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隔三個多月再次來幫這個坑撒點土
我知道大家肯定都忘記劇情了,所以放一下前面章節XD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剛剛發現彼此真心的小情侶相見歡

 

____

 

快速朝著研究室內部深處的無線電衝過去,看著眼前的儀器,羅傑斯俯身向前雙手搭在上面,湊上前去張開了嘴又抿住,原本充滿興奮的心情一站在麥克風前就突然轉變成緊張與不安,羅傑斯不知怎地湧起了近似近鄉情怯的心情。

自從察覺到自己對巴恩斯真正的感情之後,他還是第一次與巴恩斯對話,雖然看不見但許久不見的親友正在遙遠的另一邊。

一想到這裡,羅傑斯閉上眼睛,在心裡要自己冷靜下來,做了幾個深呼吸平緩亂跳的心臟後,張開嘴呼喚著他最親密摯友的暱稱。

「……巴……巴奇!」

才一喊出來羅傑斯就忍不住想打自己一巴掌,這活像是被掐住脖子的公雞的破嗓子是什麼鬼?!這不是明擺著告訴巴恩斯他現在緊張得不得了?他搞不好會奇怪自己是在緊張什麼,緊張到連聲音都變了,他有很多話想問,但才一開口就這樣了,後面的話還問得出口嗎?

然而羅傑斯才懊惱不過幾秒鐘,來自擴音器中一聲明朗的「史蒂夫!」就像是春風吹撫而過。

羅傑斯幾乎可以想像得到巴恩斯現在是什麼表情,即使沒有辦法親眼目睹他也可以肯定,巴恩斯現在臉上的表情一定是光彩奪目的笑容。

不可思議,巴恩斯只用了一聲呼喚就立刻把羅傑斯所有的負面情緒一掃而空,就這麼簡單的三個音節,被叫慣了的名字,但羅傑斯卻感到心情飛揚,原本繃緊的情緒全都鬆懈下來。

或許是太過鬆懈,臉上浮現微笑的羅傑斯自然而然嘴唇一動,鬼使神差的就脫口而出:「我愛你,巴克。」

話聲落下的瞬間,世界彷彿靜止了。

直到聽到擴音器中傳來倒抽一口冷氣的聲音,羅傑斯才意會過來自己剛才說了什麼。

他緩慢的眨了眨眼,接著一下子血全湧上,整個人紅的像是被煮熟的波士頓龍蝦。

「我……我是說、我、你……巴奇……」被自己突然的告白給嚇到的羅傑斯,一下子不知該怎麼處理這種情況,驚慌失措的嘴巴張張合合。

老天爺,他實在太蠢了!

他並非沒有想過要將自己對巴恩斯的感情告白出來,但他心裡所想像的情景應該是等到巴恩斯平安回到自己身邊後、甚至戰爭結束後,他會找個完美的地點與時間好好的仔細把所有情感傾訴。

所以這次的找巴恩斯來的目的真的只是想要問問他的近況,以及探探關於未來巴奇男朋友的線索。

然而自己居然就這麼衝口而出,羅傑斯懊惱之餘彷彿又在耳邊響起未來自己罵的那句小渾球。虧昨天未來的自己才警告過自己,下次有什麼話在衝口而出前先在心裡想三遍,不然有時候事情會被他的衝動搞砸的。

很好,未來的自己真是太有先見之明了,他真的是個蠢蛋。

聽到從擴音器中傳來羅傑斯驚慌的支吾聲以及粗重紊亂的呼吸聲,巴恩斯幾乎可以在眼前浮現出他現在慌張的模樣。

雖然抹了一下自己的臉,也抹不去雙頰上泛起的紅潮,但巴恩斯還是壓抑著內心激動的情緒安撫羅傑斯道:「……史蒂夫,你冷靜點,來,聽我說,做個深呼吸……」

巴恩斯邊聽著羅傑斯慢慢調整呼吸與氣息,邊輕聲做出指示:「吸氣……吐氣……對,慢慢來。」

巴恩斯溫柔的聲音就像回到當年羅傑斯還只是個瘦弱小子,犯著氣喘時,巴恩斯總會像這樣,一邊輕拍著他的背,一邊幫助他整理好自己的呼吸。

「好點了嗎?」聽到羅傑斯的呼吸平穩下來之後,巴恩斯才關切的問。

巴恩斯語氣中的溫柔關懷讓羅傑斯心裡暖洋洋的。

不論何時,即使是在自己最窘迫的時候,巴恩斯都毫不嫌棄的待在他的身邊,他該怎麼感謝他?

