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cky生日快樂!

復聯的大家快快樂樂的在一起幫巴奇慶生的傻白甜文
有很短的肉渣渣

 

___

 

說真的,就算不從一大早醒來就不見史蒂夫的蹤跡這點來看,打從進入三月開始,每個人都突然一副忙著在準備什麼,或是故意避開自己的一些小線索中,巴奇早就大致上猜到剛才那通通知他史蒂夫出事了要他立刻趕到史塔克大樓的緊急電話,只是個幌子。

雖然來電者是布魯斯班納博士這一點,讓巴奇有那麼一瞬間幾乎真的要相信了,但是電話背景那頭東尼史塔克小聲的竊笑聲還是鑽進了巴奇高出常人那麼許多聽力的耳裡。

今天是3月10日。巴奇出生在這個世界上第98年的生日。

他們為了替自己慶生也是想了不少花招啊。一邊在心裡開心又佩服地想著,巴奇跨上史蒂夫留下的哈雷,(看看史蒂夫還貼心的給他留了代步工具!)一路往史塔克大樓奔馳而去。

停好車,看著大門,巴奇想了一下,決定配合大家的劇情安排,而不去戳破真相。於是他深吸了一口氣後,露出緊張的表情,驚慌失措的飛奔進去,嘴裡大喊著:「史蒂夫發生了什麼事了?!」

「巴恩斯先生。」回答他的是賈維斯,「請您盡速移動至第32層,走出電梯後右轉走廊盡頭的會客室內。」

向賈維斯道聲謝後,巴奇繼續保持演技,快速的衝向電梯,快速的衝出電梯,直奔賈維斯剛才所提供的地點。

當他一進門,所有復聯的大家,包括山姆跟考森都聚在門前迎接他,並大聲說著:「生日快樂!巴奇!」

沐浴在眾人的慶賀聲與彩炮的緞帶花下,巴奇覺得自己很久沒笑得那麼厲害了。

在大夥拱著頭上綁著紅色緞帶的史蒂夫推著三層的生日蛋糕出現在巴奇面前時,雖然早有心理準備,巴奇還是開心極了,。

「巴奇,生日快樂。」史蒂夫微笑說著,將蛋糕推到了巴奇面前,「不好意思,騙了你。其實我並沒有發生什麼事。」

看著史蒂夫臉上露出有些抱歉的表情,巴奇在心裡笑著:是啊,我知道。但表面上還是表現出一付鬆了一口氣的模樣,「不,沒關係……你沒事就好。謝謝你們替我準備的生日驚喜。」

他知道他們全都沒有惡意,只是想讓他開心。所以他又何必去說什麼其實他早就察覺到的話來掃大家的興?更何況他是真的很開心。

東尼故意咳了一聲,讓巴奇的注意力從史蒂夫身上看向他,然後得意洋洋的指著蛋糕,「這蛋糕是特別訂製,出自五星級飯店名廚之手。」

巴奇望著那一看就很高級的蛋糕,由衷的說道:「多謝你了,史塔克。」

他早有心理準備他們會拿年齡作文章,讓巴奇意外的是蛋糕上的蠟燭只有簡單的9跟8兩個數字蠟燭,「我還以為你們會真的準備98根蠟燭。」

克林特一本正經地回答:「那太不環保了。」。

「你還說?一開始還興奮的說要訂100根蠟燭的人是誰?明明史蒂夫說改成數字蠟燭就好的時候還很失望。」東尼囔囔著。

「我記得最失望的不是東尼嗎?」山姆聳了聳肩。

東尼指著山姆,「嘿、嘿!你也很失望吧!」

無視三個人互相吐槽的對話,布魯斯溫和的笑著對巴奇說道:「好了,壽星來許個願吧。」。

在布魯斯那麼說完後,室內的燈光忽然暗了下來,並撥放出生日快樂的音樂。

現場的所有人都跟著音樂開始唱起生日快樂歌。

蠟燭微弱的燭光映照著眾人溫暖的目光與笑容,巴奇覺得內心麻麻癢癢的,眼眶有些濕熱。這麼微弱的燭光大概連是被蠟燭燻的這種藉口也說不出來吧,那麼想著,巴奇閉上眼睛在內心許下生日願望。

