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章節: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最終話,因為你在這裡

 

___

 


巴奇一直默默的陪著史蒂夫,直到他終於收住眼淚,他才退了開來,眼神溫柔似水地凝視著史蒂夫。

「好多了?」一邊問,由於這裡沒有可以擦拭的物品,巴奇就伸手用自己的袖子幫史蒂夫擦去眼淚。

「我很好……」望著巴奇,史蒂夫抹了抹自己的臉,破涕為笑的說道:「謝謝你,巴奇。」

巴奇什麼都沒說,只是微微一笑,輕輕地揉著史蒂夫短而柔軟的金髮。

兩人雙雙走出了研究室,眾人都在交誼廳等著他們。

「哭夠了嗎?」明知道應該避開這一點,東尼還是忍不住出口調侃。

盡管東尼才剛幫助過自己,對於史蒂夫一向過保護的巴奇還是不太高興的瞪了東尼一眼,史蒂夫則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完全清楚這兩人會有這種反應的東尼只是點頭,然後比了個手勢,「既然哭夠了,我要問你們,你們有『記憶』嗎?」

巴奇皺起眉看向史蒂夫,史蒂夫也看向巴奇。他們都知道東尼所問的這個記憶是指什麼意思,而他們從彼此交換的眼神中得知彼此都沒有記憶後,同時看向東尼,很有默契的搖了搖頭。

得到這個答案,東尼臉上露出像是沉思的表情。若是平行時空,那麼昨晚他跟霍華德的實驗就不可能成功,但如果他們四個人真是彼此在同一條時間線上的過去與未來,那麼為何現在的巴奇跟史蒂夫會沒有與此次的事件相關的記憶?他是否應該晚一點去詢問看看霍華德?

越過自顧自陷入思考的東尼,娜塔莎往前跨了幾步來到巴奇面前,伸出雙手擁抱住他。

與史蒂夫以外的他人突如其來的肉體接觸巴奇有些驚訝的繃住了身體。不過娜塔莎只是輕拍了一下巴奇的背後,就退了開來,牽起嘴角,「歡迎回來你的歸屬,詹姆斯。」

娜塔莎的話讓巴奇驚訝的瞪大了雙眼,隨即放鬆了身體,臉上表情也柔和起來,「……娜塔莎……」

娜塔莎平常大都是用姓在稱呼別人,現在卻叫他詹姆斯,於是巴奇也被影響,不自覺得叫出娜塔莎的名字。

接下來,在娜塔莎之後,克林特他們雖然不像娜塔莎一樣的擁抱巴奇,卻也是一一向前道出歡迎,布魯斯伸出了手與巴奇相握,考森甚至還對巴奇做了個敬禮的動作。

在所有人的笑臉上環視一圈後,在史蒂夫雖然微笑卻依然有些泛紅的藍眼那溫柔的目光下,巴奇最後選擇了道謝。

「……謝謝你們,我回來了。」

他知道,他們對自己所說的慰勞的話語以及行為,除了是針對現在的自己以外,同時也是在說給過去那個已經回到正確的時間線,準備接受殘酷未來的那個巴恩斯聽的。

就像剛才娜塔莎所說的,他回到了他的歸屬。史蒂夫固然是最大的因素,然而不只是因為史蒂夫,還有眼前這一群知曉他的過去,還抱持著平常心接納他的同伴們。他們讓巴奇真心的感到這裡就是他的歸屬。

「你這樣也不錯,」娜塔莎在巴奇剪短的後腦勺上摸了摸,「看起來清爽多了。」

「沒那麼沉重,對吧?」巴奇自己也摸了摸,歪起嘴角,開起了玩笑。

站在一旁微笑著觀看的史蒂夫也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然後不知怎地每個人都湧了上去,最後連布魯斯都被拱著摸了一把。

