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戰日更盾冬練筆百題31~40題
1~1011~2021~30

時光飛逝,轉眼10天又過了...
話說這一組的題目都很好寫也很難寫啊……

 

___

 


31. 回憶

一手放在下巴上,巴奇心不在焉的聽著餐桌對面的史蒂夫訴說他們以前的回億,但無論史蒂夫說的再生動,怎麼樣巴奇就是想不起來,越是想不起來就越煩躁,但看史蒂夫講的興高采烈的又不忍阻止他繼續往下說,所以他下意識的將所有不滿的情緒發洩在食物上。

用左手將晚餐的烤雞撕成一條條,再用叉子把雞肉絲跟馬鈴薯泥混在一起攪成雞肉泥,史蒂夫看著巴奇的晚餐被他自己弄得像是嬰兒的斷乳食,就是不吃下去。

一看到巴奇面前被攪得稀巴爛的食物,史蒂夫馬上理解到巴奇心情不好了,都是因為自己沒顧慮到巴奇的心情,只是自顧自的回憶對方並不記得的他們的過去。

即使腦中失去記憶,但巴奇身體的習慣卻還留著,巴奇也許自己沒注意過,但從小他只要吃飯時有不開心或煩惱的事,他就會無意識的把食物搞得稀巴爛。

史蒂夫從沒對巴奇提過他的這個習慣,因為這是史蒂夫用來判斷巴奇心情好壞的標準之一,要是巴奇學著抑止的話。對史蒂夫來說會有些不便。

「……巴奇,等下吃完飯我們來看看上次布魯斯推薦的的十二怒漢吧?」

想到這裡,在心裡暗罵自己,史蒂夫不露聲色的改變了話題。
巴奇停下攪爛食物的動作,抬頭看了史蒂夫一眼,然後點了點頭,終於吞進他今晚的第一口晚飯。


32. 釘書機

啪唧、啪唧。
史蒂夫坐在客廳沙發上,看著身旁的巴奇不停的按壓著手中的釘書機發出啪唧啪唧的聲響。他並不是在用釘書機釘什麼東西,他就只是按壓著釘書機,然後看著隨著每一次壓按後掉出的訂書針掉入放置於下的垃圾桶。

啪唧、啪唧。
釘書機的聲音響在毫無其他聲響的客廳顯得格外刺耳,但是史蒂夫只是目不轉睛的盯著巴奇的動作。這是巴奇在練習左手的施力,用左手要如何維持適當的力道對現在的巴奇來說是最重要的課題之一。

啪唧、啪唧。
史蒂夫面露微笑的看著巴奇認真專注的按壓著訂書機,與剛開始練習時捏壞了無數個釘書機的時候相比,巴奇已經練習的很完美了。

「很棒,巴奇,今天練習到這裡就好了。」史蒂夫一手覆上巴奇的手對巴奇柔聲說道。

巴奇望了他一眼,停下動作將釘書機放到桌上,伸了伸懶腰,伸手撫摸史蒂夫的背低聲說道:「我還要再練習幾天直到確定不會再傷到你。」

史蒂夫繞到自己背後握住巴奇的手,想起巴奇會開始練習左手控制的起因。幾個禮拜前,他們再會後第一次上床。由於兩人都太過投入,巴奇忘情之下原本就難以控制的左手硬是在史蒂夫背上留下了血肉模糊的印子。

在那之後心疼又自責的巴奇就開始了天天練習如何控制金屬左手力道的生活。雖然史蒂夫並不在乎那點傷,但是巴奇會難過,所以在那之前史蒂夫也只是在一旁陪著巴奇。


33. 目光

巴奇知道史蒂夫一直在凝視著自己。不管他在做什麼,是正在吃飯、正在刷牙還是正在看電視,他都可以感覺到史蒂夫的目光是那樣炙熱的望著他。

他每次一轉過去對上史蒂夫的眼神,對方就會朝自己露出微笑,這讓巴奇很困擾,因為他只要一看到史蒂夫的笑容就會口乾舌燥、心跳加速、臉頰躁熱。

巴奇不懂自己為何會這樣,他不知道過去的那個被遺忘的自己是否也曾經對史蒂夫有過同樣的感覺,但是記憶中他從未對任何一個人產生過這種感情,他思考著為何史蒂夫要一直看著他,一直對著他笑。

