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是手銬的PWP!

剛開始巴奇跟史蒂夫是雙向暗戀,不過很快就被戳破了XD
有科學組跟神兄弟出沒跟少許暴力
暴力的部分請先看以下的概念塗鴉

 

 

概念塗鴉XD

HC001  

__

HC002  

__

HC003  

大概就是這樣的故事,能接受再往下看吧XD

 

___

 

 

  「詛咒?」東尼史塔克跟布魯斯班納用著不可思議的語氣異口同聲的問道。

  坐在他們對面的史蒂夫羅傑斯無奈的苦笑著點了點頭,然後看向坐在他左方的巴奇巴恩斯,而巴奇的眼神不跟任何人接觸,只是皺著眉看向旁邊,臉上表情很不高興。

  「你是說你們現在手上的手銬不是因為你們的閨房情趣,而是任務處理時失誤被銬上而且還是什麼被詛咒的手銬?一般的鑰匙解不開?」

  東尼邊問,眼神直盯著史蒂夫的左手腕跟巴奇的右手腕上銬著的一付金屬手銬,型式是很舊型的手銬,鈍色的外觀看上去有相當的歲月。除了舊了些以外,怎麼看都只是普通的手銬。

「當然不是,我們只是普通朋友。」嘴上正經八百的那麼說,但史蒂夫看著巴奇的眼神中盡是旁人瞎了眼也看得出的情愫。而巴奇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一直不肯跟任何人視線相交,但他的手很自然的與史蒂夫相觸,以曾經的冬兵來說這就足以代表著史蒂夫對巴奇而言是非常特別的存在。

  與東尼互望一眼,決定暫時不針對除了本人以外全世界都知道他們暗戀彼此這件事發表言論,布魯斯將視線移到困擾著演前兩位超級士兵的手銬上,略帶遲疑的開口:「……所以,你們不小心被手銬銬住解不開而過來尋求幫助?」

  雖說他們都親眼見證過『魔法』的存在,傳說中北歐神話的雷神索爾還是他們的同事,但是說到超自然現象,東尼跟布魯斯第一個反應還是--

  「恕我直言,但是這怎麼看都只是普通的手銬……」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布魯斯斟酌著用詞說道。

  而東尼更是一臉可笑的表情望著史蒂夫跟巴奇,攤開手擺出一副不以為然的模樣歪著嘴角說:「拜託,世界上哪有什麼詛咒。」

  史蒂夫還在煩惱該怎麼解釋他們兩人才會相信的時候,原本一直看著牆壁不說話的巴奇忽然將臉正面朝向布魯斯,抬起了被銬著的右手,接著將臉朝向史蒂夫,微微一笑,開口說道:「只要我看向史蒂夫……」

  「巴奇……」

  就在巴奇跟史蒂夫眼神相對的瞬間,巴奇突然表情大變,右手抓起史蒂夫的衣領,左手拼了命般的往史蒂夫的臉上招呼,拳拳到肉,發出了相當大的碰撞聲響。

  巴奇突如其來的攻擊行為讓東尼驚訝的大喊「巴奇?!」而布魯斯也瞠目結舌的望著眼前突然上演的單方面的暴力行為。

  雖然被揍得很慘,但史蒂夫並沒有反抗,反而是巴奇,手上狠揍史蒂夫的臉,但他自己卻一副很痛苦的模樣,一邊揍一邊困惑又難過的說道:「我只要一看到史蒂夫的臉手就會自動狂揍他……只要不看就沒事,但是只要一看到他就會突然很想揍他……」

  「隊長的臉都變形了……」看史蒂夫被揍得都噴出血來,東尼不由得抖了一下,忍不住替史蒂夫感到肉疼。

  難道真的有詛咒?看著眼前的暴力場面,布魯斯認真的思考了一會,開口問道:「你們可以再說更詳細一點嗎?」

  巴奇看向布魯斯的同時手上也終於停下攻擊,鼻青臉腫的史蒂夫用手背抹去鼻子跟嘴邊流出的鮮血,然後用手輕拍巴奇的手背安撫他的情緒,表示自己沒事不用自責後,才開始跟布魯斯他們說起事情發生的經過。

  事情要回到幾個小時前的一場任務。

  美國隊長跟冬兵一同執行護衛有組織要來搶奪的博物館秘密珍藏的任務。在與組織交手時巴奇不小心打破了收藏物品的玻璃盒子,雖然任務前尼克交代過千萬不可碰觸任何一樣物品,即使那樣東西再不起眼。然而巴奇當時並沒想太多,順手就撿了起來,當他撿起來時史蒂夫也正好趕過來,回過神來時兩人的手就銬在一起了。