「對不起……巴奇,謝謝你。」

「沒事就好。」巴奇的語氣中帶著放鬆的笑意,這讓羅傑斯下定決心,不管如何,既然已經說出口了他就沒打算再收回去,不管結果如何,他相信巴恩斯還是會陪在他身邊。

羅傑斯再次做了個深呼吸,準備開口正式的告白,卻被巴恩斯搶先一步的問句給堵住,「史蒂夫,你剛剛說的是真的?」

「是、是的……千真萬確……雖然我是……」羅傑斯鼓起的勇氣再次被巴恩斯打斷,「不是什麼對朋友兄弟的愛?」

「當然不是……呃,也是,只是我真正想說的……」巴恩斯第三次打斷羅傑斯的話,
「還是你想告白的對象是未來的我?所以拿我做練習……」

練習?未來的我?

「巴奇!」愣了一下,羅傑斯忍不住大吼一聲打斷巴恩斯莫名其妙的疑問,「你在說什麼?你認真那樣想?」

「……抱歉。」

聽到巴恩斯小聲的回應,羅傑斯心慌亂了起來,連忙開口解釋:「不,我不是在對你生氣……我是說……」羅傑斯用力握了一下拳頭,閉起眼睛,壓低了聲音,「應該說對不起的是我。」

「……史蒂夫?」

他也許正在改變歷史。

羅傑斯想起未來巴奇的男朋友,如果他很幸運的能夠得到巴恩斯的青睞,那他不就等於改變了巴奇的過去?

但是他無法接受巴恩斯可能有男朋友這件事,光只是想像都讓他心痛得無法呼吸,嫉妒的快要瘋狂。

巴奇他可以忍受,因為那是屬於遙遠未來的過去,而不是現在與他隔著時空,但確實是屬於他這個時代的,與他共同走過三分之二人生的巴奇巴恩斯。

而且他有自信,比起那個他不知道到底是誰,弄得巴奇滿身傷的男人,他絕對更愛巴恩斯,也更能保護他。

想到這裡,羅傑斯張開了眼睛,開口做出一生一世的告白,「我剛剛說的是發自內心的,我愛你,巴奇……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你願意陪著史蒂夫格蘭特羅傑斯直到時間的盡頭嗎?」

「……你這是求婚?」巴恩斯沉默了一會,才有些乾巴巴的回道,「才剛告白,也跳太快了吧。」

「是嗎?我也覺得有點太快……」羅傑斯抓了抓頭,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但是我想不出還有什麼更想對你說的話了,你也知道我不會說甜言蜜語。」

巴恩斯抿抿嘴,實則是在掩飾害羞的情緒,壓抑著內心喜悅的尖叫,裝著不以為然的語氣說道:「我倒覺得這是最高級的甜言蜜語了。」

接著現場陷入一片靜默。

「……所以?」羅傑斯無意識的抓著胸前的衣物,無言的氣氛沉重得讓他心臟亂跳呼吸困難,終於忍不住開口打破沉默。

巴恩斯輕輕嘆了一口氣,小聲的自言自語道:「我的推理果然沒錯。」

所以就像巴恩斯的猜測一樣,未來的他們果然是一對情侶。

只是當時他們的告白肯定不會是像現在這樣隔著一台無線電,隔著遙遠的時空,看不見彼此的容貌,感受不到彼此的體溫,唯一的連繫只有彼此的聲音。

在聽到巴恩斯喃喃的說了一句含糊不清的話後又再度陷入沉默,羅傑斯不禁有些不安的開口喚道:「巴奇……?」

羅傑斯語氣中掩蓋不住的不安情緒讓巴恩斯忍不住笑了,這個傻瓜,難道真不知道自己不管怎樣都不會離開他身邊的嗎?