終於,在某一次史蒂夫又盯著他笑時,巴奇忍不住開口問他。

「那是因為……」史蒂夫的笑容顯得有些緊張,他的臉紅通通的,原本直視著巴奇那如火炬般的目光游移了一會,最後還是定在巴奇臉上,他誠懇望著巴奇,開口認真的說道:「我愛你,巴奇。」


34. 擁抱

握緊了顫抖的雙手,史蒂夫在心裡要自己冷靜些不要太激動以免嚇到或甚至更糟,傷到巴奇。

但另一個聲音又在他的腦海中浮現。站在眼前的是他曾經以為失去了,但其實還活著的最要好的朋友、他最重要的人、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巴奇。

要他如何不激動?他沒有當場衝過去抱起巴奇歡呼或者痛哭已經是自制力全速運轉的表現,因為坐在病床上的巴奇是包紮著繃帶遍體麟傷的狀態。因為他記起了自己,因為他穿過了不知多危險多困難的重重阻礙逃離九頭蛇跟神盾局的追殺才來到史蒂夫的面前。

而史蒂夫什麼都沒能替巴奇做到,但巴奇仍然對他露出溫暖的笑容,朝他張開雙手,輕聲說道:「不來給好久不見的哥們兒一個擁抱嗎?」

史蒂夫猶豫著伸出手,搖搖晃晃的走了過去,在床邊跪了下來緊緊擁抱著巴奇,感受著他的體溫跟心跳,史蒂夫的眼淚終於忍不住奪眶而出。


35. 熱情

臥室昏暗的燈光中浮現著兩個緊貼糾纏的人影,史蒂夫覆在巴奇上方,吻著他的唇、他的臉、他的脖子、他的胸膛。執拗的在巴奇泛著紅潮的肌膚上留下了一個又一個印記。

每印上一個,史蒂夫就滿心歡喜的感受到身下這個因他的佔有而顫抖呻吟的人是屬於他的,巴奇是只屬於他的,他低頭望著那全世界最美好的存在,他發誓他會好好的愛他,絕不會再讓任何人事物奪走他。

而巴奇也伸出手擁抱著史蒂夫,抬起自己的身體努力的迎合史蒂夫對自己所做的每一個愛情表現,他愛死了史蒂夫帶給他的快感,他會在每一次史蒂夫撞擊至最深處時毫不遮掩的將淹沒他全身上下的快感轉化為高亢的尖叫呻吟。

他們熱情的索求著對方,除了愛情還有更深的無可分離的執著,兩人結合在一起的肉體幾乎沒有任何空隙,就像是想要將彼此分離多年無法碰觸到的時間彌補回來。

當情潮來到巔峰時兩人只是緊緊的擁抱著彼此,等待空白的時間過去後,他們交換了一個輕柔猶如羽毛撫過般的吻,滿足的微笑著。


36. 星空

跟巴奇牽著手在夜晚的街道上散步,一陣清風吹過,前幾個禮拜空氣中還有的燥熱已然散去,這幾天已能清楚的感受到秋夜的涼意。

握著巴奇的手,史蒂夫抬頭望向黑暗的夜空,城市中的天空看不見星星,就連月亮都被雲層掩蓋著,跟七十年前的天空完全不一樣。

那時的天空是那麼的清澈,星星很亮,即使是遠在異鄉的戰場上也能清晰的看見無盡的黑暗中閃爍的星光。他們曾經望著那彷彿伸手就能觸摸到的滿天星空聊起兒時的過往與將來的夢想。

「你知道嗎?就算分隔兩地,只要我們都在北半球只要抬起頭就能看到同樣的星空。」

即使經過那麼多年,史蒂夫依然還能清楚的想起巴奇笑著那麼說時臉上的表情以及眼中彷彿閃耀著星光的光采。

加強了手上的力道,史蒂夫轉過頭望向巴奇,他也正好轉過頭來,美麗的藍眼中依然閃爍著光芒。


37. 夜

就像黑夜中的北極星,那個擁有柔和金色光芒的男人是黑暗中僅有的一道光明。即使在無盡的黑夜中也指引著冬兵往前走,不論前方有多少苦難他都毫不畏懼,他就只是朝著模糊的記憶中唯一清晰的那個人影伸出手。