在經歷了那麼多的滄桑後,他已經不再奢求什麼,只希望史蒂夫、自己還有所有的同伴們,這樣的日子能永遠快快樂樂的過下去。

永遠、永遠。

許完願後,巴奇睜開了眼睛,吹熄了蠟燭。

音樂播放完畢,燈光亮了起來的同時,賈維斯也對巴奇獻上了祝福:「巴恩斯先生,祝您生日快樂。」

「謝謝你,賈維斯……還有大家。」在史蒂夫環著自身肩膀的溫暖擁抱中,巴奇用手捏了捏發酸的鼻子,小聲的道謝。

之後巴奇切好了蛋糕,也打開了東尼準備好的香檳,一一舉杯感謝眾人的祝福。

沒多久大家開始各自散開,吃蛋糕的吃蛋糕、喝酒的喝酒、吃雞腿的吃雞腿。

巴奇手裡握著香檳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看到史蒂夫走到巴奇身邊時,所有人都很識趣的立刻避開一定的範圍,留給他們兩人一個私人的小空間。

「巴奇。」史蒂夫手上也同樣握著香檳,坐到了巴奇身旁,望著那張藏不住的笑顏,用手中的杯子輕敲著巴奇手中的杯子,發出一聲清脆的聲響。

「生日快樂。」雖然剛才已經說過了,但是史蒂夫還是微笑著再次真誠的獻上祝賀。

「謝謝。」喝了一口香檳後,看著史蒂夫頭上的紅色緞帶,巴奇笑得更開心了。這真是他收過最好的禮物了。在心裡那麼想著,巴奇開口問道:「老實告訴我,這是巴頓提議的還是史塔克?」

「你是說這個?還是……」攤平手掌朝四周圍繞了一圈後,史蒂夫收回手指了指自己頭上的緞帶,「這個?」

「有趣的要留待最後,」巴奇攤開右手,對著房內的眾人,「所以先說這個吧。」

出自史蒂夫口中的答案大大出乎巴奇的預料。

「……尼克跟考森?」

史蒂夫點了點頭,「其實我當初只是去跟尼克要求無論如何3月10號這天必須空下來,如果能夠的話,最好是前後兩天都能夠陪著你。那時候考森剛好也在,於是他們就提到,乾脆3月10號這一天想辦法讓所有人都放一天假。至於這一天要做什麼,就各自自由發揮。」