「第一次不收錢,下次可要收費了。」巴奇也不生氣,只是開玩笑的那麼說。

大家都笑了起來。

在那之後,他們一起在史塔克大樓裡用了很晚的午餐,避開關於巴恩斯未來的話題,只聊關於巴奇回到過去時發生的一些事,不知不覺就到了晚上。

在與大家告別之後,巴奇跟史蒂夫騎著重機回到了他們在布魯克林的家中。

回到自己家的感覺很好。

在巴奇踏進了幾天不見的他與史蒂夫的家中時,腦中浮現出了這個想法。他現在真有深刻的感受,他回到了家,這裡就是他們的家,他跟史蒂夫的家。

但巴奇還來不及發出感嘆,幾乎是在關上門的一瞬間,史蒂夫就從身後緊緊抱住了他,帶著些微的顫抖,呼喚著他的名字。

「巴奇。」

巴奇不用從史蒂夫顫抖的聲線跟身體,也知道史蒂夫現在心情一定很不好受。雖然剛才在眾人面前他都保持著微笑,但是巴奇感覺得出來史蒂夫一直再自責、在煩惱。

他在為巴奇的過去自責、為巴恩斯的未來煩惱。那並不是巴奇可以解決的,他過去也沒少費唇舌跟史蒂夫提過要他別在意。但巴奇也明瞭,要是立場換過來,巴奇也不可能比史蒂夫更理性。

所以巴奇只是安靜的任由史蒂夫抱著自己,放鬆身體將自身的重量靠到了史蒂夫的身上,聆聽著彼此心跳與呼吸的聲音。

現在他們之間不需要吻、不需要擁抱以上的行為。只是感受著對方的溫度,確認彼此是真實的存在於彼此身旁,只要這樣就夠了。

他們就這樣靜靜地佇立於玄關,直到史蒂夫自己冷靜下來後,他才有些不好意思卻又依依不捨的放開巴奇,接著像是想到什麼似的從口袋裡掏出一封信,遞到巴奇眼前。

「這是過去的你要寫給你的信。」

看了史蒂夫手上的信一眼,巴奇也從腰間口袋裡取出一封信。

「我這裡也有過去的你要給你的信。」

兩人互相交換了信後,史蒂夫看著手中的信,將視線移到了巴奇臉上問道:「你覺得裡面會寫什麼?」

巴奇看了史蒂夫一眼,沒有回答,只是低下頭,默默地打開了信封,抽出裡頭的信紙。眼珠上下快速的瀏覽了一遍信紙上的內容後,聳了聳肩。

「他要我好好感謝史塔克那些人對他的關照。還有,我得說他的確是過去的我……他要我好好的照顧你,千萬別讓你生病或受傷。」

「照顧我?」史蒂夫愣了一下,有些無奈、羞澀卻又甜蜜的笑了出來,「我已經不會生病了,巴奇……」

「但你還是會受傷。」說著,巴奇將信紙抵在史蒂夫的胸前,嚴肅的看著他,「不管你變成什麼樣,會擔心的還是會擔心,。」

「巴奇……」史蒂夫凝視著巴奇,心底充滿著說不出的感激情,直到巴奇用眼神催促他,他才回過神來似的連忙拆開了自己手上的信。

史蒂夫看完了信上的內容後瞪大了眼睛,緊接著臉上浮現出不知該笑還是該生氣還是怎麼樣的微妙表情,「……他們發現了我們是情侶的事實了。」

聽到史蒂夫那麼說巴奇也一臉驚訝,再次看向自己手上的信,「但是我這封信上什麼都沒寫……」

這一點都不像是巴奇巴恩斯的個性,要是他知道了不可能什麼都不說。

「也許……過去的你還有留什麼驚喜也說不一定。」跟巴奇一樣了解他的性格的史蒂夫只能苦笑,然後搖了搖手中的信紙,「而且過去的我似乎對未來的自己有很大的意見。」

看到史蒂夫苦笑,巴奇忍不住挑起眉深手將史蒂夫手中的信取了過來,仔細的看了上面寫的內容。那是一封乍看之下寫滿了非常熱忱的感謝,但只有史蒂夫自己,跟對他了解非常深的人(也就是巴奇)才看得出來實際上字裡行間句句都隱藏了對史蒂夫的控訴與不滿。

