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戰日更盾冬練筆百題21~30題
1~1011~20

媽呀!時間過好快,轉眼10天又過去了...
這次全部是療傷系,請放心閱讀XD

 

___

 

21. 末日

「…結果只剩我們了」

站在曾經的時代廣場,如今只是斷垣殘壁的廢墟
全身都是血汙跟塵埃的巴奇對著同樣糟糕的史蒂夫揚起嘴角
表情疲累無力眼神中卻閃耀著異樣的光彩

「是啊…」史蒂夫也回望著巴奇,微微一笑

他們做了許多努力,結果依舊無法阻止病毒的蔓延
也許是因為血清的緣故,巴奇跟史蒂夫是唯一免疫的
他們只能無奈的看著過往的同伴一個接一個的死於疾病
恐慌、絕望、懷疑不斷的改變循環著,直到地球上的活人只剩下他們

「真可惜」巴奇半開玩笑的說道:「如果我們其中一個是女的,那我們就可以成為新世紀的亞當跟夏娃」

史蒂夫摟住巴奇,輕輕的吻著他
在安靜無聲的世界裡,只有彼此…他們還擁有彼此

22. 定罪

史蒂夫低頭望著自己最好的朋友躺在自己的面前
巴奇的雙頰潮紅,紅嫩的舌尖不安的舔過他紅潤的唇
表情羞澀卻又大膽的對著史蒂夫敞開他的雙腿
望著史蒂夫的眼神濕漉漉的,隱含著恐懼與期待

他不該這麼做,他們是最好的朋友,他們不能跨過這一道界線
史蒂夫在心裡想著,雙手卻握住了巴奇的腳踝
稍微用力將他細長結實的雙腿分得更開以便能順利侵入
他知道自己有罪,他愛上自己最好的朋友,他對他一直抱有深沉的欲望
但他不能因為自己的慾望把巴奇也拉進這個無底深淵

但是巴奇卻對史蒂夫說他愛他,並願意為了他獻上他的肉體
巴奇像是審判他的法官,他的告白猶如判決宣告
宣告史蒂夫必須用一輩子來贖罪,而刑責是愛巴奇愛一輩子
多麼甜美的懲罰,邊想邊吻著巴奇,史蒂夫進入了他溫熱的身體

23. 快樂

巴奇坐在窗台邊望著窗外的風景,表情輕鬆愜意
史蒂夫微笑凝視著微風輕撫著他那及肩的長髮
瞇起雙眼看那棕色的髮梢在巴奇的臉頰跟頸間飄啊飄
史蒂夫覺得自己可以就這樣看著巴奇看一輩子

像是注意到史蒂夫的視線,巴奇回過頭來與史蒂夫的眼神相對
風吹過巴奇的笑容,史蒂夫像是被蠱惑般的站起身朝著那笑著的人走過去
當他俯首吻住巴奇時,可以聽見兩人胸口的鼓動激盪著他們現在的心情

風停了,但他們的快樂正要開始

24. 貓

擺動著露在兩邊頭頂上那尖尖的黑色貓耳
巴奇一臉不高興的窩在史蒂夫的懷中,巴奇現在是隻大型黑貓
雖然說除了長了貓耳跟貓尾巴還有只能咪咪叫外與常人無異
原因來自於敵人的魔法,聽說三天後就會自動解除
為了巴奇(跟其他復聯眾)的安全
史蒂夫請了三天假準備全心全意照顧巴奇

變成貓的巴奇跟平常比起來更愛撒嬌更黏人,也更脆弱
這讓史蒂夫強烈的湧起平常為了巴奇的自尊心而隱藏的保護欲跟佔有慾

史蒂夫臉上浮現著無奈又開心的表情,溫柔的撫摸著巴奇的背
看了史蒂夫一眼,巴奇用他長長的尾巴圈住史蒂夫的手
張開嘴發出咪咪叫的聲音,像是在對他做出邀請
不自覺的停下撫摸巴奇的動作,史蒂夫的理性正在崩盤

「你想要…?」

巴奇拉下史蒂夫的頭,用吻回答了他的問題

25. 鳥

穿著一身深藍色的連帽外套,捲曲的棕色長髮塞在棒球帽裡
巴奇坐在公園的長椅上望著晴朗無雲的天空發呆
午後的陽光斜斜的照射在他的身上散發著溫暖的氣息
仰頭看著天空遊走的白雲,巴奇臉上表情顯得相當輕鬆