「……巴奇?」

一個帶著睡意的溫暖嗓音從冬兵的上方傳來,接著是被健壯結實的體溫包圍的溫柔感覺,冬兵眨了眨眼,抬頭往上看,黑暗中一雙閃著光芒的藍色眼眸正帶著笑意的望著他,那頭耀眼的金髮現在亂七八糟的躺在枕頭上。

「沒事,我在這裡……安心睡吧……」

男人低聲的說著,厚實的手掌輕柔的撫摸著冬兵的背,緩慢而令人安心的節奏讓冬兵逐漸回過神來。不,他現在不再是冬日士兵了,他現在是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是巴奇。

「……史蒂夫……」巴奇低聲喚著這個將他從無盡黑夜中拯救出來的男人的名字。

「嗯?」手上依然溫柔的撫摸著巴奇的背,史蒂夫的聲音溫柔而低沉,巴奇忍不住縮到他的懷中,緊緊擁抱著他的腰,不停的小聲呼喚著這個帶給他安全感跟溫暖的男人。

「史蒂夫……」

而史蒂夫只是輕輕地撫拍著巴奇的背,柔聲的說道:「我一直都在這裡。」


38. 孤寂

輕輕拍著巴奇的背,直到感受到巴奇全身緊蹦的肌肉都放鬆,呼吸也平穩均勻,看上去安心的熟睡著,史蒂夫才暗暗的鬆了一口氣。

他望著巴奇安心的窩在自己懷抱中的睡臉,臉上不禁浮現出笑容。自從巴奇跟著他回來並同居後,史蒂夫很快的就發現了巴奇極度不安全感的一面。而這一點其實史蒂夫也跟他一樣,都會在半夜時驚醒直到確認身旁睡著的人的心跳與體溫才能安心。

畢竟他們身旁為對方保留著的本該親密無間的位置因命運的捉弄,不得已的空缺了好幾十年。史蒂夫在失去巴奇不久後就被冰凍,直到解凍後與巴奇再會為止也不過短短的幾年光景,他的孤寂相對於這七十年間不斷重覆冰凍與非本意的殺戮的巴奇的悲慘遭遇,根本不值一談。

在史蒂夫凍在冰中毫無知覺時,巴奇正處於無窮無盡的孤寂中,他根本不敢想像巴奇經歷過怎麼樣的痛苦才終於走到重獲自由這一步。

史蒂夫只能安靜溫柔的陪在巴奇身邊,用兩人的體溫來彌補失去的光陰及消去多年來的孤寂。


39. 寒冬

一高一低的兩個人影緊貼著彼此走在放學的路上,巴奇看著路邊的枯枝跟灰矇矇的天空呼著白霧,像是在喃喃自語又像是對著身邊的史蒂夫說道:「最近好冷……」

史蒂夫望著巴奇被凍的紅通通的臉頰跟鼻尖,再順著他的視線看向路邊蕭瑟的風景回道:「嗯,冬天快要到了。」

「冬天啊……」巴奇皺皺鼻子看向史蒂夫,內心浮現出憂心與煩惱。巴奇個人並不討厭冬天,但是對眼前這個瘦弱的彷彿風一吹就會倒的金髮男孩來說,每年嚴寒的冬天簡直就像要了他的命,而且史蒂夫已經沒有家人了,巴奇實在放心不下一個人住的史蒂夫。

想到這裡,巴奇笑開了嘴:「我今年也會去找你玩的。」史蒂夫望著巴奇,有些好笑又有些感動的回道:「你這幾年冬天都來我這裡一住就是好幾個月,你家人不會擔心嗎?」

巴奇挑起眉一臉你在說什麼鬼話的表情看著史蒂夫說道:「你在說什麼?是你耶,他們只會要我好好照顧你!」

望著巴奇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史蒂夫壓下感激的心情低聲回道:「……謝謝你,還有願意讓我獨佔你整個冬天的你的家人。」