  「所以果然是情趣……」東尼插嘴的話被巴奇一記白眼消滅在嘴裡。

  「我想巴奇跟我會不由自主的戴上去本身就是因為詛咒的力量。」史蒂夫說著,苦笑著回想起他才剛銬上就被巴奇揍的稀巴爛的痛苦回憶。說真的被狠揍一頓是很痛沒錯,但他不能忍受的是巴奇那自責的模樣。

  他們從博物館館長口中得知這付手銬是來自美國殖民之初的一座修道院,傳說中被詛咒的古物,由於長年以來一直都被鎖在玻璃盒子中,所以詳細的詛咒內容沒人知道,直到巴奇打破玻璃盒子為止。

  之後他們試了很多方法都沒有用,最終當機立斷跑來尋求東尼跟布魯斯的幫助。

  史蒂夫晃了一下與巴奇銬在一起的左手,說道:「雖然我們被銬在一起無法分開這件事沒什麼問題。」

  不如說可以一天二十四個小時都跟巴奇黏在一起根本就是得償你的所願吧。東尼這句話識趣的沒說出口。他可沒興趣在這種時候替互相暗戀的兩人代言。

  「但是我一看到史蒂夫就會揍他這點很糟糕。」巴奇接著史蒂夫的話,沉著臉低聲說道。

  東尼挑起眉將視線在兩人身上跳來跳去的問:「史蒂夫看巴奇沒有問題嗎?」

  「沒有。」史蒂夫望著巴奇的側臉,搖搖頭。他看巴奇的時候完全沒有任何異狀。

  「嗯……」布魯斯跟東尼對望一眼,將手交叉在胸前,垂著頭思考,不太有把握的說,「詛咒這種東西不是我跟東尼的能力範圍,這已經接近魔法了……說到魔法……」

  四個人同時間在腦海裡浮現了金髮碧眼的男神,並且同時大聲的喊了出來:「索爾!」

 

  *** *** ***

 

  洛基很優雅的坐在史塔克大樓最高級的酒紅色絨毛沙發椅上,半垂著眼看向眼前並肩坐在另一個三人座沙發上的史蒂夫跟巴奇,臉上掛著高深莫測的笑容。

  「這的確是詛咒,」洛基將視線移到手銬上。他不用碰觸就可以感受到從手銬上傳來很深的意念,「你們這些凡人能想到利用我哥哥來尋求我的幫助也算是有頭腦了。」

  坐在另一邊的沙發上,索爾雙手環在胸前,看著對面他一臉複雜表情的朋友們,再看向不知為何顯得很開心的洛基,臉上掛著笑容。

  他接到東尼他們發出的請求時正好在跟洛基說話,他即時原封不動一字不漏的將所有的事情通通說給洛基,因為他自認為關於魔法方面的能力他不如洛基,因此為了幫助朋友,他立刻就決定委託給洛基。

  這樣一來除了可以幫助友人以外,也可以讓洛基跟他的朋友們建立感情,一石二鳥多好?索爾想著,笑容滿面的望著他皮笑肉不笑的弟弟跟臉上無奈表情的朋友。

  洛基看了笑容可掬的索爾一眼,表情不顯眼的閃過一絲柔和,一邊說著:「看在我親愛的哥哥份上,我這次就大發好心的幫助你們。」一邊走到史蒂夫跟巴奇中間,伸出手輕輕碰觸了手銬。一會後臉上那彷彿寫著我正在想壞事的笑容更深了。

  「這詛咒挺有意思的……咒術是雙重的,銬著這一邊的,」洛基指著巴奇右手上的部分,「是憎惡的情感。」說著,又指向史蒂夫左手上的部分,「這邊則是愛戀的情感。」

  「愛戀……?」史蒂夫訝異的開口。

  「聽不懂嗎?所以說人類就是這樣蠢。」洛基從鼻子裡冷笑一聲,繼續說道:「被憎惡銬住的一方在看到另一方時會被憎惡的情感控制住,所以他會不由自主的施暴。同理可證,被愛戀銬住的一方會在看到另一方時產生深刻的愛戀。」

  「但是我什麼都沒……」打斷史蒂夫的話,洛基撐起下巴仰起頭不耐煩的說道:「那就代表你本來就對他有很深的感情,甚至凌駕於詛咒之上,所以你什麼變化都沒有。懂了嗎?凡人?」

  「咦……?」本來就有很深的感情?