沒有任何人會懷疑這個正坐在長椅上曬太陽的男人曾經是個神秘殺手
現在的巴奇只是個會在午後跟他的同居人一起到公園散步的普通民眾
雖然他還是隸屬於神盾局的特工,而他的同居人更是國家英雄美國隊長

「巴奇」

雙手握著幫巴奇還有自己購買的熱狗,史蒂夫笑著在巴奇身旁坐下
巴奇斜眼看了史蒂夫一眼,接過對方微笑著遞過來的熱狗
說了聲謝謝之後又繼續仰望著天空

見巴奇一直看著天空,史蒂夫也好奇的跟著抬起頭
眼前的畫面令史蒂夫忍不住張嘴發出一聲讚嘆
映入眼簾的是一大群的候鳥群飛過天空的壯觀畫面

兩人沉默的看了一會,巴奇突然將頭轉向史蒂夫像是自言自語的說道

「…他們要去溫暖的地方過冬」

與巴奇帶著迷惘的眼神相望,史蒂夫沉默了一會,伸出手握住巴奇的手

「…是的,但是你不用,這裡就是你的居所」

說完史蒂夫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朝巴奇露出溫柔的微笑

26. 香水

巴奇一推開門走進他跟史蒂夫的家裡
立刻有淡淡的柑橘橙香飄進史蒂夫的鼻腔內

「…巴奇?」

巴奇將帽子跟外套放到衣帽架上後
回頭看向用疑惑的語氣喊著自己名字的史蒂夫
史蒂夫本來想問你身上的香味從哪來的?
但是一對上巴奇純粹的眼神,話在喉嚨裡滾了幾圈又吞回去

不知道史蒂夫欲言又止的態度是為了什麼
巴奇眨了眨眼,有些擔心的走了過去
隨著巴奇的走近香氣越來越濃,當巴奇坐了下來時
史蒂夫覺得自己就像是被橘子汁浸泡著一樣

…橘子汁?
史蒂夫現在才突然發現巴奇原本白色的上衣現在卻是橙色的

「巴奇!你怎麼了!?」

巴奇用手拉了拉胸前的衣服,抿抿嘴唇

「剛剛回來時前面一個女士提著很多袋子,不小心摔倒,我剛好在後面就去扶她,大量的橘子汁就撒在我身上了…你笑什麼?」

巴奇不太高興的瞪了史蒂夫一眼

「沒有」史蒂夫連忙收緊嘴唇,關心的開口:「你快去洗個澡換件衣服吧」

凝視了史蒂夫一會,巴奇才點頭起身往浴室方向走去
看著巴奇的背影史蒂夫忍不住揚起嘴角又笑了起來
巴奇是為了幫助別人而染上了一身的柑橘香
這比什麼都讓史蒂夫感到開心

「來作個橘子果凍吧!」

雙手一拍,史蒂夫站起身往廚房走去

27. 地板

低頭望向自家客廳地板上的痕跡
內疚跟甜蜜的情緒同時擁上心頭,讓史蒂夫臉上忍不住染上紅暈

那是刮在地面上所造成的五道溝痕
而且不只一處,近距離的範圍內到處都是雷同的痕跡
史蒂夫家的地板是水泥地,能夠在上面留下那麼明顯的爪痕
也只有巴奇的金屬左手能夠辦得到

至於巴奇為什麼會留下那麼多又那麼深的爪痕
一切都是昨天晚上史蒂夫自制力不足的問題
昨晚巴奇剛結束一場長期任務回來之後連進臥室的時間都捨不得浪費
就在玄關一路拖著巴奇到客廳,就在那裏嘗了很久沒碰觸到的巴奇
巴奇沒有拒絕或做出任何反抗,只是將所承受的都宣洩在地板上