史蒂夫停了一下,「於是我跟大家連絡後,他們都一致決定要幫你慶生。」

想起當時他對大家說出今天是巴奇生日時,所有人幾乎毫不猶豫的就紛紛提議要來給巴奇弄個驚喜慶生會時的場景,臉上浮現出欣慰的笑容,

「……尼克本人卻沒來……昨天見面時也只是說最近都沒有任務……好傢伙……也就是說這次的慶生驚喜等於是他送我的生日禮物的意思?」

面對巴奇這個曾經差點殺了自己的前冬兵,尼克的態度一直都是這樣。彷彿什麼都沒發生過,卻又適時不動聲色也不滲入太多強烈感情的做出這種驚喜。

「記得提醒我,下次他生日的時候我得要好好地回謝他。」巴奇歪起嘴角,加重了『好好地』這幾個字的語氣。

「我會的。」史蒂夫笑出聲。他知道巴奇到時後肯定會想些古靈精怪的點子,「我會拭目以待。」

兩人相視一笑,再次乾杯喝了一口香檳後,巴奇才指向史蒂夫頭上的紅色緞帶,開口問道:「那,這個是?」

史蒂夫臉有些紅了起來,在巴奇的訝異目光中,他搔了搔頭,小聲的嘟噥:「喔……這……抱歉,巴奇。因為我來不及準備禮物。」

「啊?」巴奇眨了眨眼。

「我一直都在想著該送你什麼,我想要送你最特別的,因為你對我而言比什麼都特別……但我越是想,越是不知道該送什麼……當我察覺到的時候,已經是今天早上了。」

「……所以一大早你就不在家是因為……」

「對,我來這裡詢問他們的意見……」

巴奇恍然大悟,「然後他們就起鬨說把你自己當禮物就好了,對吧?」他幾乎可以想像當時的場景。

史蒂夫有些臉紅的無奈苦笑著點了點頭。

「你啊……」巴奇嘆息了一聲,搖搖頭,將手伸到了緞帶上捏了捏,「那麼貴重的禮物怎麼可以隨便送人?」

「因為是你,巴奇。除了你沒有別人……我愛你。」史蒂夫突然丟下一句深情告白,巴奇愣了一下張大雙眼看著史蒂夫。

「世界上能收到美國隊長當禮物的人大概只有你啦,巴奇!」

聽到東尼突然從另一邊朝他們兩人大聲喊道,巴奇看看東尼他們又看向史蒂夫,低下頭肩膀上下抖動,接著忍不住大笑出聲,笑得眼淚都流了出來。

「啊,臉好酸。」等到笑聲終於停止後,巴奇小聲的抱怨,用手抹去眼角的淚水後,按摩著自己笑僵了的臉頰,「這回我得同意史塔克所說的。這真的是最好的禮物了。」

對於史蒂夫的愛情、眾人的友情,以及許許多多的善意,巴奇打從心底感到開心、暖洋洋的幸福感充滿著他的全身,再度化成眼淚聚在眼眶中,滿溢而出,滴落到香檳裡。

而大家都很體貼的什麼都沒說,只是在一旁守望著巴奇跟史蒂夫。

大家吃吃喝喝、吵鬧到深夜時分,開始陸陸續續的離開史塔克大樓,跟每個人一一道別後,最後只剩下巴奇跟史蒂夫以及史塔克大樓的主人跟布魯斯。

「什麼?要回去?」在聽到巴奇那麼說後東尼驚訝的大叫著,「不留下來嗎?我有特地幫你們準備房間,床鋪上散滿玫瑰花瓣、高級按摩浴缸、草莓牛奶口味的潤滑油、一打的保險套,還有……」

「不了,多謝你的好意。」巴奇抱著大家送他的禮物,搖了搖頭,「但我習慣回家再慢慢拆禮物。」

「好吧……真是太可惜了。隊長,你今天可要善盡禮物的本分,好好的“服務”巴奇啊。」在說到服務的時候,東尼故意舉起雙手的食指跟中指上下晃動,做出強調的動作。

面對東尼露骨的調侃,史蒂夫有些臉紅卻又滿面春風的笑著摟住了巴奇,低聲說道:「我會的。」

「不勞你費心,」而巴奇只是用下巴示意史蒂夫稍微往他這裡屈身,接著在他那麼做了之後在他的臉頰上吻了一下,「他可是全世界最棒的禮物。」

 

 

*** *** ***

 

 

回到家之後,史蒂夫讓巴奇先去沖澡,並幫他把禮物整理好整齊的擺放在床頭櫃上或是靠著床邊。

巴奇很快地沖完澡出來後,史蒂夫幫他把頭髮吹乾,並在他的髮旋上吻了一下後,才進入浴室裡。

穿上寬鬆輕便的睡衣,巴奇坐到了床上。等到史蒂夫也沖完澡換好睡衣在他身旁坐下後,巴奇才帶著期待的心情慎重的將大家送他的禮物一個一個的拆開來。

史蒂夫坐在他身旁微笑的凝視著巴奇每拆一件禮物時臉上所出現的所有表情變化。而他頭上的緞帶還在。在洗澡的時候他戴上了浴帽以免沾濕了頭上的緞帶,只為了能讓巴奇親手拆下自己頭上的緞帶。

巴奇首先拆開了娜塔莎所送的很長,當初收下時就一直很好奇的禮物盒。

出現在眼前的是一把閃著銀光,全新的Accuracy International AX 50狙擊步槍。

巴奇眼睛一亮,「這可是能夠射穿裝甲車的反器材步槍耶!娜塔莎真是太棒了!」

情不自禁地上下把玩了好一會後巴奇才接著拆開了同樣外包裝的克林特的禮物。

是一整盒12.7×99mm NATO的子彈。剛好適用於AX 50狙擊步槍的.50口徑。

「嘿,這兩人肯定是說好了吧,連送禮都送一套。」

「這樣倒是不錯,等他們生日我們也可以聯合回送他們。」史蒂夫像是很讚許似的點了點頭。

接著是布魯斯所送沉甸甸的禮物箱。拆開來是一本又厚又重的全彩書:《National Geographic 125 Years: Legendary Photographs, Adventures, and Discoveries That Changed the World》。