「……別在意,」看完後,巴奇沉默了一下,將手搭在史蒂夫肩上,作著言不由衷的安慰,「至少他很用力的在感謝你有好好的『照顧』我。」

他們彼此凝視了一會,臉上表情從無奈的苦笑,很快就轉成真正的笑容。

「不管怎麼說,這都是過去的他們留給我們的,必須好好保留下來。」將兩封信都收回信封後,史蒂夫想起了一件事,「……不過,為什麼我們都沒有記憶?」

巴奇很爽快的回答:「這種事,如果連史塔克都不知道,就算你我想破頭也不會有答案。」

「說的也是。」點了點頭,史蒂夫決定不再去想。現在更重要的是巴奇。

他輕輕按摩著巴奇的肩膀,柔聲問道:「你累了吧?好好泡個熱水澡,洗完後我幫你按摩。」

「……只有按摩?」巴奇無言的望了史蒂夫一會後,輕笑著回問。

「只要是你的希望,我都會盡量做到。」

「不用那麼嚴肅的表情,史蒂夫。」巴奇笑了笑,雙手握住史蒂夫的手,低聲說道:「我只是……不想和你分開……所以,陪我一起洗?」

史蒂夫只花了零點四秒的時間,馬上飛快的點頭。

脫去衣物進入浴室後,史蒂夫扭開水龍頭放出熱水。聽著泊泊的水聲,在逐漸瀰漫的霧氣中,他們凝視著彼此,然後慢慢地將四片唇瓣相疊在一起。

他們赤裸著身體擁抱,交換著彼此的體溫。

相隔許久的吻非常地緩慢而親暱。剛開始,史蒂夫小心翼翼的像是對待著什麼珍貴的寶物似地。接著慢慢地,綿長的吻逐漸往激情演變的同時,史蒂夫的手也開始往巴奇身上各處游移,像是恨不得撫摸他每一吋的肌膚。

「嘿……你可要小心點……」在史蒂夫無意識地咬住巴奇的後頸帶來一陣甜美的刺痛時,巴奇想起了羅傑斯說過的話,以及信上一再強調的內容,忍不住低喘著笑道:「過去的你可是對你造成的痕跡很氣憤呢。」

史蒂夫露出了苦笑,鬆開牙齒,舔吻著自己咬出的齒痕,「抱歉……會痛嗎?」

「有一點……但是我不討厭……我喜歡你在我身上留下的任何痕跡。」笑了笑,巴奇坦率的說出了內心的想法後,轉頭吻住史蒂夫。

在挺腰進入巴奇時,巴奇在他背上抓出的刺痛讓史蒂夫全身興奮的顫慄,下身緊貼著,在巴奇的耳邊低沉著嗓音,「我也喜歡你在我身上留下的痕跡……」

「那很好……」輕吐著濕熱的氣息,體內深處被碩大的火熱貫穿填滿的快感讓巴奇的身體微微地顫抖著,臉上卻滿是笑容,「讓我們留下更多……」

史蒂夫用行動回應了巴奇的要求。

在他們好好的在彼此身上留下了甜蜜的痕跡之後,才互相黏膩的洗完了澡。

史蒂夫很仔細的把巴奇的全身上下、裡裡外外都清洗得乾乾淨淨。然後從身後抱著巴奇一起窩在浴缸裡。史蒂夫一邊認真的幫巴奇按摩,一邊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兩人分離後各自發生的事。

直到巴奇說話開始迷迷糊糊,頭不停地點著,一副快睡著的樣子,史蒂夫才抱著巴奇走出浴室。

匆匆的穿上內褲後,兩人鑽進了溫暖舒適的被窩裡。眼皮已經很沉重的巴奇,在沾上了熟悉的枕頭之後,幾乎是馬上就閉上了眼睛。

史蒂夫側身將巴奇抱在懷中,握著巴奇的手,在他的兩隻手上各落下一吻,輕輕地說道:「晚安,巴奇……我愛你。」

累壞了的巴奇並沒有張開眼睛,只是動了動嘴唇,近乎嘆息的低語:「……嗯……我也愛你……史蒂夫……晚安……」

在巴奇最後的聲音消失在空氣中後,臥室內只剩下均勻的呼吸聲。

史蒂夫一直凝視著巴奇的睡臉,直到很久很久,才閉上了眼睛。

 

 

*** *** ***

 

 

