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好的雙性肉
設定是冬兵之後的巴奇
裡頭充滿著我個人的萌點(還有大部分人的雷點XD)

巴奇一直都隱藏著自己身體某個部位異於常人的事實
在恢復記憶、史蒂夫向他告白之後,他終於下定決心對他最好的朋友坦承

就是一篇病病的、黑黑的、痛痛的、雷雷的、不科學的、毫無邏輯又不好吃的PwP
不喜歡的就不要點了,謝謝

 

__

 

史蒂夫羅傑斯深深愛著巴奇巴恩斯,早在他還是個病弱小個子的時候。

然而他並不想因此失去最要好的朋友,所以他一直不敢表達自己的感情,即使是在注射了血清,終於能夠和巴奇並駕齊驅的時候他也還是提不起勇氣。

直到巴奇摔下了火車後,他才無比的後悔。

所以當七十多年後他奇蹟似的再度與巴奇重逢之後他在心底暗暗對自己發誓,他這次絕對不會再錯過。

在巴奇恢復記憶之後,史蒂夫很快就告白了,他與巴奇一同坐在沙發上,慢慢一點一滴的對著巴奇傾訴了自己隱藏了七十多年的情感。

聽了史蒂夫的告白之後,巴奇垂下頭沉默不語了很久,而史蒂夫雖然緊張得心臟跳得很快,但並沒有不安。

「無論如何,我們都還是最好的朋友,就算你無法接受我的感情,我也永遠都會站在你身邊陪著你。」

他心想,不管巴奇是接受也好,拒絕也罷,他只是不想再讓自己後悔。

「……所以,你想跟我做愛?」巴奇抬起頭望著史蒂夫,藍色的瞳孔閃耀著異樣的光芒。

「巴奇?!」沒想到巴奇會那麼直接的反問,史蒂夫措手不及之下,臉不由自主的紅了起來,但還是決定老實的回答,「呃……嗯,是的,我想跟你……做愛。」

巴奇盯著史蒂夫看,眼神流轉,最後像是下定了決心,低聲說道:「我們進房間。」後站起身往房間走去。

一直到跟著巴奇走進臥室裡時,史蒂夫都像是走在雲上般地不真實,他真的沒想到事情會進展得那麼快,他該不會是在作夢?。

邊不安的想著,史蒂夫轉身關上了房門。正要轉回頭時,突然聽到身後巴奇低喊了一聲:「不要動。」

「……巴奇?」

「在我說好之前,不要回頭。」

雖然內心裡充滿疑惑,史蒂夫還是點了點頭,選擇遵循巴奇的要求將手從垂下放到自己的身體兩側,安靜的看著門板。

一會之後,只有兩人呼吸聲的房間裡響起了衣物摩擦的聲響,從史蒂夫身後傳至他的耳裡。

他的身後只有巴奇,所以這個聲音這代表巴奇正在……想到這裡,史蒂夫突然感到心臟狂跳,他試圖阻止自己去胡思亂想,但是暗戀多年的對象就在身後,他很難不去想像。

特別是在他聽到了布料被丟到地上的沉悶聲響之後,想像力更是不斷擴大,直到巴奇的呼喚打斷了他的妄想。

「……好了,」深呼吸一口氣後,巴奇聲音帶著不安,甚至有些顫抖的開口:「你轉過來。」

巴奇的不安也影響到了史蒂夫,他同樣做了個深呼吸後才轉了過去。

映入眼簾的畫面讓史蒂夫感受到了強烈的衝擊。

巴奇正坐在床上,雙手往後撐著,張開他那修長結實的雙腿面對著他,一絲不掛。

乍然見到暗戀多年的對象全身赤裸的出現在眼前,那種衝擊性幾乎讓史蒂夫心臟剎那間緊縮起來,呼吸就像是暫時停止了,好一會才恢復。

「看著我……」但巴奇臉上的表情繃得很緊,像是要壓抑住所有情緒似的直視著史蒂夫,「看我這裡。」

「巴奇……?」

在明亮的燈光下,史蒂夫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坐在床上叉開了雙腿的巴奇的下身,毫不遮掩的展示在他眼前。