今天一早起來,昨晚所留下的痕跡清晰的殘留著
史蒂夫走回房內看向還躺在床上熟睡的巴奇
心裡既歉疚又心疼,輕手輕腳的走了過去,溫柔的撫摸著披散在被單外的棕色髮絲

28. 單人床

近在咫尺的距離內感受著另一個人的體溫
而且對方還是自己失去後才發現自己一直愛著他的摯友
史蒂夫的心跳快速且不規則,體溫不由自主的升高

他曾經以為永遠失去的巴奇現在就躺在他的左手邊
失而復得的溫度因為同睡一張單人床而更加清晰
他可以清楚的聽到巴奇淺淺的呼吸聲

史蒂夫的家裡只有一間臥室,他原本就獨居所以也只有單人床
所以巴奇回到他身邊之後,他們兩個大男人理所當然的就必須擠在一張單人床上
但是史蒂夫並不介意,甚至可以說是很享受現在的狀況

像現在這樣緊貼著巴奇一起入眠對史蒂夫來說曾經是種奢望
但如今巴奇每晚都睡在他身旁,近得幾乎肌膚貼著肌膚
兩人之間的距離就只有一片薄薄的被單
巴奇沒有針對這件事做出任何抱怨或不滿
所以史蒂夫原本有想過換張雙人床的念頭就一直被擱置下來

感覺到身旁的人翻了身震動著床墊,史蒂夫轉頭望過去
原本背對他的巴奇轉了過來,雙眼緊閉,仍在熟睡
看著巴奇緊閉的雙眼上長長的睫毛跟微翹的雙唇
忍不住嘴角的微笑,史蒂夫的心中一片安寧祥和

29. 幻想

「…巴奇,你有沒有試過…想像曾發生過的事在我們做了不同決定時會有怎麼樣的發展?」

與巴奇一起躺在床上,史蒂夫突然開口問,巴奇沒回答,史蒂夫也只是自顧自的說下去:「我每晚都在想,如果當初我做了不同的選擇,你的人生是不是可以少了許多苦難?」

側過臉在黑暗中與巴奇相望,史蒂夫開始將自身所幻想過的可能性說給巴奇聽:「比如說,如果當初我沒有接受血清實驗,我應該會留在布魯克林,接到你的陣亡通知書,為你的死亡而哀傷的時候你卻正在九頭蛇底下承受難以想像的折磨。」

巴奇還是沒回答,史蒂夫望著天花板繼續說道:「或者,如果當初我跟你一起摔下火車,我們可能一起被九頭蛇改造成資產,即使如此至少我們在一起,我可以替你分擔一半的苦難。」

巴奇還是什麼表示都沒有,沉默了幾分鐘後,史蒂夫再度開口:「…如果當初我認為你沒死,想辦法到處去找你,你是不是就可以少受折磨?」

「…別想了」一直默默聆聽史蒂夫敘述著的巴奇終於開了口,淡淡的說道:「已經發生過的事再想也沒有用…你已經做了最好的選擇了,史蒂夫…你救了我,這樣就夠了。」

史蒂夫心痛又欣慰的閉上了眼,轉過身去,緊緊摟住了巴奇。

30. 淚

聆聽著史蒂夫壓抑的呼吸聲,巴奇背對著史蒂夫假裝自己在沉睡。

他知道史蒂夫正在望著自己的背影安靜的落淚,但他只是保持沉默。有些傷太深太久,就算造成那道傷的巴奇本人出聲安慰或勸說都無法撫平。

巴奇重新回歸之後史蒂夫一直都想在巴奇面前表現的像個成熟穩重的保護者。明明內心未癒的傷口仍在滴血,明明比誰都想要為失而復得的喜悅痛哭的他卻抱著巴奇柔聲安慰。

巴奇比誰都了解那種堅持,因為他自己也是,不論何時巴奇總想在史蒂夫面前維持可靠兄長的形象,用全心全力去保護他、支持他,絕不肯輕易的表現出脆弱的一面。

所以巴奇並不說破,他只是一直在等待,等待史蒂夫願意將內心的傷剖開來給他看的那一天。

巴奇知道自己會怎麼做,他會將自己的傷疤也毫不掩飾的全部展現給史蒂夫看,他會細心的替史蒂夫每一個傷止血,塗上傷藥。然後他也會讓史蒂夫替自己療傷,傷痛終結時他們會緊緊擁抱在一起痛快的哭上一場。

在那一天之前,巴奇會很有耐心的等待。

 

文章標籤

盾冬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