-1944-

「史蒂夫!」

「巴奇!」

一看到滿臉笑容巴恩斯出現在眼前,羅傑斯幾乎如同字面上一樣的飛撲了上去,緊緊將巴恩斯摟在懷裡。

即使羅傑斯的力道是那麼的大,幾乎要讓他無法呼吸,巴恩斯也毫不在意,只是同樣緊緊地環抱住羅傑斯,不停拍打著史蒂夫寬闊的肩背,大聲說道:「我想死你了,兄弟!」

「我也……我也是,巴奇!」

激動莫名的羅傑斯察覺到自己似乎太過用力,連忙鬆開,轉而捧起巴恩斯的臉仔細的端詳著,就像是在確認是否完好無缺。

羅傑斯光用眼神還不滿足,他用手撫過巴恩斯微捲的棕色短髮、帶笑的濃眉大眼、高挺的鼻樑、有些肉肉的臉頰、柔軟濕潤的紅唇。

羅傑斯的大拇指不自覺的在飽滿的唇瓣上來回磨蹭,並輕輕地按壓著。隱含著情色的碰觸讓巴恩斯身體忍不住顫了一下,望著羅傑斯,輕啟雙唇不發一語。

直到一聲輕咳響起,他們才想起霍華德跟佩姬都在旁邊看著。

在兩人帶著特別含意的眼神注視下,羅傑斯壓抑住想碰觸巴恩斯的欲望,往後退了開來尷尬的羞紅了臉,「抱、抱歉,我太高興……」

巴恩斯也有些紅了臉,笑著拍了拍羅傑斯的肩膀,半開玩笑的對霍華德跟佩姬說道:「沒什麼別的意思,我……我們一向都是這樣的。」

一向都是如此的話那可是個大問題。他們難道沒發現剛才的舉動完全一點都不像是普通的同性友人會有的舉動嗎?霍華德雖然在心中那麼吐槽,但他並沒說出口,只是冷靜的跨過他們兩人之間,站到無線電前開口說道:「我現在只想先確認一件事……」

霍華德低頭對著麥克風,試圖喊了幾句話,但不用說是人聲了,就連平常聯繫時會有的細微的噪音都沒有,只有一片死寂。

「……果然沒有用了。」試了幾次後霍華德一臉嚴肅的表情低聲嘆氣。

「你是說無法跟未來連繫了?」與巴恩斯驚訝的對望一眼後,羅傑斯朝向霍華德問道:「為什麼會這樣?」

霍華德將手放到了下巴,併攏兩指在小鬍子上摩挲著,「大概是因為屬於媒介的兩個巴奇各自回到了原來的時空,失去了觀測體後原本造成了的裂縫也因此合了起來。」

「也就是說以後都沒辦法跟他們談話或是見面了?」巴恩斯有些失落的垂下了肩膀。

微一沉吟後,霍華德看向他們兩人,像是在安慰又像是在解釋的說道:「我會再想辦法試試看……不過原本你們的狀況就是近似於奇蹟的意外,能夠有那麼一次就已經是不得了的情況了,所以應該高興。」

「……高興嗎?」羅傑斯跟巴恩斯相識,在彼此眼中看出了溫暖的感情,「對,是真的很值得高興。」

不管怎麼說,這都是十分難得的經驗,他們會永遠銘記在心。

「而且這不是現在你們需要煩惱的事吧?」看著巴恩斯跟羅傑斯旁若無人的對彼此微笑著,霍華德挑起了眉,「你們明天不是就要去執行攔截火車的任務?」

羅傑斯跟巴恩斯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巴恩斯還大叫了一聲,「喔,對對對!既然我回來了,還得進行最終計劃的確認!」

巴恩斯看著羅傑斯點頭後,轉向霍華德,舉起手行了個不太正式的軍禮,「多謝你了!」

霍華德輕佻的在自己的臉頰上點了點,開玩笑道:「要感謝就來個吻吧。」

「嘿,我可是……」巴恩斯還沒把後面的話說完,羅傑斯突然用力拉過了巴恩斯的手,大聲喊道:「不!巴奇的吻是我的!」

這句話爆出來的瞬間,包括羅傑斯本人在內的四個人都當場呆住,現場安靜的幾乎連掉一根針都可以聽得一清二楚。

「……我說史蒂夫……」好一會後,巴恩斯才嘴角抽搐著打破了沉默。

「……你不用說了,巴奇……」羅傑斯如字面上寫的一樣,用雙手遮住了自己的臉。

他真的、真的、真的蠢透了!