他不禁心跳加速,滿臉通紅的順著巴奇的手勢往下看。

眼前的景色讓他僵住了。

在巴奇屬於男性的性器下方,應該平坦的會陰處上居然有個細小的粉嫩肉縫。

「巴奇你……」

「……你看到了,我這裡多了一副女性的器官……」巴奇垂下眼,將手掌輕輕撫在自己的小腹上,「聽說這裡面還有不完整的生殖系統。」

看了一眼史蒂夫驚訝的表情,巴奇自嘲的說道:「所以我不是真正的男人……也不是女人……這樣噁心的身體,你還會想跟我做愛?」

在史蒂夫開口說些什麼前,巴奇閉上眼自顧自的往下說:「我一直隱瞞著你……不,其實我一直欺騙所有的人……當初我是偽造了體檢結果才有辦法從軍……」

「……我知道。」但史蒂夫打斷了他。

巴奇瞪大了雙眼,不敢相信的顫抖著雙唇,「……你知道?」

「我一直都知道,」史蒂夫慢慢的朝神色驚疑的巴奇走了過去,在巴奇的身邊坐了下來,「我一直都在等著你主動跟我說。」

說著,史蒂夫張開雙手,把全身僵硬的巴奇擁入懷中,感受到懷中巴奇身體震了一下,史蒂夫輕輕拍撫著他弓起來的背,放柔了聲音,輕聲說道:「從我還不到你的肩膀那麼高的時候我就知道了。」

「你……是怎麼……」

面對巴奇的疑問,史蒂夫只是笑了笑,「只要是你的事我都知道。」

看著史蒂夫溫柔的笑容,巴奇也沒有心思深究了,想想他們從小就玩在一起,就算是洗澡時不小心被看到那也沒什麼奇怪的。

「……你不覺得我是怪物?」將頭靠在史蒂夫的胸前聆聽著裡頭有力的鼓動聲,在心底思考了好一會,巴奇有些緊張的開口,「那些九頭蛇的科學家,他們都說我是怪物,但因為我是唯一的成功品所以他們不得不選擇把我抓走……有兩種器官,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的怪物……」

怪物?

把無辜的人抓去,不顧其意願對他進行強制的改造,把好好的一個青年折磨成人型兵器的那群王八蛋才是怪物吧。

「你不是怪物,」在心底惡狠狠的詛咒該死的九頭蛇後,史蒂夫溫柔的在巴奇濕潤的眼角輕輕吻了一口,「你是溫柔善良、嫉惡如仇、見義勇為的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也是我最珍貴的寶貝。」