不過巴恩斯明白,這也代表羅傑斯是真正的在想著他,真正的,毫無疑問的愛著他,才會如此患得患失。

「擔心什麼,傻小子,」捏住自己的大腿阻止自己笑出聲,巴恩斯心情愉快的回應,「我早就說過,我會陪著你直到最後,永遠不變。」

「喔,對,還有我也愛你,史蒂夫格蘭特羅傑斯。」

巴恩斯帶著笑意的告白是那麼溫暖柔和,羅傑斯只覺得像是被暖而綿的毯子輕輕包裹住的感覺,輕飄飄暖洋洋,讓他眼眶濕潤鼻子發酸,「……謝謝你……巴奇。」

「哈哈,這有什麼好謝的啦!」聽到羅傑斯近乎哽咽的鼻音,巴恩斯終於還是還是忍不住笑出聲來。

因為巴恩斯的笑聲聽起來是那麼快樂舒服,所以羅傑斯也跟著笑了。

笑了幾聲後,巴恩斯突然想到,便對羅傑斯說了,「順便跟你說,其實我才剛知道未來的我們早就在一起了。」

「啊?」早就在一起是什麼意思?巴恩斯突然的爆料讓羅傑斯愣了幾分鐘,才訥訥的開口:「……你說的是真的?」

巴恩斯點了點頭,想起羅傑斯看不見,連忙開口補充道:「我昨晚……應該是今天早上吧,未來的你因為突來的任務匆匆忙忙出門之後只有我一個人在家……對了,你知道嗎?未來的我們我們睡在同一個房間裡。」

「同一個房間?」

「嗯,重點是還是同一張床!」明明線索就那麼明顯,巴恩斯現在才恍然大悟,不禁有些恥於自身的遲鈍,「我早該想到的,但是又想說我們小時候就常常睡在一起……你還記得吧?」

羅傑斯點了點頭,回想起過去,臉上自然的浮現出笑容,「我們還把沙發墊拆了堆到地上當成床。」

「對,所以我剛開始真的沒想太多,直到今天早上因為太無聊去翻唱片,看到你藏起來的懷錶裡放著我的照片,現在的我,還有未來的我……我還在上面寫了肉麻的話。」

羅傑斯好奇的問道:「什麼肉麻的話?」

巴恩斯臉有些微紅,咬了咬下唇,「都說是肉麻話了,你覺得我會跟你說嗎?」

雖然有些失望,但是羅傑斯心想,反正總有一天自己還是能看到的吧,也就不那麼在意了。

「還有你藏在床底下的保險箱……我說你藏東西的技巧真的需要加強,」巴恩斯先記得提醒了要讓羅傑斯學學把東西藏好的秘訣才繼續往下說:「它的密碼是……」

「0310?」羅傑斯心領神會的先開了口。

「沒錯!」巴恩斯興奮的雙眼閃耀著精光,「還有我昨天在一本書裡看到一張被撕開來又黏上的素描,我看得出來那一定是未來的你畫的,上面畫的是未來的我……光著上身,望著畫者的眼神很溫柔充滿信賴與親愛……笑得很幸福。」

頓了一下,在眼前浮現出那副素描的圖樣,不知不覺間臉上的表情柔軟起來,聲音也壓低了,「我想……那個笑容一定是為了未來的你,只因為作畫的是未來的你。」

巴恩斯的話讓羅傑斯又驚又喜,「……所以說巴奇他的男朋友就是……未來的我?」

但是轉念一想,羅傑斯回憶起昨天他跟未來的他們的對話,越想越生氣。

所以他們根本就是故意在戲弄他!

羅傑斯臉上一陣紅一陣白,一回想起自己被未來的兩人耍得團團轉的模樣就感到氣惱,忍不住開口說道:「巴奇,我們先不要跟其他人說這件事。」

「史蒂夫?」

羅傑斯把昨天未來的他們戲弄自己的詳情一五一十的報告給巴恩斯聽。

「……很好,」聽完羅傑斯生動的形容未來的他們是怎麼聯手欺負他的羅傑斯,巴恩斯憤憤不平的哼了一聲,「他們太可惡了。」

巴恩斯將雙手抱胸,歪著頭思考了幾分鐘後,對羅傑斯提議:「要不這樣!我們繼續裝作毫不知情,然後偷偷寫一封信藏在他們將來一定會看得到的地方,等我跟未來的我換回來後,他們看到信才知道原來我們早就發現他們……還有我們是一對情侶的事實,擺他們一道。」

