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上午在LOFTER被點的梗XD

@更醬
吧唧的胳膊被妮妮升级改造后被恶趣味的加上了掌心炮,吧唧因此和大盾发生的故事,比如在做爱做的事情的时候,恩~【阴险笑】


那麼有趣的梗被我寫得不好玩還請見諒><
惡搞向OOC請注意

 

___

 

「東尼史塔克。」

史蒂夫站在東尼面前微笑著,聲音卻不自覺的透露出一股殺氣。

面對眼前這個害得他們家半毀--那也就算了,讓史蒂夫負面情緒爆發最重要的原因是巴奇因此離家出走已經兩天不見蹤影--的罪魁禍首,他真的是用了四倍自制力在壓抑住自己,以免出手掐住,或者更嚴重,扭斷東尼的脖子。

「你一定知道巴奇的所在,我相信你在巴奇的左手上加裝了那麼多無用又該死的功能,肯定也包括了定位系統。」雖然掛著笑容,史蒂夫的聲音聽上去卻冰冷帶刺,並難得用上了不雅的語彙。

面對殺氣騰騰的美國隊長東尼卻是一身輕便的家居服。他非常清楚史蒂夫沒衝上來先揍他一頓正是因為他沒穿上鋼鐵盔甲,現在只是個普通人,美國隊長再怎麼生氣基本上是不對一般人出手的,要是他穿上鋼鐵盔甲大概就等著被開罐頭。

「有是有,只不過我不能透露給你知道。」東尼保持著一貫的輕挑態度說完,在看到史蒂夫的笑容消失後,補上一句,「巴奇比你早一步來找過我,他說要是我敢透露一字半句,他就把自己左手扯斷,再也不出現在你面前。」

一聽到東尼的話史蒂夫臉色立刻沉了下來,殺氣也轉換成憂傷的氣團。

看著臉色難看的史蒂夫,東尼良心有那麼一點點不安。他一開始只是基於好心,多一點功能也算是加強巴奇的防衛能力,對吧?……好吧,他承認他更大部分是因為好玩的心態,於是東尼在替巴奇定期維修金屬左手時偷偷安上了跟他的鋼鐵人手掌一模一樣的掌心炮。

東尼有點後悔他沒跟他們兩人提到這一點,他應該至少提醒他們一下的。因為他設定那個掌心炮只有在巴奇遇到生命危險或是身體感到異常疼痛時才會自行啟動,他原本的設想是當巴奇陷入危機時掌心炮會適時發動拯救巴奇,然後他就會在收到史蒂夫跟巴奇的感激與佩服後酷酷的說一聲:「這不算什麼,舉手之勞而已。」

但是他忘了史蒂夫跟巴奇是一對情侶,情侶會做的事,有一項是有可能會伴隨著疼痛的。當然,會痛到讓小星星--東尼擅自給巴奇的左手所取的暱稱--自動發射掌心炮,要不是他們玩得很激烈,就是隊長的技術太差。而東尼理所當然不覺得美國隊長會有玩SM的念頭,那麼真相只有一個。

「隊長,一定是你技術太差,讓巴奇太痛以至於小星星以為主人有生命危險,才會啟動掌心炮,所以說九十幾歲的老處男做愛技巧就是糟糕。」東尼想到這裡,不小心就這麼把心裡的話說了出口。

下一秒鐘,美國隊長氣極反笑的發出一聲冷笑,緊接著拋出盾牌很精巧的避開了東尼把他的會客室砸得稀巴爛,頭也不回的走出會客室。

滿心忿忿的走出大門後,史蒂夫一想到巴奇,原本不爽的情緒逐漸被擔憂跟自責所取代。史蒂夫承認他的技巧不好,因為他的對象自始至終都只有巴奇,無從練習技巧。從第一次一直到現在每一次的性愛都多虧巴奇充滿愛心的包容。

發生了那種天大的羞恥意外,但史蒂夫只在乎巴奇。為了讓巴奇回來不會再次受到刺激,史蒂夫第一時間就請工人來修理房間,請款當然是屬名東尼史塔克。但是巴奇本人不回來一切都沒有意義。