明明未來的自己已經警告過了,而且他昨天才因為這樣在心裡教訓過自己,居然又再一次的做出這種蠢事。

霍華德也就算了,他看起來不像是會拘泥於同性戀上面的那種人,但是佩姬不一樣。更何況,她是軍人。而他跟巴奇的關係是軍隊所不可能容許的。

「……所以我果然沒猜錯?」霍華德攤開雙手,試圖讓氣氛輕鬆些,「你們……是什麼時候?」

「……昨天,在這裡,我跟巴奇告白。」

「史蒂夫?!」

在巴恩斯訝異的驚呼下,羅傑斯握住了他的手。事到如今,話是他自己衝口而出的,一切由他負責,不管會怎麼樣,他會保護他。

「……沒錯,」看出羅傑斯此舉的意義,巴恩斯馬上也做出了反應,「而我也回應了他。」

「巴奇!」

「這不是你一個人的事,史蒂夫……從來就不是。」

佩姬看著他們兩人彼此保護的模樣,閉上了眼,眼中複雜的情愫一閃而過,再睜開眼時,她真誠的對著羅傑斯跟巴恩斯說道:「恭喜你們。」

「佩姬……」羅傑斯心情微妙而複雜的望著佩姬,巴恩斯更是有些尷尬。他之前還試圖湊合他們呢。

「只要你們不會影響到任務的順利進行,我會保守這個秘密。」

兩人瞪大了雙眼,不敢相信的看著佩姬。

思考了一會,巴恩斯遲疑的開口問道:「……妳不會意外或是覺得……噁心?」

「不知道為什麼,我並不意外也不噁心,巴恩斯中士。」佩姬看著巴恩斯,微微一笑,「因為在你面前他不是美國隊長,也不是超級士兵,而是史蒂夫羅傑斯。」

「……我知道,」巴恩斯眨了眨眼,忍不住露出了驕傲又得意的笑容,將手搭在羅傑斯的肩上,看著羅傑斯,「我一直都知道。」

在與巴恩斯互望了一眼後,羅傑斯轉向佩姬,對眼前這個特別的女性致上誠摯的謝意,「……謝謝你,佩姬。」

「那麼,事情解決了,有沒有興趣賞個臉一起用午餐?」眼見原本可能很嚴重的事情圓滿落幕,霍華德看了看懷錶,對其他三人作出了邀請。

在霍華德那裡跟佩姬四人一起用完午餐後,在霍華德半調侃的祝福聲中,羅傑斯跟巴恩斯回到了營區,為了跟咆哮突擊隊的成員們一同討論最後的準備事宜。

巴恩斯在身旁,光是這樣就讓羅傑斯信心大增,再加上原本計劃就大致上都定好了,就只剩下確認細節的部分,所以談論的非常順利,巴恩斯甚至還跟羅傑斯開起了玩笑。

杜根看著他們敬愛的隊長跟他的中士貼在一起說了什麼,然後大笑的畫面,任他怎麼看毆跟平常的羅傑斯跟巴恩斯沒什麼兩樣,於是他轉向身旁最近一直在懷疑巴奇不太對勁的法沃斯說道:「巴奇果然很正常啊。」

法沃斯看著巴恩斯,像是在確認什麼,然後臉上浮現出如釋重負般的表情,「……沒錯,現在的巴奇很正常。」

現在的巴奇?杜根又看了看巴恩斯,然後用著不知所謂的表情斜眼看向法沃斯,「……你超怪。」

「多謝誇獎。」法沃斯只是聳了聳肩。

在確定所有計劃之後,天也已經黑了。不知不覺間下起了雪。

杜根他們提議要不要去喝一杯,但羅傑斯跟巴恩斯拒絕了。他們從再度重逢後一直都沒有辦法單獨相處,現在完成了公事,只想把握私人時間與彼此說說話,應該算是剛正式交往的情侶會有的正常想法吧。

於是他們告別了隊員。

在兩人並肩走回羅傑斯私人營帳的路上,羅傑斯握住了巴恩斯的手。呼著白氣,羅傑斯關心的問道:「很冷嗎?」

「冷,」巴恩斯用力的反握住羅傑斯的手,笑得很開心,「所以你可別鬆開手。」

「我永遠不會鬆開你的手。」羅傑斯瞇起雙眼,凝視著巴恩斯臉上因寒冷而泛紅的臉頰跟鼻尖,輕聲發誓。不管發生什麼事,他都不會放開手中的這份溫暖。

回到了營帳裡,兩人很有默契的一起肩靠著肩坐到了床上。

雖然明天就要進行重大的任務,兩人的心裡都異常的寧靜祥和。

下雪的夜晚很安靜。甚至連彼此的心跳與呼吸都聽得一清二楚。

他們本來有很多話想對彼此說。但是現在,當他們真的獨處的時候,內心裡卻都有種開口就會破壞了什麼的感覺。

羅傑斯胡思亂想過很多,等到巴恩斯回來時他們會做什麼,比如說擁抱、接吻,甚或更進一步。然而,現在巴恩斯就在身邊,感受著他的氣息與體溫,羅傑斯卻只想這樣就好。只要兩人握著手,緊貼著彼此,他就覺得很溫暖很平靜。