「好,聽起來很有趣。」巴恩斯總是能想到羅傑斯想不到的手段。

「就這麼辦!回去馬上找空檔來寫!」

「嗯!」

兩人隔著時空隔著機器,心卻早已連在了一起。

羅傑斯心情開朗,仔細想想雖然被聯手戲弄,但那也代表著未來的他們感情是那麼的契合,不禁心花怒放的對巴恩斯喊道:「巴奇!我好希望你現在就在我眼前!」

「我也是,史蒂夫!」

巴恩斯忽然感到眼前的一切好像都亮了起來,他現在只想趕快回去,回到他的史蒂夫身邊,他覺得只要能再見到羅傑斯,就算明天自己就死掉,也會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 *** ***

 

-1944-

 

霍華德跟巴奇看著眼前止不住傻笑著的羅傑斯,面面相覷。

在羅傑斯結束與巴恩斯的對話出來之後他就一直處在這種滿面春風的狀態。

就算是跟著巴奇一起留在霍華德那並直到晚餐時間,在這中間他一直都笑得像個幸福的傻瓜。

霍華德跟巴奇都懶得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對於光用看的就可以大致推測的事情,他們都是屬於不主動詢問的那一類人。

更何況,羅傑斯如果想說早就說了,而不是像現在這樣,不時的望向巴奇,眼神中帶著奇妙的光采。

「那樣不是很好嗎?」巴奇淡淡的開口。

「很好?」霍華德挑起眉。

巴奇微微一笑,「他現在看起來很幸福,那就好。」


「幸福嗎……?」霍華德望著羅傑斯又再看向巴奇臉上的笑容,沒有把你現在看起來也很幸福這句話說出來,只是聳了聳肩,「那很好,不過這樣我就找不到機會跟他說,機器修好了。」

滿意的看到巴奇驚訝的瞪大雙眼,霍華德朝巴奇舉起紅酒杯,拋了個眼神,「雖然現在就可以直接啟動,不過我還是想先做個實驗以防萬一,晚上我會再跟鋼鐵人做最後的調整。」

將嘴唇抵在杯緣上,霍華德說道:「順利的話,明天應該就可以讓你們交換回來了。」後將酒飲入口中。

「……明天?」笑容消失在臉上,巴奇喃喃的重複了一遍。

「對,還好能夠順利趕上你們的任務。」霍華德的話讓巴奇內心一緊。

那麼這也意味著再過不到兩天的時間,巴奇巴恩斯將會從史蒂夫羅傑斯的生命裡消失超過七十年的時光,而這也將導致後面史蒂夫羅傑斯七十多年的冬眠以及內心深到難以治癒的傷疤。

看向用叉子挖了一塊馬鈴薯泥,吞進自己嘴裡,鼓著雙頰臉上滿是幸福的笑容的羅傑斯。

明天,過了明天,他幸福的笑容將會消失在他臉上。

但是巴奇什麼都不能做,也什麼都不能說,他只是緩緩的點了點頭,低聲說道:「那真是太好了。」

然後張口把剛剛切下的牛肉丟進自己的嘴裡,慢慢的咀嚼那帶著血的滋味。

 

*** *** ***

 

-2014-


史蒂夫他們終於順利把所有炸彈都解除,精疲力盡的回到史塔克大樓時天已經黑了。

當他們走進客廳時小辣椒、哈皮跟考森正在陪巴恩斯玩樸克牌。

「史蒂夫!」看到史蒂夫的身影,巴恩斯眼睛一亮跳了起來,伸手向另外三人表達休戰的含意,「這局算我的。」

然後他將手中的紙牌放到桌上,朝著史蒂夫快步走去,上下打量,「你沒受傷吧?」

史蒂夫搖了搖頭,笑著攤開雙手,雖然為了拆除滿市的炸彈奔波了一整天,現在看到巴恩斯的臉史蒂夫的內心就放鬆了起來,不禁開起玩笑:「你可以盡量檢查有沒有缺一塊,反正我的身體你最熟悉不過了。」