「哇喔,這本書太實用了,」快速翻閱過後,巴奇挑起眉誇張的用左手舉起那本書,比了個往下搥擊的動作,「危急時還可以拿來當武器。」

「巴奇,我想班納博士特地選擇這本書絕對不是要讓你拿來那麼做的。」

「我當然知道。」面對史蒂夫的嚴正訓斥,巴奇吐了吐舌頭,站起來將那本書放在書櫃上,「我會找時間好好的閱讀。」

索爾的是一顆散發著神祕光彩的透明寶石。

巴奇用大拇指跟食指夾起那顆閃爍著難以形容光彩的圓形寶石,對著天花板上的燈光仔細的凝視著,忍不住發出讚嘆,「這太漂亮了……不是地球上的物質吧。」

「大概是只存在於阿斯嘉德的寶石?」史蒂夫也湊上前去,抬頭仰望著那顆異常璀璨的寶石,「下次遇見索爾時可以問問他。」

考森是整套美國隊長跟巴奇的復活紀念郵票組合。

「應該說很像他會選擇的禮物嗎……」史蒂夫苦笑的看著巴奇手上的郵票組。

巴奇瀏覽了一下郵票上的圖樣,轉向史蒂夫咧嘴一笑,「雖然我不是自戀狂,但是看在有你的份上,我欣然接受這份禮物。」

山姆的是黑色的S.T. Dupont 打火機。

「沒想到山姆還記得……」巴奇臉上有些意外,眼中閃著光芒打開Dupont的蓋子,然後闔上,發出一聲屬於Dupont特有的極有特色的金屬敲擊聲。

「記得?」

巴奇不斷地開關蓋子,發出一聲又一聲的清脆聲響,「之前有一次你不在,只有我跟他一起晨跑的時候跟他聊過,在我們那個年代,男人能擁有一支Dupont就是一種時髦的象徵。」

史蒂夫心有戚戚焉地點了點頭,「還有Ray-Ban太陽眼鏡。」

那個時候,防風夾克、哈雷、Dupont、Ray-Ban都是當時年輕人之間最尖端的流行。

「不如下次我們試試那樣去兜風?」史蒂夫也不知是在開玩笑還是認真的提議。

「你是說穿著防風夾克、騎著哈雷、戴著Ray-Ban,然後點著Dupont?」巴奇在內心裡想像自己跟史蒂夫的那個畫面,臉上散發出光采,由衷的說著「我想你看起來應該會很帥氣。」後最後一次闔起Dupont,將他收到了盒子裡。

「剩下東尼的。」舉起大紅色的禮物箱,巴奇跟史蒂夫對望一眼,抱著不知該說期待還是擔心的心情拆開了最後一個長方形的小箱子

出現在兩人面前的是一盒保險套跟櫻桃口味潤滑劑。

兩人沉默了一會後,巴奇舉起那盒外包裝上用誇張的圖案標示著會夜間發光,外膜上布滿顆粒狀突起物的保險套,笑得很燦爛的問道:「等會要拿來用嗎?」

「……如果你想要的話。」史蒂夫嘴角抽蓄了一下,還是很有風度的冷靜回答。

巴奇望著史蒂夫,將那盒保險套扔到床頭櫃上,舔了舔嘴唇,低聲說道:「還是以後再說吧……我今天想直接感受你。」

巴奇直白的表示讓史蒂夫心臟突地一跳,體溫也跟著往上升,嘴裡無意識地念出巴奇的名字。

剛才為止還輕鬆平穩的氣氛,一下子轉換成充滿情欲的空間。

「我要來拆最後一個禮物了……」用帶著熱潮的沙啞嗓音低聲說著,巴奇往史蒂夫那裡挪動身體,幾乎要貼在他身上的近距離凝望著史蒂夫,伸出手捏住史蒂夫頭上緞帶的一角,輕輕往後拉。

在緞帶解放的瞬間,史蒂夫立刻伸出了雙手將巴奇擁入懷中,在巴奇的笑聲中,情不自禁的吻上了那帶笑的眼角。

「巴奇……你希望我怎麼做?告訴我……我會如你所願。」

巴奇用行動代替了回答。他吻上了史蒂夫的唇,捲上對方的舌頭引入自己的口腔內,接著雙手勾住對方的脖子往後施力,兩人一起躺在床上。

兩人一邊熱吻,一邊脫下彼此的衣物,直到兩人都全身赤裸。

「史蒂夫……」將頭往後仰巴奇喘了一口氣,輕輕推開意猶未盡地還想吻自己的史蒂夫,低笑著提出要求:「我要你吻我……吻我這裡……」巴奇用手抓著史蒂夫的手,每說一個字就按著那處部位,「還有這裡……這裡……嗯……還有這裡……」