「少來,哥們之間道什麼謝?更何況是我自己要去的。」巴奇邊笑邊搭著史蒂夫的肩大力的揉了幾下。

「巴奇……那我們來談談該準備什麼吧?」

「哈哈,過冬前的準備嗎?」

「總得預防要是下大雪出不了門的狀況。」

「說得也是,想想前年我們還差點餓死在家裡。」

「那是因為巴奇你提前把我準備好的食糧都吃掉了!」

「沒辦法,我比你大嘛,消耗的活動量也比較大。」

跟巴奇你一言我一語的鬥著嘴,史蒂夫忍不住在心裡想著,他喜歡冬天,因為這是他一年之中可以獨佔他摯友的季節。他怎麼也不可能想像得到,幾十年以後,他的摯友會頂著寒冬的稱號出現在他面前。而現在,他只是讓巴奇搭著自己的肩,兩人雀躍的聊著今年冬天要來做些什麼好玩的事。


40. 雪

在一片白茫茫的世界裡,史蒂夫跟巴奇面對面牽著手站在雪地上。

「我又回來了,你開心點嘛。」望著史蒂夫沉重的表情,巴奇只是輕輕微笑。

但史蒂夫不只沒開心,反而皺起眉,沉聲道:「他們又讓你去做什麼了?」

「……也沒什麼,你知道的就是那些陰謀暗殺什麼的……」巴奇裝做若無其事的話被史蒂夫打斷,他伸出手撈起巴奇垂在眼前的及肩長髮,心疼的說道:「每次你回來頭髮又長了些,臉也更加憔悴……」

「沒事的……」巴奇握住了史蒂夫的手,輕聲安慰。

撫摸著巴奇冰冷的臉頰,史蒂夫整張臉都扭曲起來,痛苦的自責道:「對不起!巴奇!我沒辦法救你!只能一直待在這裡什麼都沒能幫你做到!如果我早知道你在九頭蛇那裡我就不會讓自己跟飛機一起摔到冰洋裡……!」

伸出手遮住史蒂夫激動的話語,巴奇輕輕的搖頭,笑著說道:「這樣就很好了,只要我知道你還活著……只要我回到這裡就可以看見你,再怎麼樣我都可以挨過來。」

「巴奇……」

「你知道我在這裡看見你時多難過多開心嗎?」巴奇回想起當他在被關進冷凍艙之後與史蒂夫在這片冰天雪地中再會時的場景,眼中滿是溫暖的感情。

「但是我也盼望有一天我回來看不見你,代表你不再被冰凍。」

「那我一定會想辦法救你的,一定!」

「我知道你一定會。」看著史蒂夫堅定的宣告,巴奇臉上浮現出信賴的微笑。

在九頭蛇例行的資產檢驗途中,一名金髮的研究員在看到冷凍艙內的冬兵後,張大雙眼有些不可思議的問道:「嘿……你說他會作夢嗎?」

「作夢?資產會作夢?」另一個黑髮的研究員對他的說法嗤之以鼻,甚至用指節敲了冬兵面前的強化玻璃,可笑的說道:「別說作夢,被冰在冷凍艙裡的腦子根本不可能有作用,有時間胡思亂想不如去如何更有效率的讓他不會那麼快就再度失控。」

「我知道。」金髮的研究員應了一聲,在黑髮研究員搖著頭走到另一邊時再度看向冷凍艙中一如往常安靜的閉著雙眼,沉睡在冰中的冬兵。但他真的覺得剛剛好像看到冬兵嘴角牽動了一下,就像在笑一樣。

冬日士兵在冷凍艙中夢著雪地,在遙遠的寒冷海洋下,睡在冰中的史蒂夫也正在做同樣的夢。

幾十年後的某一天,巴奇回到了那片雪地中,卻不見史蒂夫的蹤影,他心裡除了惆悵外還有更多的欣慰,他知道有人把史蒂夫從冰冷的海洋中拯救出來了,他相信總有一天一定可以跟史蒂夫再會。

兩年後,他們終於在現實中重逢。

 

文章標籤

盾冬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