  突如其來的衝擊真相讓巴奇忍不住看向史蒂夫,史蒂夫也看向巴奇,於是下一秒鐘史蒂夫就被巴奇揍倒在沙發上。巴奇看到史蒂夫紅腫的臉頰,急急忙忙將臉別開。

  史蒂夫在還沒來得及思考前嘴巴就自己開口說道:「我愛你,巴奇。」

  四周因這意外的告白而陷入一陣靜默。

  「……你非要在這時候告白嗎?」嘴裡嘟噥著,忍巴奇住望向史蒂夫的衝動,抬起頭將視線停留在天花板上,一方面是避免傷害史蒂夫,一方面當然是因為他臉紅得不能見人。他嘴唇動了一下,才小聲說道:「我也是。」

  看著巴奇紅透的耳根,雖然被揍的臉頰紅腫,嘴角還淌血,史蒂夫卻笑得非常開心。

  「恭喜你們。」索爾有些驚訝,但是他打從心底認為心意相通是件好事,所以他遲疑了一下,還是笑著鼓掌。

  「謝謝你,索爾。」笑著道謝完,史蒂夫將笑容收起,轉向洛基問道,「現在我們知道詛咒的性質是什麼了,你知道解除詛咒的方法嗎?」

  「哼,你以為我是誰,我當然知道。」洛基面露不悅,坐回沙發上,冷笑道:「只要你們性交就好。」

  「啊?性……」慢半拍才意會過來的史蒂夫瞬間臉紅,張大了嘴巴,半天說不出話來。巴奇也同樣的滿臉通紅。

  洛基指著兩人之間的手銬,不痛不癢的說道:「就像我剛才說過的,這個詛咒的性質還挺有趣的,不知道是誰做出的詛咒,總之只要受詛咒的雙方可以抵抗詛咒所帶來的憎惡感情彼此進行性行為即可解除。」

  巴奇沒能忍住看向史蒂夫,所以史蒂夫又被揍倒在沙發上,就幾下瞄到的史蒂夫傷勢的慘狀,巴奇心臟一揪,只要一想到那些傷都是自己造成的巴奇幾乎快哭出來了。無論如何他都得解除詛咒,他實在不想再讓史蒂夫受傷了,更何況還是出自自己的手,巴奇又氣又難過的握緊自己的拳頭。

  洛基看著眼前的景象,只是蠻不在乎的說道:「我並不在乎你們是什麼關係,要不要相信我也無所謂,我就把我看到的說出來,接著要怎麼做是你們的事。」

  要不是看在他哥哥答應一個月都聽他的話的份上,洛基可沒有閒情意致幫忙人類,還是反抗過他的。所以說他那個傻哥哥真的對人類太好了,為了眼前這兩個臉紅的像猴子屁股的人類,值得嗎?不過反正索爾都答應了,洛基現在已經開始想著各式各樣玩他哥哥的花樣。

  巴奇咬著牙,下定了決心。為了不會再因為看到史蒂夫又再次揍他,巴奇撕開自己的上衣,將布綁在自己的雙眼上,然後在史蒂夫訝異的「巴奇?」聲中抓起史蒂夫的衣領喊道:「我們回家!」

 

  *** *** ***

 

  因為巴奇矇著眼,所以一路上史蒂夫都小心翼翼的護著巴奇,而巴奇也不愧是冬兵,雖然難免有些跌跌撞撞,還是很順利的回到了兩人的家中。

  「巴……!?」一進到房間在史蒂夫還沒說完任何一個完整的單字前,巴奇就開始脫起了衣服,由於兩人單手銬在一起,所以一度有些困難,但好在史蒂夫即時反應過來,幫忙巴奇,在合作之下沒一會工夫兩人就全裸坦誠相見。

  巴奇遮住了眼睛看不見,史蒂夫可是看得一清二楚。他有些害羞卻又大膽的盯著巴奇那健美結實的好身材看。

  雖然看不見,但史蒂夫的視線已經炙熱到巴奇幾乎感覺得到的地步,巴奇忍不住側過臉背對著史蒂夫坐在床上,事到如今他才突然緊張了起來。史蒂夫撫摸著巴奇的手背,兩人沉默了一會,史蒂夫才慎重的開口問道:「……巴奇,真的可以嗎?」

  「衣服都脫了你還問?而且只有這個方法不是嗎?」巴奇雖然緊張還是逞強的大聲說道。

  史蒂夫握緊了巴奇的手認真的說道:「但我不希望我們之間是為了某種目的而結合的……我希望我們是兩情相悅。」

  沉默了一會,巴奇才小聲的嘟噥:「……我們是啊。」

 

 

 

 

 


___

 

不是卡肉喔,我已經寫完了,總計八千多字將近九千字
剩下的肉會放在12/13的CWT預定跟後山阿猴還有阿焍一起出的三人合同小料本裡
其實我是昨晚臨時受命亂入的,請叫我最佳救火員(毆
因為我猜拳猜輸了而且我還是最早寫完的所以變成我要負責宣傳了XD


以下是宣傳

小料本預定NT.50元、18頁,阿焍負責漫畫,我跟阿猴是小說
一人六頁左右,手銬主題的PWP本

目前預定只在CWT販售,有興趣的灣家朋友歡迎舉個手XD

 

文章標籤

盾冬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