……啊!」巴奇伸出右手抓住史蒂夫的手想推開他,但是史蒂夫用雙手稍一使力捏住兔耳,巴奇發出一聲飽含著情慾的尖叫,全身打顫。他想回以同樣的手段,但是史蒂夫握著他的兔耳又咬又舔,忽輕忽重的揉捏,被強烈的酥麻感侵襲著全身的巴奇唯一能做的只有癱在史蒂夫的懷中發出呻吟,任由對方對自己的兔耳做出各種猥褻的動作。

「啊……啊……不要再……唔嗯……」

巴奇想咬住牙關卻只是聽到自己牙齒打顫時所發出的撞擊聲,過分敏感的兔耳已經被史蒂夫弄的溼答答,舒服的淚水在巴奇的眼眶中打轉,快感蓋過了他的理智與矜持,他已經不想再抵抗洶湧的情慾,只想盡快讓快滿溢而出又得不到解放的快感得到抒發,於是巴奇遵循著身體的本能,扭動著腰要讓腫脹的下身去磨擦對方同樣高聳的分身。

「不要再……怎麼樣?」巴奇大膽的動作讓史蒂夫露出笑容,終於放過那對被他摧殘的兔耳,將手伸到巴奇的分身上用力捏了一下,在巴奇的驚叫聲中將唇貼到他人類的耳朵邊輕聲說道:「只是耳朵被弄就硬成這樣了……你其實有個淫蕩的身體,對吧?巴奇……」

「還……還不是因為你一直在……玩我的耳朵……!」

巴奇全身都泛起紅潮喘著氣,將頭埋在史蒂夫的胸前左右搖動,想裝狠但沙啞又黏膩的嗓音一點殺傷力都沒有,再加上他搖頭時頭髮磨擦著史蒂夫胸前的奇異感受不如說更像是在引誘他,無法再忍下去的史蒂夫突然將巴奇一把扛起掛在肩膀上,在巴奇還來不及做出反應前就走近床邊把他丟到床上。

被丟在床上的氣憤跟羞辱讓巴奇掙扎著想要撐起上身,但史蒂夫將他壓制在床上,用唇將所有抗議的言語都塞回巴奇的嘴裡。巴奇哼哼直叫,史蒂夫的舌頭在他的嘴裡肆意舔拭,又濕又熱的柔軟物體宛如生物在他的口腔內蠢動著,引起他一陣又一陣的酥麻感。

為了反抗跟表達不滿,巴奇將右手插入史蒂夫的髮絲間,當握住史蒂夫的兔耳耳根時,史蒂夫全身一震,抬起上身滿臉通紅的瞪大雙眼看著巴奇。

「……兔耳部位很敏感對吧?」終於反將一軍的巴奇得意的看著史蒂夫的反應,喘了口氣後揚起嘴角。無言的凝視著巴奇,史蒂夫突然伸出大手一把將巴奇的兩隻兔耳同時抓在手裡,然後含在嘴裡用力咬了一口。

「操!」巴奇只有餘力暴出一句粗口,接著席捲而來的快感讓他全身一陣痙攣,居然就這麼射了出來。

「……我哪有你敏感?」看著巴奇滿臉通紅抽蓄著,淚眼汪汪的模樣,史蒂夫不禁一笑。

媽的,巴奇簡直想挖個地洞把自己埋進去,他居然只是被玩弄兔耳就高潮了,而眼前的混帳王八蛋還在笑著說風涼話。他忍著高潮過後的餘韻,咬牙罵道:「去你的……啊啊!」但修長的手指突然插入他體內的異物感讓他全身一震頭皮發麻,唯一的想法是這混帳什麼時候跑到他兩腿中間了!?

抓著史蒂夫的手巴奇雙頰泛紅眼中含著淚大罵:「你這發情的兔子!」

「我承認,巴奇……你不也是?」史蒂夫笑了笑,手指更加深入的探尋著巴奇緊致濕熱的內部。

「我沒有發情!!」

「是嗎?」史蒂夫笑瞇著眼,故意加快手指侵入的動作,不斷的搔刮著內壁,發出令人臉紅心跳的水聲,在巴奇耳邊低聲說道:「……那我手上這些淫水是從哪來的?」

史蒂夫的話跟在他體內擴張的動作所造成的水聲清晰的響在耳邊,讓巴奇羞紅了臉大吼:「你……你他媽閉嘴!」

乖乖閉上嘴的史蒂夫專心的深入更多手指在巴奇的體內肆意蠕動著。巴奇還想罵些什麼,但在體內手指抽送碾壓著他敏感內壁的節奏下巴奇再也無力回話,這一切感覺都太好了,巴奇最後放棄了抵抗,只想求更高更強的快感,於是他就著本能的伸出右手勾著史蒂夫的脖子,從鼻子裡發出嗚咽用細碎的吻來代替語言的索求。

史蒂夫堆起滿臉的笑容,抽出手指,用自己早已硬得快爆炸的陰莖抵著那個濕漉漉的入口,慢慢的刺了進去。

「啊……」

當渴望許久的火熱一點一點的填滿他的後穴時巴奇忍不住抓著史蒂夫的肩膀發出像是嘆息般高聲而悠長的呻吟,史蒂夫扶著他的腰進行緩慢的抽插,沒有很久,巴奇的內壁被他很有耐心的操開,溫熱而濕潤的柔軟肉壁包覆著史蒂夫,快感使得史蒂夫進出的速度越來越快、撞入的力道越來越重、侵入的深度越來越深,巴奇的叫聲也越來越高亢。