史蒂夫有自信巴奇是愛著他的,所以他並不認為巴奇會就這樣一去不回,但是這一去要多久才會回來史蒂夫一點概念都沒有,而且他很擔心巴奇,不知道他有沒有好好吃飯,有沒有休息的地方。

巴奇,你現在到底在哪裡?史蒂夫內心不安又擔心的騎著重機四處尋找巴奇的蹤跡。

他並不知道他剛剛跟他的巴奇只隔著幾層樓,他要找的人其實一直都在史塔克大樓裡。

 

在史塔克大樓第38層樓的一間廣大的客房裡,巴奇橫躺在高級沙發上,左手原本該有的部分空蕩蕩的,完好的右手在PS Vita上時不時的按壓著。

「巴恩斯先生,羅傑斯先生剛才從大門口心情沉重的離去。」賈維斯的聲音在房中響起。

「史塔克沒透露我在這裡吧?」巴奇只用右手靈活的玩著PS Vita頭也不抬的回問。

「是的,Sir什麼都沒說。」

「很好,記得跟史塔克說快一點處理好。」

「是。」賈維斯說完,室內只剩下從遊戲機中傳來的音樂與音效。

巴奇的左手正跟東尼一起待在他的研究室裡,等待東尼把所有不必要的功能卸除掉。

只要一回想起當時發生的荒唐經過巴奇就覺得非常的丟臉與憤恨,他不會那麼輕易原諒始作俑者的東尼,還有讓他陷入那種窘境的史蒂夫,雖然史蒂夫也算是受害者。

史蒂夫總會在他們做愛時咬他的脖子,特別是高潮的時候,雖然巴奇本身也不能說抗拒,或者可以說他其實很享受那種被史蒂夫侵食的感覺。不過就算心裡那麼想巴奇肉體上的求生本能還是啟動了。

那時候,在史蒂夫頂至最深處,並用力咬住了巴奇的脖子的同時,從頸項間被咬破的傷口中流出的鮮血帶來的血腥味,以及全身上下伴隨著巨大的快感襲捲而來的強烈並尖銳的疼痛,所有超載的感官體驗使得高潮中的巴奇腦袋陷入一片空白。

當他在模模糊糊中感覺到自己的左手突然產生一股龐大的熱能時,他只來得及將左手從史蒂夫背上移開,對著門口的瞬間掌心炮就發射了。

在巨大的亮光與聲響之後,他們的房間跟客廳被開了一個大洞,在兩人還沒從驚嚇與震撼中回過神釐清到底怎麼一回事前,短短幾分鐘內神盾局的特工就出現在門口,目瞪口呆的看著全裸的美國隊長壓在全裸的冬兵身上的畫面。

巴奇雖然被史蒂夫遮住了大半個身體,而且基本上大家都知道他們是一對情侶,但是不論怎麼說這都是一件相當……不,應該說非常羞恥的事。

腦袋陷入一片混亂跟羞憤難當的狀態之下,巴奇不顧他還插在自己身體裡,用力一把推開史蒂夫,咬牙忍痛披上床單就衝出了家門,雖不至於成為新聞頭條,但要不是神盾局硬是壓了下來,巴奇披著床單在紐約街頭狂奔的畫面恐怕早就是大八卦了。

還好他畢竟是冬兵,很快就冷靜下來隱藏住自己的行蹤,偷了幾件衣服後潛入史塔克大樓,差點一槍斃了東尼。還好理性制約了巴奇,要是他斃了東尼,誰來幫他解決左手的問題?