原本史蒂夫的意思只是想開一句無傷大雅的玩笑話,但是聽在剛敲破那一道牆,並且剛跟羅傑斯心意相通的巴恩斯眼中,卻意味深長。

「巴奇?」看著巴恩斯對著自己露出壞笑,史蒂夫不禁一愣。

「對,你的身體我最熟悉不過了,」巴恩斯彎起了眉眼滿面都是笑容,「我的身體你也最熟悉了吧。」

「巴奇?!你在說什麼!」巴恩斯露骨的調笑讓史蒂夫臉上竟感到一陣燥熱。

「咦?」巴恩斯故意裝出一臉無辜的訝異表情,歪著頭,「我是說我們是最好的朋友,當然熟悉彼此的身體囉,有什麼好臉紅的?」

「……對、對,你說的沒錯!」史蒂夫感到冷汗直流,難不成巴恩斯察覺到了什麼?他跟巴奇是一對情侶這件事應該還沒曝光吧?

盯著史蒂夫臉上表情故作鎮定眼神卻游移著驚疑不定,巴恩斯忍不住想著,史蒂夫一點都沒變,然後笑著用力在史蒂夫的肩膀上拍了拍,「總之只要你沒受傷我就放心了。」

史蒂夫看著巴恩斯的笑容,也跟著露出了微笑,點頭回道:「讓你擔心了。」

「好了好了,你們兩人別打情罵俏了,」換好便服的東尼插進他們兩人中間打了聲呵欠後,問道:「要留在這裡用晚餐吧?」

於是,所有人在史塔克大樓裡用完晚餐後,心情相當愉快的巴恩斯在克林特他們的邀請下玩起了UNO。

而東尼走到了在一旁雙手環胸溫柔凝視著巴恩斯的史蒂夫身邊,對他說道:「昨晚在出緊急任務之前那台機器已經修好了,當然,還得再做些實驗,不然萬一出了什麼差錯,我想你應該不會放過我。」

在史蒂夫皺起眉看向自己時,東尼眨了眨眼用開玩笑的語氣企圖掩蓋那種沉重感,「不過我想順利的話明天就能啟動了,所以今晚是我們跟巴恩斯中士最後的相處了。」

史蒂夫全身一震,所有表情通通僵在臉上,「……最後?」

東尼看著史蒂夫僵硬的表情,走過去拍了拍史蒂夫的肩膀,「無論如何,我們剩下能做的只有好好把握最後能對他好的時間。」

史蒂夫內心猛地一陣顫動。

他應該要為巴奇終於能夠回到自己身邊感到開心,但一想到這意味著巴恩斯將會發生什麼事,他就心痛不捨。

明天,明天過後,巴恩斯將永遠失去像現在這樣明朗的笑容。

他將會摔下火車,被該死的九頭蛇抓去,改造折磨,反覆冰凍將近七十多年。

而史蒂夫什麼都不能做,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歷史的巨輪運轉。

「……你說的沒錯,我們必須要把握所有能對他好的時間。」沉默了好一會,史蒂夫才喃喃的說著,將視線移到正在跟克林特他們玩UNO的巴恩斯身上,在與對方視線相對時,喝令自己做出了笑容。

對於自己明天之後會發生什麼事完全沒有一絲懸念的巴恩斯,只是回以了燦爛的笑容。

 

*** *** ***

 

當天深夜。

在史蒂夫他們回去後,東尼在小辣椒跟哈皮硬是要他好好地吃完飯洗完澡後才匆匆的鑽進了研究室內。

「哇喔!還真的在裡面。」東尼彎腰從無線電下方的一處暗櫃裡取出一封信。

「這是理所當然。」確定東尼取得信之後,霍華德也同樣從剛才放進信封的暗櫃裡取出剛才他自己親手放入的信,不免有些得意的回道。

他們做的實驗很簡單,就是霍華德先將一件物體藏在無線電的暗櫃裡,然後等到東尼從中取出,利用機器把兩件同時處於不同時空的同一件物體互相交換。

他們大膽假設,只有同質性的物體可以進行轉移,所以假如霍華德跟東尼手上拿著那封信,同時按下按鈕,那麼能夠被轉換的應該只有他們手上的那封信

雖然其中有些弔詭的矛盾,比如說要是霍華德提前取出那封信的話,那封信最終是怎麼到東尼手中的?