史蒂夫聽從巴奇的指示,溫柔用自己的唇愛撫著巴奇。從嘴唇、鎖骨、胸膛、乳尖、腹部不斷地來回吻著。

感受著史蒂夫嘴唇所接觸到自己每一處肌膚上所帶來的濕熱麻癢,當史蒂夫輕輕地從起伏的下腹一路吻到股間高聳分身的頂端時,巴奇全身微微一震,張開唇瓣,吐出了舒服的呻吟,「啊……」

「再……再多些……啊!」聽見巴奇的要求,史蒂夫張口含住了他的陰莖,被溫熱口腔包裹住的快感讓巴奇忍不住仰起頭,左手緊抓著床單,右手揪著史蒂夫的頭髮,胡亂的高喊著。

一手扶著陰莖,史蒂夫舔拭著巴奇的柱身,另一手滑到了巴奇的股縫間,碰觸到了乾澀的入口處,指腹在四周按摩,並按壓著皺褶,稍微推開並刺入一點點,完全沒有潤滑的內部又乾又緊。

「唔……」

聽到巴奇隱隱有些痛苦的悶哼聲時,史蒂夫抽出了手指。之後未再進入,只是在鼓脹的雙球、會陰以及無意識收縮的穴口間來回游走。陰莖的快感以及下身似有若無的刺激,不一會功夫就讓巴奇低吟著,解放在史蒂夫的口中。

史蒂夫俯身吻上不住大口喘氣的巴奇,將口中的精液送入巴奇的口中,兩人攪動著,彼此吞咽。

來自自身的腥羶味混著史蒂夫的唾液,佔滿著巴奇的嗅覺與味覺,在史蒂夫嘴裡糾纏著他的舌頭,雙手揉捏著自己乳尖的雙重刺激下,巴奇很快就又興奮了起來,「嗯……史蒂夫……嗯嗯……我要你……將你的大傢伙捅進我裡面……用力操我……」

「遵命,我的親愛的。」輕咬著巴奇的下唇後,史蒂夫低聲回應他的要求,往後拉起身體。

史蒂夫將枕頭放到巴奇的腰下,讓他能夠舒適些,接著抓起本就放在一旁,東尼所送的櫻桃口味的水性潤滑劑。將自身卡入巴奇的雙腿間,倒了些潤滑劑到自己掌心。櫻桃香氣立刻瀰漫開來刺激著兩人的鼻腔。

「結果還是得感謝史塔克的先見之明……嗯嗯!」巴奇的嘻笑聲在史蒂夫一口氣埋入兩根手指到底的衝擊下化成一聲低沉的悶哼。

史蒂夫壓抑著聽到巴奇口中迸出史塔克時突如其來的暴躁情緒,今天是巴奇的生日,但是,他還是忍不住低吼著,「你不該在這種時候提到別的男人,巴奇。」

「啊……嗯……」即使史蒂夫對內部的擴張略顯粗暴,帶給他些許的疼痛,巴奇依然短促的笑了幾聲,「我知道……」

望著巴奇臉上緊蹙著眉頭的笑容,史蒂夫內心一動,原本暴躁的情緒立刻消散。輕嘆了一口氣,放柔了手指動作。又加入了第三根,很有耐心的在那緊緻而柔軟的腸道內開拓、抽送。

當他的手指抵到某一處突起時,巴奇全身一震,忍不住弓起腰,發出高亢的尖叫:「啊啊!」

巴奇激烈的反應讓史蒂夫彎起嘴角,刻意不停刺激著那處部位,引起巴奇難耐地扭動著身軀大聲的放肆呻吟。

就在即將抵達巔峰的前一刻,巴奇突然抓住史蒂夫的手,「夠了……!啊、啊!史蒂夫!停下……我、快要……」

「巴奇?」史蒂夫停下了動作,望向巴奇。

巴奇大力搖著頭,焦急難耐地扭動著屁股對他的男朋友提出近乎命令的要求,「我要你……我要你現在就進來!啊!」

再次地,史蒂夫聽從了巴奇的要求,一口氣貫穿了他。

毫無防備的被堅毅的肉棒突然刺進體內,狹窄的甬道被粗熱的硬物撐開來的脹痛與快感使得巴奇全身彎成一條緊繃的弧線,張大的雙唇無力的顫抖著,淚水匯聚在瞪大的雙眼中,隨時都會掉落。