就像平常跟巴恩斯在一起時一樣。他只想永遠這樣下去。手握著手、肩並著肩,聽著巴恩斯的呼吸與心跳,其他什麼都不需要。

巴恩斯似乎也是那麼想的,所以他們什麼話都沒說,只是就這麼靜靜待著。

不知過了多久,溫暖的幸福感讓巴恩斯開始有些睏了,忍不住打了個很大的呵欠。

羅傑斯轉頭過去,終於開口輕聲問道:「累了?」

巴恩斯點了點頭,揉了揉眼睛。

可愛的舉動讓羅傑斯笑得像個傻瓜,「我們睡吧。」

說著,捨不得放開相握的手,兩人握著手往床上躺平。

躺到了床上後,巴恩斯調整了位置,看著羅傑斯,嘴上半開玩笑的說道:「你可別做什麼讓我明天爬不起來的事。」

「我才不會!」巴恩斯的調笑讓羅傑斯脹紅了臉抗議。

等到羅傑斯也躺好後,兩個大男人擠在一張床上,身體緊貼著,相觸的體溫異常的高,巴恩斯想了一下,小聲問道:「……說真的,你有沒有想要跟我上床?」

「……想。」轉過身,羅傑斯握住了巴恩斯的手,凝視了許久,在他的中指上輕輕的一吻,「但不是現在,巴奇。我們明天要抓住佐拉,不能有任何差池。」

與羅傑斯認真的眼神相望,巴恩斯忍不住感到自己臉上一陣燥熱。沒想到羅傑斯也會用這種眼神望著自己。比起史蒂夫的時候,巴恩斯現在更覺得心跳加速,不禁下意識的吞了吞口水,開口問道:「那……等抓住佐拉之後?」

「抓到佐拉,除了從他那裡問出關於紅骷髏的相關情報之外,還有對你跟我來說一件同樣也很重要的事。」羅傑斯看著巴恩斯,表情嚴肅,「那就是關於他在你身上所做的實驗。」

羅傑斯出乎意料的話讓巴恩斯愣了一下。

加重了擁抱巴恩斯的力道,羅傑斯低聲說道:「我知道你並不想讓我擔心,所以一直隱瞞……但是,巴奇,你以為我不會發現嗎?」

巴恩斯笑了,有些無奈卻又甜蜜的嘆了口氣,「什麼都瞞不過你。」

「彼此彼此,我有什麼也都瞞不住你。」羅傑斯也笑了「然後,徹底擊敗紅骷髏、消滅九頭蛇、我們將會贏得戰爭,等回去布魯克林……」

「再好好來個慶祝?」

看著羅傑斯臉微微一紅,卻堅定的點頭,巴恩斯的眼神搖曳著奇異的光彩。

「……你說,當我跟我父母還有弟妹們說我要跟你在一起時,他們會說什麼?」

「你的家人對我一直很照顧,巴奇……就像我自己的家人一樣,如果他們生氣,我會讓他們氣完,然後慢慢的跟他們說明,如果他們不能諒解,我會想盡辦法讓他們了解我對你的感情,我知道,也許這很難……但……」

「但我會跟你一起面對。」巴恩斯輕輕微笑,「而且他們一向很欣賞你。我相信,一切都會沒問題的。」

「嗯。」羅傑斯滿心歡喜的點了點頭。

「……史蒂夫,」將頭靠在羅傑斯的肩膀上,巴恩斯像是撒嬌又像是小孩在玩鬧似的磨蹭著,「明天讓我跟你一起上火車。」

羅傑斯皺起了眉,「不行,巴奇。你的主要任務應該是在火車頂上警戒,而且跟我一起進入車廂很危險。」

「但我想親手捕捉佐拉。」在一瞬間的緊繃表情後,巴恩斯放柔了表情,額頭與羅傑斯的相碰,凝視著那雙清澈的藍眼,「而且你的後面應該由我來守著。」

「巴奇……」羅傑斯內心升起一股強烈的感動,他怎麼能拒絕巴恩斯的要求?

「好吧,但你要答應我,注意安全。」

「我會的,你也是。」

在幾乎可以感受到彼此呼吸氣息的距離下凝視著彼此,羅傑斯終於忍不住開口詢問:「……我可以吻你嗎?」

在巴恩斯的點頭允諾下,輕輕地,羅傑斯些微顫抖的吻上了巴恩斯的唇。

感覺真是美好極了。比想像過的任何想像都還要更加美妙。

沉浸在飄飄然的幸福感中,兩人毫不懷疑的相信著,在奮戰之後,他們會一起回到布魯克林。他們所夢想的最美好的未來很快就會伴隨著和平一起到來。

雖然無法有正式法律上的婚姻關係,但他們知道,他們會永遠陪著彼此,直到時間的盡頭。

永遠,永遠。

 