巴奇全身緊繃了一下,接著軟了下來,癱在史蒂夫懷中,顫抖著身體哭了出來。

史蒂夫說他不是怪物。

史蒂夫說他是他最珍貴的寶貝。

雖然巴奇痛恨老天爺把他生成這種身體,但他也由衷的感謝祂把史蒂夫賜給他。

他什麼都不需要,只要能夠停留在這個溫暖的懷抱。

直到巴奇停止哭泣前,史蒂夫只是無聲的輕拍著巴奇的背。

「……所以,你還想跟我做愛?」巴奇抽了抽哭紅的鼻子,抬頭望向史蒂夫。

「如果你願意的話。」史蒂夫輕輕在巴奇紅紅的鼻尖上啄了一下。

「我當然願意!」巴奇用力點頭,接著不安的蠕動著嘴唇小聲的問道,「但是……我從沒作過……你……」

巴奇因為自己異於常人的身體,根本沒讓人看過他赤身裸體,更別提性行為了。

史蒂夫是他的第一次,真實意義上的。

史蒂夫臉紅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搖了搖頭,「我也沒有過。」

兩個老處男面面相覷。

這下子可麻煩了。

巴奇有點緊張的吞了吞口水,在內心裡猶豫了一會,下定了決心。

他將自己的兩根指頭含進嘴裡,沾濕之後抽了出來,小聲說道:「我、我試試看……」

試試看?史蒂夫愣了一下,看著巴奇把自己濕濕的的手指往下體移動。

看到巴奇接下去的舉動史蒂夫心臟一跳,驚訝的喊了一聲:「巴奇?!」

巴奇將自己的一根手指伸進了囊袋下方的肉縫裡,遲疑了一下後把心一橫用力刺了進去。

「唔……」乾澀的肉壁被撐開撕扯的感受使得他皺起眉心,發出一聲痛苦的悶哼。

但他並沒有抽出手指,只是將頭靠在史蒂夫的胸膛上,喘了幾聲後拉過史蒂夫的手放到自己的男性器上低啞著嗓子對史蒂夫說道:「幫我……」

巴奇低沉卻又柔軟的嗓音彷彿響在胸腔裡,史蒂夫像是被電到一樣,全身一震,馬上順著巴奇的意思,小心翼翼的握住了巴奇的柱身,笨拙但認真的套弄。

「嗯……」巴奇在前方史蒂夫撫慰著他陰莖的手所帶來的快感之下,努力的動著手指與自身下體的脹痛感奮鬥。

他看了一眼史蒂夫半勃起的陰莖,內心直冒冷汗。就算沒完全勃起也比自己的要大的許多,而自己的這處小洞是那麼狹小,這才一根手指就那麼艱辛,要接納史蒂夫的大傢伙似乎是個不可能的任務。

但想歸想巴奇還是咬牙伸進了第二根手指,抽送著尋找內部的性感帶,快感跟疼痛交織,讓他忍不住又掉淚,搖晃著腦袋。

沒多久巴奇咬著下唇發出低吟在史蒂夫的手中解放,全身一陣抽蓄,靠在史蒂夫的胸前喘著氣,小聲的喊著:「史……史蒂夫……」

巴奇沾染了汗水的髮絲在胸前撫過,還有喘息時吐出的溫熱氣息讓史蒂夫覺得癢癢的,再加上巴奇帶著泣音的呼喚著自己的名字,自己的陰莖不用任何撫慰就翹了起來,直挺挺的站立著。

巴奇也發現了,雙頰升起一陣紅暈,隨即刷的慘白,原來史蒂夫完全勃起的狀態那麼宏偉,忍不住有些害怕的顫抖著嘴唇,「你怎麼……」那麼粗那麼長。

後面沒能說出口,因為史蒂夫抬起了他的下巴,吻住了他的唇。

「唔……嗯嗯……嗯嗯!!」

比自己手指還粗的東西就著巴奇剛剛解放的白濁液體從旁伸了進來,是史蒂夫的手指。

強烈的異物感讓巴奇下意識的掙扎了起來。但是他掙脫不了,連抽出手指的力氣都沒有,只能任由史蒂夫邊吻著自己,邊連著自己的手指在裡頭靈活的擺動,操著他的小穴。

吻到巴奇幾乎快無法呼吸後,史蒂夫放開了他,將他輕輕的推倒在床上,手指依然插在裡頭。

「你看看你這裡是那麼的美……」用手肘輕輕分開巴奇的雙腿,史蒂夫低頭凝視著巴奇的私密部位,那處原本緊密的肉縫現在被兩人的手指撐開來,露出紅嫩濕漉的肉瓣,「就像是為了我而存在……」