「該死!」那種羞憤的情緒又湧上心頭,讓巴奇不小心太用力又徒手捏爆了一台PS Vita,還好他沙發旁還有一整箱的PS Vita,他順手將那台被捏爆的PS Vita丟到一旁的垃圾箱裡,伸手到箱子裡又拿起了一台,所有遊戲都是下載版的所以就算捏爆了再重新下載即可。

這些當然全部都是東尼出資,巴奇在史塔克大樓居住時的食衣住行育樂全都算在東尼史塔克的頭上,反正對東尼來說也不痛不癢,所以巴奇很不客氣的選擇了最貴最高級的東西,不管是衣服還是食物,以前顧慮到史蒂夫的銀行帳戶而不曾開口的什麼松露、鵝肝醬魚子醬,都是巴奇這幾天的點心。

就連咖啡都是巴奇透過賈維斯下單訂購來自肯亞的AA級的空運咖啡豆,現磨現烘現沖。反正東尼史塔克那麼有錢,一口上萬的咖啡對他來說只是九牛一毛而已,更何況這是東尼應該付出的精神賠償。

巴奇一邊想,飲了一口咖啡,繼續將注意力放在手上的PS Vita上。

三天後,東尼終於把所有他未經巴奇同意擅自安裝上的各式功能卸除的一乾二淨,巴奇才滿意的放過東尼一命,回到一個禮拜沒回去的家裡。

當他打開門時,房內一片黑暗,已經找巴奇找了一個禮拜的史蒂夫面容憔悴形容枯槁的坐在重新裝潢好的客廳沙發上,抬起頭,與巴奇的視線相交。

「巴奇……」當發現來人是巴奇時史蒂夫臉上散發出光采又驚又喜的望著他這一個禮拜來朝思暮想的人,喊著對方名字的聲音竟有些顫抖。

看著史蒂夫一臉憔悴,甚至連鬍渣都沒刮的模樣,巴奇不禁心下一陣憐惜跟自責,他看起來那麼糟糕都是因為自己放他一個人。一想到這裡巴奇趕忙走到史蒂夫身邊抱住他輕聲說道:「對不起……我回來了。」

史蒂夫緊緊的擁抱住巴奇,感受他好久沒接觸到的體溫,許久未曾嗅到的氣息,低聲念著:「回來就好……」史蒂夫沒問這幾天巴奇去了哪,他不在乎,重要的是巴奇又回到他的身邊。

史蒂夫撫摸著巴奇的左手,在史蒂夫還沒開口問之前巴奇就主動開口告知:「我已經找史塔克處理過了,現在一切都恢復正常了。」

說著,巴奇將左手覆在史蒂夫的臉上,史蒂夫跟著將手掌覆在巴奇的手背上,兩人無言的對望了一會,史蒂夫突然一把將巴奇拉到沙發上,並俯身吻住了巴奇的唇。

巴奇熱情的伸出舌頭回應著,抬起雙手環抱住史蒂夫的背,兩人熱中於彼此交纏的唇舌。

兩人熱情的吻了一會,巴奇的左手突然發出啪擦一聲,驚訝的兩人同時停下動作,僵硬的看向巴奇左手上臂發出聲響的部分,只見上面突然射出一道光芒,在天花板上投射出影像,映照出兩個赤裸的男人彼此交媾的畫面。

巴奇跟史蒂夫呆若木雞的仰望著天花板上的色情畫面,就在他們兩人僵在沙發上時忽然有聲音從巴奇的手上傳來,那是東尼的聲音,帶著戲謔的語氣說道:「這是我送給你們的禮物,好好的觀摩一下以加強隊長的性愛技巧,別太感謝我。」

兩人沉默了幾秒鐘。

「東尼史塔克---!!!」氣得渾身顫抖的巴奇跟史蒂夫同時破口大罵。

「哈啾!」坐在才剛從之前被史蒂夫破壞的狀態下重新復原的研究室內,東尼打了個大大的噴嚏,從小笨笨手中取過面紙,擤了一下鼻涕,自言自語的說道:「誰在想我?太有魅力也真是種罪過。」

距離美國隊長跟冬日士兵衝進來再次搗毀東尼的研究室還有半個小時。

 

 

 

 

___

 

最後那個是東尼設定成只要巴奇腦內分泌苯乙基胺(一種動情時會分泌的腦內激素)以及心跳達到一定數值就會自動播放XD

另,不重要的裏設定:左手是小星星,盾牌是大星星(毆

 

    文章標籤

    盾冬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