從兩人結合部位那傳來了強烈的近乎疼痛的快感,隨著史蒂夫每次的律動不停攪和著巴奇的腦子,他的所有感官都集中在正在猛力抽插他的男人所帶給他的快感上,越來越高的體溫讓巴奇錯覺自己就要被融化了,但他還想要更多。

揪住史蒂夫的頭髮將他拉近,巴奇在他耳邊喘著氣,沙啞的嗓音像是命令般的低吟著:「史蒂夫……再更用力點……把我操壞……像隻發情的兔子……」

全身僵硬的停頓了數秒鐘,史蒂夫抓住了巴奇原本勾著自己的右手。用力將巴奇的上半身抵到了床上,抬起他的屁股拉到自己大腿上,用手掌分開他的臀瓣,看著那被蹂躪的潮濕不堪、紅潤得幾乎像要滴出血還流著透明液體的小穴,穴口不斷一張一合的像在誘惑他,強烈的情慾化成衝動佔滿他的腦袋,低聲說了一句:「……是你說的,巴奇。」

然後在巴奇的尖叫聲中史蒂夫再度用力的插入巴奇的體內。

這一下被插得很深,衝擊讓巴奇整個人被撞到了枕頭上,下一瞬間史蒂夫已經開始了下身的高速律動,讓巴奇想叫也叫不出聲,只能將頭埋在枕頭上搖晃。兔耳被壓在枕頭上摩擦的瞬間巴奇幾乎要被撲天蓋地的快感擊潰,他已經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叫喊些什麼,他只知道自己很舒服、很爽、很疼、很麻,雙腿被架在史蒂夫的肩膀上,懸空的腳趾不住的蜷缩,隨著史蒂夫的衝撞而無力的擺動。

「啊、啊啊!」

高潮來的猛烈又快速,即使史蒂夫完全沒碰過巴奇的陰莖,巴奇還是在史蒂夫用力頂至最深處時緊繃著全身的肌肉射了出來,濕黏的精液濺在兩人的小腹上。無意識收縮的內壁絞緊了史蒂夫,他咬著牙又挺腰抽插了幾下,然後停在在巴奇濕熱的內部攪動著。

高潮過後極度敏感的刺激讓巴奇發出哽咽聲,內壁像是有自己的生命似的蠕動著,吸住了史蒂夫,迫使他抓著巴奇的腰用力一頂將自身的白濁全數釋放在巴奇的身體裡。

沉浸在劇烈運動跟高潮帶來的喘息跟身體的震顫中,兩人緊緊擁抱彼此,被滿足愉悅的幸福感包圍著。

「真的消失了……」從短暫的空白中回過神來時,史蒂夫首先發現到巴奇的兔耳不見了,語氣中帶著惋惜的撫摸著巴奇原本長著兔耳的部位。

巴奇白了他一眼,伸出手捏住史蒂夫的臉頰,疲累的臉上似笑非笑的說道:「你覺得很可惜嗎?」

「有一點,」史蒂夫笑了笑,低頭吻了巴奇貼在額頭上濕淋淋的髮絲,很老實的回答:「畢竟像剛才那樣淫蕩尖叫扭腰享受的你並不是隨時可見。」

 

*** *** ***

 

「隊長?你跪在門口做什……喔,我懂了。」

路過的克林特看到美國隊長只穿一條平口褲跪在他跟巴奇的臥室門口,本來還很驚訝的發出疑問,但很快的,在發現史蒂夫頭上的兔耳不見後他馬上就能夠想像出是什麼事,所以他舉起右手朝史蒂夫比了個大拇指後就快步離開現場。

目的當然是為了通知大夥來看好戲。

在賈維斯好心的將此事告知巴奇後,為了美國隊長的名聲,已經找到左手並裝回原本位置的巴奇只好心不甘情不願的在東尼他們趕來看熱鬧前開門伸手把史蒂夫抓回房裡。

坐在床上雙手抱胸惡狠狠的瞪著跪在地上的史蒂夫,巴奇拉低聲音語帶威脅的說道:「你他媽敢再亂說什麼鬼話我就真的會揍死你。」

由於剛做過一場劇烈的性愛,巴奇身上全是痕跡,泛紅的肌膚也還沒褪去,加上濕濕的眼神跟紅腫的唇瓣,居高臨下俯視著史蒂夫的模樣實在太性感,史蒂夫不小心在腦海中浮現之前東尼給他看過的一些不好說出口的影片,害他還來不及思考就脫口而出:「是,女王。」

下一秒,巴奇的左手已經抓上他的後頸,咬牙切齒一字一頓的低吼道:「誰、他、媽、是、女、王?」

「沒看到隊長啊?」過來看熱鬧的東尼才剛跟克林特抱怨完,史蒂夫跟巴奇的臥室房門突然碰的一聲打開,一個高大的金髮男人被扔出來後又碰的一聲用力關上。

史蒂夫又再度被丟出房門外,這次連平口褲都沒有。

 

 

 

 

 


___

 

我對不起隊長的形象(掩面)
但是結果巴奇還是沒揍隊長,實在是太愛他了(毆

 

文章標籤

盾冬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