史蒂夫著迷般的低嘆讓巴奇既感動又羞恥,內心激動得幾乎快要昏過去。

他就快要真的認為,對,他就是為史蒂夫而存在的,他的這副不男不女的肉體是為了奉獻給眼前這個溫柔而深情的凝視著自己的男人而出生的。

胸口激烈的上下起伏著,巴奇打定主意,就算會痛死他也要讓史蒂夫進來自己的體內,佔有他,讓他完全屬於他。

想到這裡巴奇激動的對史蒂夫說道:「史蒂夫……好了……我都準備好了……進來,讓我成為你的……」

史蒂夫點了點頭,拉著巴奇的手指一同抽出,發出了波的一聲水聲。

握住自己的陰莖將手上的液體沾了上去,接著抬起巴奇的腰讓他的下身坐到自己大腿上,對準那處水淋淋的狹小入口,慢慢的將龜頭抵了進去。

比手指粗硬不知幾倍的火熱圓柱物一點一點的破開了自己緊窄的穴口,巴奇忍不住閉上雙眼繃緊了身體。

「放輕鬆……巴奇,不要怕……」看到巴奇是如此的緊張,內心不忍的史蒂夫慢慢的進了一點,然後停在了淺淺的入口處,柔聲安慰。

巴奇拼命的點頭,大口的深呼吸逼迫自己放鬆下來。感到巴奇緊繃的肌肉開始放鬆下來,史蒂夫低頭吻了吻巴奇的小腿。

「我愛你……巴奇……」史蒂夫對著淚眼矇矓的巴奇溫柔的低聲輕訴,下半身卻猛地一頂,將整根堅挺滾燙的硬物直直的刺進了那濕潤柔嫩的小洞中。

「啊啊!!」體內被強行捅開的強烈衝擊讓巴奇弓起身體發出一聲近乎慘烈的痛呼。

停在那濕熱緊致的內部,史蒂夫驚嘆於巴奇肉體的美妙滋味,他幾乎要喪失了理智。

他低頭看向巴奇,他的臉色慘白,雙頰隱隱泛起紅潮,史蒂夫忍不住情念一動,從那不時痙攣的部位往後抽出自己的陰莖。

「嗚啊……」被火熱的肉棒摩擦而過的撕扯疼痛讓巴奇發出帶著顫音的呻吟,他抬頭用淚眼瞪向罪魁禍首,卻在看到史蒂夫臉上難以形容的表情後陷入莫名的不安。

「史蒂夫……?」他從沒看過史蒂夫露出那種表情,那種像是純粹的雄性生物的表情。

沒有回應巴奇不安的呼喚,史蒂夫只是雙眼發直的盯著沾染在自己分身上的嫣紅,當他認知到那代表的意義時,瞬間感到一陣戰慄從下身爬上腦門,心疼之餘更多的是極度的興奮。

那是破瓜之血,這代表他奪去了巴奇的貞操,巴奇是屬於他的了。

早在他們還是少年的時候,早在他得知巴奇身體的與眾不同時,他就時常在心底最陰暗的角落裡幻想過他會如何得到巴奇,而現實比幻想更加美妙,無法形容。

「對不起,巴奇……」嘴上說著抱歉,史蒂夫卻又狠狠的往巴奇的體內刺入。

「啊!」強烈的衝擊迫使巴奇仰起頭發出高亢的驚叫,然後在男人緊接下來的強烈撞擊下化成一聲又一聲斷斷續續的哀鳴。

隨著史蒂夫猛力地在柔嫩的肉壁抽插,每一次的插入伴隨著體內被撐開的巨大疼痛席捲著巴奇,他不敢相信的張大雙眼,瞪著史蒂夫,眼淚不斷滑落,巴奇顫抖著嘴唇,半天說不出話來。

「史、史蒂夫……很痛……輕一點……」史蒂夫粗長的陰莖對於初次承受性行為的巴奇來說幾乎算是凶器,巴奇錯覺自己像是被燒熱的鐵棒撕裂開來,痛得他眼淚撲簌而下,忍不住開口求饒。