不過事實上他們就是做到了。

東尼興致勃勃的打開信,上面簡單的簽上了霍華德史塔克的全名,以及一句話:『飛機、收音機拉近了人們的距離,而這些發明的本質渴求人性的善良,渴求四海一家皆兄弟和全人類的團結。』。

「大獨裁者?」東尼愣了一下,這可不是卓別林的大獨裁者裡的台詞嗎?

「你果然也知道,」聽到東尼的問題,霍華德語氣中帶著些許興奮,「大獨裁者是我個人相當欣賞的一部電影。」

東尼難掩意外的瞪大了雙眼,他從沒聽過他老爸提過他喜歡卓別林。

他原以為他老爸除了工作跟尋找美國隊長以外對其他東西都沒有興趣,可以得知死去老爹的興趣還真是個驚喜的收穫。

「我也很欣賞裡頭的諷刺與荒謬。」說著,東尼從屁股口袋裡取出一支鋼筆。

那是他老爸所留下來的,他不知怎地就帶進來了,也沒想太多,將信紙攤平在無線電的平台上。

為了確認實驗結果,東尼必須在這張信紙上也簽上自己的名字,以便到時候能確認兩封信確實互換了。

東尼提起筆,簽下了鋼鐵人之後,突然一愣,手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

他忽然有股強烈的衝動想要在信紙上寫上:在霍華德出車禍--其實是九頭蛇的陰謀暗殺--的那一天要他跟他妻子好好待在家裡不要出門,陪陪他那個老是擺著架子其實只是說不出口想要多跟父親聊聊的兒子。

但是他不行。

就像史蒂夫不能跟巴恩斯說出要他別去攔截火車一樣。

他什麼都不能說不能提,他甚至有些羨慕史蒂夫,因為他連再聽一次老爸叫自己一聲東尼都沒辦法。

他只能默默的在鋼鐵人的簽名旁邊加上一句同樣來自於大獨裁者的台詞:『創造機器和幸福的力量,你擁有使人生自由美好的力量,使生命成為一趟美好的冒險之旅。』

雖然他記得不是很清楚,但是應該差不多吧?反正他從來都不是個文系的料子。

在心裡想著,刻意無視自己內心的感傷,東尼將信紙放入信封中再度封好,抬起頭對著麥克風開口:「我這裡準備好了。」

「好,那等我數到三。」

霍華德邊說邊走到機器的按鈕前面,左手拿著信,右手食指停留在按鈕上方一公分的距離,表情嚴肅起來,開口數道:「一……二……」

「三!」在聲音落下的瞬間,他們倆人同時按下了按鈕。

剎那間出現極亮的光芒包圍著整間研究室,他們同時感到奇妙的輕微電流竄過,高溫但不至於燙傷人的熱能集中在他們手裡。

接著光芒消失,留在手上的是依舊燙手的信封。

「哇喔……」當他們兩人迫不及待的撕開信封看到裡面的內容時,都忍不住哈哈大笑。

笑聲稍竭,東尼深呼吸一口氣後,由衷的喊道:「你真他媽是個天才!」

「沒有你幫忙我也沒辦法那麼快修好。」霍華德握緊手上的信紙,看著上面多出來的幾行字,臉上自然而然就浮現出笑容,誠摯的道出感謝,「謝謝你,你做得非常好。」

你做得非常好,東尼。

霍華德的這句話突然與東尼內心深處的兒時回憶重疊在一起,他的心臟突地一緊,不知怎地感到有東西哽住了喉嚨。

他好像有三十幾年沒聽過他老爹稱讚他作得很好了。

沉默了好一會後東尼才低啞著嗓子回道:「不客氣。」

 

 

 

 

 

 

TBC

 

___

 

話說他們還在2014年耶XD
如果沒意外的話下一話應該就能完結了

P.S.
千萬不要去思考合理性與矛盾以及時空悖論,如果我能夠想出完整並合乎邏輯的科學概念早就去當發明家了XD

再P.S.
裡面提到的懷錶其實是指南針,不過我懶得回去一一改了就當作是平行世界吧XD

文章標籤

盾冬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