「喜歡嗎?」史蒂夫將自身全埋入濕熱的肉壁,小幅抽動著下身,低啞著嗓音詢問他懷中因強烈的快感而抽蓄的愛人。

巴奇拼命點頭,生理性的淚水因此滴落,嘶啞著嗓音,「喜歡……喜歡……再、再激烈點我會更喜歡。」

「好的,一切如你所願。」

說完,史蒂夫將巴奇的雙腿拉到自己的肩膀上,手掌托住巴奇的臀瓣,往兩旁分開,露出中間那處紅嫩滴水的小洞。接著往後抽出自身至最淺處後再用力的頂入,往那柔軟緊實的肉壁裡衝撞。

「啊、啊啊……啊嗯……嗯!」體內深處不停被操開、貫穿的強烈快感讓巴奇舒爽的大叫著。

史蒂夫善盡一個禮物的本分,變換著各種角度在巴奇敏感的腸道內奮力抽插。只為了讓巴奇能夠獲得最大的快感。

頂入、抽插、律動、巴奇幾乎要被史蒂夫帶給他的滅頂快感搞瘋了,難以言喻的強烈酥麻感隨著史蒂夫快速且猛烈的衝撞,從體內深處、順著尾椎一路爬竄至全身各處。

在快樂的高潮淹沒了巴奇之後,史蒂夫還是保持著不急不緩的律動,直到巴奇全部射出,並平緩了呼吸後,史蒂夫才停下動作,深情地吻著巴奇汗濕的臉。

巴奇喘了幾口氣,感受到體內散發著高熱的硬物,全身顫抖著低吟了一聲,「你還沒……」

「沒關係……今天是你生日……」邊輕聲說著,史蒂夫邊忙著吻巴奇,就像永不厭煩一樣。

「但……我想要你射在我裡面……填滿我……這裡……」巴奇一手撫上自己的小腹,用小腿肚磨蹭著史蒂夫的下背,一雙濕漉漉的眼神充滿誘惑的盯著史蒂夫。

面對愛人的大膽邀請,史蒂夫吞了一口口水,喉頭上下滾動,「……巴奇。」

然後,在巴奇喜悅的驚叫聲中,史蒂夫開始了新一輪的猛烈挺動。

史蒂夫緊緊抓著巴奇的臀肉,用力的撞進他的體內,即使那裡已經被操很開了,緊咬著他的肉壁依然那麼柔嫩有彈性,帶給兩人難以形容的刺激快感。

快速猛烈的抽插以及敏感點不斷被強力擠壓而過的快感使得巴奇只能弓著腰,在劇烈的搖晃下哭喊著:「啊!啊……嗚啊……嗚嗚……」

快感一點一點的累積,巴奇感到體內的火熱肉棒更大了一圈,知道史蒂夫就快要射了,而他自己也即將再度被撞至高潮。

「快……!射、啊、啊!……射進來……給我……史蒂夫!」

在猛地頂入最深處的衝擊下,巴奇繃緊了身體發出高聲尖叫,在高潮的瞬間,強烈的電流像似竄過全身,內壁不由自主的一陣痙攣,緊緊絞住依然不斷前後進出的肉棒,讓滾燙的液體釋放在高熱的甬道內。

兩人同時抵達了高峰,劇烈的大口喘息,暫時沉浸在愉悅的空白中。

史蒂夫最先平緩呼吸。他伸手捧住巴奇的兩頰,溫柔地落下了一個又一個的吻。

「史蒂夫……史蒂夫……」在史蒂夫細碎的親吻中,巴奇像是在哭泣般地不停喚著史蒂夫的名字。

「生日快樂……巴奇。」停下親吻,史蒂夫又再一次地深情道出今天第三次的祝福。

「……謝謝你,我很開心……」雙手放在史蒂夫捧著自己臉頰的的手背上,巴奇張著一雙閃動著水波的灰藍眼眸凝視著史蒂夫,輕聲低語:「……今天一整天你都是我的。」

史蒂夫望著巴奇,心臟一陣震顫。

「我是你的,巴奇……不只是今天,永遠都是。」

但是巴奇深深望著史蒂夫沉默了一會,眼神中閃過許多情緒變化,但最終只是搖了搖頭,「不……你是屬於全人類的,你是美國隊長……永遠不可能是我的。」

「巴奇……」史蒂夫望著巴奇,嘆了一口氣。

史蒂夫的嘆息讓巴奇全身震了一下,心臟隱隱刺痛,但是很快的,史蒂夫抱起了巴奇。

「如果你想要那麼區分,可以,而我只要你知道一件事……」史蒂夫吻了巴奇的唇後,將頭靠在他的頸項間柔聲地輕訴:「不論時光流逝、你我如何改變,從過去我只是個瘦弱的藥罐子時,就算我成為了美國隊長也好、你曾是冬日士兵也罷。直到將來我們都垂垂老矣,直到時間的盡頭……」