 

*** *** ***

 

 

當巴恩斯從火車上摔落時,他內心浮現出的想法是,啊,未來的自己所受的遭遇大概就是這個了。

比起自己即將面臨的狀況,巴恩斯更擔心羅傑斯。

在墜落的那一瞬間,羅傑斯近乎絕望的表情幾乎讓他的胸口疼得無法呼吸。

他在心裡對著羅傑斯喊道:「沒問題的,史蒂夫,雖然大概會斷一隻手什麼的,但是我不會死的,因為未來的我們在一起不是嗎?」

他相信羅傑斯會找到他,他也希望羅傑斯會相信他,相信他一定會回去,會回到羅傑斯身邊。

而就如同巴恩斯所想的,即使在連霍華德跟佩姬都勸他的狀況下,羅傑斯也從未認為巴恩斯死去。

一直到與紅骷髏的最後戰鬥後被冰凍在北冰洋的最後一刻,羅傑斯都沒放棄過尋找巴恩斯。

 

 

*** *** ***

 

 

彷彿從黑暗中突然被拉到光明裡,從冷凍艙裡被釋放出來的冬兵眨了眨眼,視線從模糊漸趨清晰,接著瞇起了雙眼,適應著突如其來的光明。

「資產狀況如何?」眼神盯著冬兵,皮爾斯對身旁負責管理資產的科學家問道。

科學家看了一眼冬兵的模樣。

剛解凍的冬兵全身赤裸,身體的生理機能正在試圖調節體溫,解凍的水以及汗讓他全身都溼答答的,並不停的顫抖著。有人在他身上披了件粗糙的布料,但冬兵並沒有反應。他只是看著自己的手,對於周遭的人事物毫無反應。

科學家在手上的平板電腦上記錄著,並制式的回答皮爾斯:「資產一切正常。」

冬兵剛被解凍時,總會望著自己的手掌。對周遭的一切充耳不聞。

在九頭蛇的冬兵檔案中,冬兵的這種行為既屬於冬兵常規的運作範圍,卻又極度不穩定。所以他們都不會去打擾這種狀態下的冬兵。

很久以前曾經有一個蠢蛋因為對這種狀態下的冬兵出聲挑釁,而被冬兵扭斷了脖子。

之後暴走的冬兵殺了現場全部的人逃亡了一個多月,最後是在北方的海岸線邊境發現他的蹤跡。

當時他似乎正想辦法要搭船,也許是認為海上比較不容易被發現吧。不管冬兵的心裡在想什麼,當時的九頭蛇負責管理冬兵的領導者是那麼下結論。

他們根本不在乎冬兵在想什麼,只要不會產生問題,他們不會去管冬兵。冬兵不該有自我意識,也不被允許有回憶。他只是個有生命的兵器。

只有他自己深處的靈魂知道,他才不是什麼他媽的資產。

有好幾次,冬兵會像是突然甦醒--或者,用九頭蛇的話來說,故障--他會逃亡,會去尋找,尋找著他記憶深處揮之不去的一個人影,他最珍貴的金黃色溫暖回憶。

他一直都相信……相信一個人。

雖然他已經不記得他該相信的那個人是誰。

但是冬兵知道,那是在他冰凍空虛的內心裡唯一還擁有的東西。

冬兵蠕動著嘴唇,像是在念著什麼,緩慢的反覆收握著手掌,就像曾經有個人握著他的手不放。

經歷了無數次的逃亡,在失敗被抓回來的痛苦折磨中,冬兵從沒想過的是死亡。他有好幾種自殺的方式,他也絕對有辦法做得到。

但是他沒有。

因為他知道有個人在等著自己。

他會活下去,直到見到那個人為止。

 

 

然後,他見到了。

他知道,在聽到那一聲巴奇的那一瞬間,冬兵內心充斥著溫暖的感受。

他知道,他等到了。

他一直都相信著,他也從未讓他失望。

「……史蒂夫。」冬兵……不,巴奇對著史蒂夫,伸出了手微笑,「你一點都沒變。」

巴奇不在乎現場什麼狀況,史蒂夫也不在乎,兩人就只是同時奔向對方,緊緊擁抱著彼此。

他們終於找到了失落的半身。

 

 

 

 

 

 

 


-Epilogue-

 