「巴奇……對不起,忍耐一下……」巴奇的眼淚像是滴在史蒂夫心上。

但他心越疼,身下頂撞巴奇的力道就越發快速強烈,巴奇的眼淚與哀求對現在的史蒂夫來說就像是至高的春藥。

「媽的……你他媽別一邊抱……啊!……歉……一邊……插我……」

史蒂夫口是心非的舉動讓巴奇氣憤不平的堅持在每一次律動的間歇處做出破碎的抱怨。

一把將巴奇抱在自己懷裡,史蒂夫抓著巴奇的腰用力往上頂,讓巴奇無法再抱怨,只能粗喘著氣,在呻吟聲中哀求,「啊……啊……慢點……嗚……啊……」

史蒂夫一次又一次的頂入巴奇的穴心裡,他可以感覺得自己自己的內部疼痛逐漸被快感取代,濕熱的愛液洶湧而出,像是在為男人更深一層的侵入做出迎接。

忽然之間,當史蒂夫抓著自己的臀肉用力往裡頭撞入深處時,巴奇突地睜大了雙眼,渾身一顫,異樣的刺激瞬間從體內最深處湧上,快感或是疼痛,或者兩者皆有的感覺衝擊著巴奇。

察覺到巴奇異常的反應,史蒂夫更是專注的繼續往那處衝撞。

「……不、不要!……那是什麼……不要再撞那裡了……!」陌生的強烈感受讓巴奇嚇壞了,他拼命搖頭爭掙扎,拍打著史蒂夫試圖阻止他再戳進那個部位。

「好……好,不撞那裡……別怕……」

兩個人都是第一次進行性行為,所以都不知道史蒂夫剛才頂到的是巴奇的子宮口。

但是史蒂夫嘴上說不會,手上卻緊緊抓著巴奇的腰,用力的對著那處小口處撞了上去,雖然不知道那是哪裡,史蒂夫只是近乎本能的針對那處橫衝直撞。

「啊啊啊!!!」敏感至極的小洞被撞開來的瞬間衝擊像是強力的電流貫穿了巴奇的全身,難以想像的強烈的酥麻快感讓他全身痙攣,挺直了雙腿陰莖跟小穴同時攀上高潮,白濁的液體跟半透明的水同時隨著男人依舊力道速度不減的律動,一動一動的噴濺而出。

史蒂夫依然不斷撞擊甚至頂入巴奇體內最深處的小洞口,體液被男人抽插時的律動擠出沾染了兩人之間與底下的床單。

難以承受的感官刺激使得巴奇什麼都顧不得了,只是嘶吼著嗓子哭喊,「你……別……不、不要!……啊……求你不要再……」

史蒂夫突然停下動作,巴奇才剛喘了一口氣,就聽到史蒂夫在他耳邊輕聲問道:「你會懷孕嗎?」

巴奇全身一陣戰慄,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雖然他體內有女性的器官但他從沒有來過月經,他不知道是不是會懷孕。

「……我不……不知道……」

「……如果會……你願意懷我的孩子嗎?」

巴奇張大了眼睛,望進史蒂夫那一雙充滿著柔情的天空藍,鼻子一酸,淚水模糊了他的視線。

將額頭靠在史蒂夫的額頭上,巴奇拉起史蒂夫的手放到自己沾染了各種體液而濕淋淋的小腹上輕聲說道:「射進這裡……讓我生你的孩子……」

點了點頭,史蒂夫溫柔的抬起頭吻上巴奇微微顫抖的嘴唇,在溫熱的口腔內攪動著,然後一個挺腰,緊緊抓住巴奇的腰,猛烈的抽插。

「啊、啊!……史蒂夫……史蒂夫!」

「巴奇……巴奇……我的寶貝……」

當感覺到幾乎灌滿自己體內的濕熱充斥在體內的感觸,巴奇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 *** ***

 

「對第一次的人好一點行嗎?……我都快感覺不出我的下半身了……」巴奇泡在溫暖的浴缸裡,將全身都靠在身後厚實的胸膛上,沉浸在半夢半醒的舒適感中喃喃自語。

在那之後史蒂夫又折磨了巴奇好一會,直到巴奇快昏過去前才終於放過他,抱起已經癱軟無力的巴奇到浴室裡清洗。

充滿歉意的在巴奇濕漉漉的頭頂上輕輕落下一吻,史蒂夫低聲說道:「對不起,巴奇……下次我會注意的。」

少來!他賭一百美金這傢伙下次還是一樣非操到他站不起來不肯罷休。巴奇在心底想著,然後為自己的猜想彎起嘴角,閉上了眼睛。

 

 

 

 

___

 

嗚嗚就是寫不出色氣感(掩面)

史蒂夫為什麼知道?
當然是因為他曾(以下消音

文章標籤

盾冬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