史蒂夫停頓了一下,捧起巴奇的臉,吻去他眼角流出的淚水,一個字一個字宛如宣誓般誠懇而深情地說道:「史蒂夫格蘭特羅傑斯都永遠屬於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

「……史蒂夫……」

感動與狂喜震撼著巴奇的心臟,他再也忍不住內心的激盪,靠著史蒂夫,將臉埋在他的肩膀上,從斷斷續續的抽泣,無法抑止的演變成放聲大哭。

巴奇的哭聲以及顫抖的身軀震盪著史蒂夫的內心,眼眶裡跟著泛起淚光,溫柔有力的撫拍著他的背。

哭了一會後,巴奇用力將眼淚跟鼻水抹在史蒂夫的肩膀上,小聲罵道「……我也是你的,混蛋。」

「我知道,巴奇……我一直都知道。」史蒂夫微微一笑。

大概從很早開始,史蒂夫就知道巴奇是屬於他的。這是種沒來由的自信。而巴奇總是讓他確認這不只是盲目的自信。

「我愛你。」

「我也愛你。」

他們彼此互相告白,鼻尖輕觸,嘴唇相貼,交換著彼此的唾液與氣息。

他們再次相擁,確認他們永遠屬於彼此的這件事實。

 

 

第二天清晨,巴奇用臉書發表了一個訊息。

裡面只有兩張照片,一張是自己坐在禮物堆中的照片,另一張是史蒂夫跟自己裸著上身躺在床上對著鏡頭露出笑容的自拍照。

而訊息只有簡單的幾個字。

Thank you everyone! for your lovely gift.

From My Steve & His Bucky.

 

 

 

 

 

 

 

 


Always a Happy Ending.

 

 

 

___

 

遲到了一天(掩面)

巴奇生快啊!

還是大家都快樂的在一起最好了XD

 

___

 

 

 


彩蛋?:

 

 

 


班納、史塔克、巴頓、羅曼諾夫、菲瑞、考森、威爾森、奧丁森、紅骷髏、羅傑斯以及其他384人都說讚。

檢視其他留言。

東尼史塔克「老天爺!一大早就被閃瞎眼!!」

布魯斯班納「希望詹姆斯喜歡就好了。」

小迷妹「天啊!天啊!我的史蒂夫!他的巴奇!!我要瘋了!!」

山姆威爾森「請顧慮一下單身男子漢的心情好嗎!」

莎朗卡特「同意樓上,還有單身女子漢的心情也得顧到,好嗎?」

娜塔莎羅曼諾夫「再秀恩愛嘛。」

奧丁森「奧丁的鬍子!太好了,吾友。」

交叉骨頭「冬兵是我的!」

小迷弟「上面是怎樣?有病就該吃藥。巴奇當然是美國隊長的啊!」

神盾局探員「給樓上還有隊長跟隊長夫人點一萬個讚!」

克林特巴頓「嘖嘖,隊長自己點讚會不會有炫耀的嫌疑?」

非爾考森「我愛隊長!永遠支持巴恩斯中士!!」

紅骷髏「致力安利Stucky一百年。」

山姆威爾森「慢著!!!上面那個紅骷髏是怎麼一回事??!」

尼克菲瑞「已跟蹤IP。」

 

 

 


「好像有什麼不得了的東西冒出來了……」

巴奇看著手機裡顯示的訊息內容,臉上浮現出複雜的表情,咬下了一口史蒂夫煎的法國吐司。

「放心吧,巴奇。尼克他們已經在追蹤IP位置了。」史蒂夫微笑著安撫巴奇後,氣定神閒的喝了一口柳橙汁,「所以,你什麼都不用煩惱。」

「……你說的是紅骷髏?還是那個說什麼冬兵是我的傢伙?」

「當然是兩個都要追蹤。」史蒂夫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你只能是我的。」

巴奇望著史蒂夫,有些無奈卻又幸福的笑著,然後點了點頭。

 

 

 

 

 


Fin.

 

 

 

    文章標籤

    盾冬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