彷彿經歷了一場很長很長的夢。

巴奇在史蒂夫的懷中睜開了眼睛,幾乎同時間,史蒂夫也睜開了眼睛,兩人同時看向彼此。

「……你也是嗎?巴奇?」無言的互相凝視了很久後,先開口打破沉默的是史蒂夫。

巴奇輕輕地點了點頭。

他知道史蒂夫說的是什麼意思。

剛才他們在夢境中,就像是所有的記憶從被打碎的玻璃雪球中流洩而出,他們腦海中浮現起了所有的事,甚至貼合的就像是那些記憶是被遺忘的,現在重新被想起而已。

但是,同時他們仍然保有原來的,屬於他們的那份記憶。

一個是原本的記憶。在橋上重逢後,巴奇還是沒完全恢復記憶,之後再度被洗腦,與史蒂夫在艦橋上大戰一場後,記憶混亂了一段時期,獨自在外流浪,直到史蒂夫找到他,帶他回來,很有耐心的陪著他,慢慢拾回過往回憶的記憶。

一個是嶄新的記憶。在橋上重逢後,幾乎上馬上就恢復了所有記憶的巴奇跟史蒂夫連手殲滅了現場其他所有的九頭蛇人員後,之後又合作直接從基地消滅了皮爾斯領導的九頭蛇,並完美的阻止了洞見計劃。

也就是說現在他們的腦海裡存在著兩份不同的記憶。

「……也許明天該去問問史塔克,這是怎麼回事。」史蒂夫輕聲說著,吻著巴奇的額頭。

巴奇望著那雙溫柔深情的藍眼睛,不知怎地湧起一股想哭的衝動,也許是因為兩個記憶混亂的衝突,他現在情緒有點激動,當史蒂夫的手抹去了他臉上的淚痕時,巴奇才發現自己哭了。

「巴奇……」史蒂夫也顫抖著聲音,他不同的記憶中有一個是關於冬兵過去曾經重覆著逃亡,最後一次是結束在北海岸,那是史蒂夫被冰凍的地點附近。

就算別人說只是巧合,即使巴奇自己說他在冬兵時期的記憶都記得不是很清楚了。史蒂夫也依然認為,那是巴奇在不知不覺中感知到他在冬眠在北冰洋之下。巴奇是為了去尋找他。

即使是在那種狀態下。即使每一次被抓回去等著他的是難以想像的痛苦折磨。

只要一想到巴奇曾經遭受的對待,就算虐待冬兵的人幾乎都早已不存在這世界上,史蒂夫還是恨不得將那些該死的王八蛋從地獄中挖出來,一個一個的狠狠報復。

史蒂夫越想越又怒又悲,忍不住激動的哽咽出聲,「你怎麼能……我無法想像你是怎麼一個人撐過來的……」

巴奇凝望著史蒂夫,輕輕搖了搖頭,將手掌抵在自己的左胸,輕聲的低語:「因為,你在這裡。」

史蒂夫睜大了眼睛,望著巴奇的手、望著他的胸口、望著那雙美麗的唇說出的話震撼著他的心。

「你一直陪著我,所以,我從來不是一個人面對。」

在極度感動的沉默之後,史蒂夫也將手輕放在自己的左胸,壓抑著激動的情緒低聲說道:「……你也一直在我這裡。」

兩人凝視著彼此,微笑著流淚。不是由於悲傷,而是情緒太過於激盪。

窗外的曙光微微的透了進來,柔和的橘黃色光芒照著地板。

在靜靜的流了一會眼淚後,史蒂夫低聲問道:「早餐要吃什麼?」。

巴奇回道:「你一向知道我喜歡吃什麼。」

然後兩人相視微笑。

他們彼此經歷過誰也無法想像的痛苦,跌跌撞撞地一路走來,但卻不曾絕望過、不曾放棄過,因為他們將彼此存放在對方心上。

就算將來握緊的手會被迫鬆開,但只要他們都在這裡,那就是最大的支柱。

不管會有什麼樣的未來在前方,他們都能一起面對。

不論何時。

 

 

 

 

 

 

 

Fin.

 

___

 

因為你在這裡

 

終於把一開始最想寫的結局給寫出來了

這是我第一篇盾冬長篇連載
這個系列從2014/05/09開始至現在斷斷續續(大概將近一月一更的狀態?XD)也寫了十萬字呢
在即將滿一年的前夕終於完結了!

有好多想說,卻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就這樣吧
真的很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

 

 

 


不重要的PS:
如果有人還記得的話,不是我忘了寫,是因為找不到適當的地方放進結尾裡,所以巴恩斯在枕頭下的信會留到番外中XD

 

文章標籤

盾冬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