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米米的PwP交換文
不好意思遲到了那麼久QQ
感謝陪我一起聊黃爆梗啊>////<有空請再一起聊!

吃對方的醋所以故意挑逗,公共場合要求被操

OOC、有點病、請不用對PwP講求邏輯

 

___

 

 

史蒂夫跟巴奇穿著平常的制服,帶著輕便的武器--史蒂夫揹著盾,巴奇揹著狙擊槍一前一後無聲的走在黑夜的森林中。

黑夜中除了月光以外,唯一的光源就是在幾公尺外為了警戒用而燃燒著的營火。

今晚咆哮突擊隊在經過了一整個白天的行軍後,於深夜紮營在義大利與瑞士邊境的某處森林中。

衛兵跟巡邏小組基本都兩人一組,每三個小時換一次。衛兵負責守著他們紮營的區域,巡邏小組則是在森林附近作重點巡邏。

而現在是凌晨三時,史蒂夫跟巴奇跟上一個巡邏小組交換之後,一起走進森林裡已經有一段時間。

史蒂夫跟巴奇一直都是一組的,沒有任何疑慮。就像整個隊伍,甚至包括上級都默認他們兩人就應該在一起。

史蒂夫自己也沒想過讓巴奇以外的人成為自己的搭擋。於公於私,他都相信過去、現在、以及未來,他永遠會跟巴奇走在一起。

不過,今天的巴奇--正確來說,從不久前開始,巴奇就有些奇怪。史蒂夫時常會感覺到巴奇的視線,像是有什麼話想說,但當他們視線相對時,巴奇卻只是笑笑,什麼都不說。

而這一點都不像巴奇。巴奇一向是他們兩人之中最愛說話的那一個。

「……巴奇?」

想著,史蒂夫忍不住停下腳步轉身呼喚巴奇的名字。

聽到呼喚,巴奇看向史蒂夫,一瞬間臉上表情是明顯不愉快的,但馬上就轉換為笑容,期間的間隔不到0.幾秒。

巴奇笑著凝視史蒂夫,若無其事的問道:「什麼事?」

就是像現在這樣。

看著最近在自己面前總是如此表現的巴奇,史蒂夫在心裡感到疑惑跟擔心。

一般人應該無法在那麼短時間內察覺巴奇細微的表情變化,而且還是在黑夜中。但史蒂夫擁有高於常人四倍的動體視力,再加上他眼神一直專注停留在巴奇臉上,一切都看在他的眼裡。

他幾乎可以確定巴奇在不高興,而且多半原因出在自己身上。

你在不開心什麼?史蒂夫心裡想這麼問,但他看著巴奇笑嘻嘻的模樣,卻不知怎地問不出口。

從以前,甚至可以說從他們剛相識開始,巴奇就很少會在史蒂夫面前表現出負面情緒。即使是為了史蒂夫的固執而不滿時,他也只會半開玩笑似的抱怨,從不曾真正對史蒂夫生氣過。

不是壓抑,史蒂夫感覺得出來,巴奇就只是不會對史蒂夫生氣。就像史蒂夫自己也永遠不可能真的對巴奇生氣一樣。

然而現在,巴奇卻很刻意的對史蒂夫刻意的隱藏住自己的情緒。史蒂夫也察覺得到,因為巴奇抿住了嘴唇。那是他在感到困擾時會出現的反射動作。

難道說巴奇是為了自己對史蒂夫隱藏住情緒而困擾嗎?所以是史蒂夫做了什麼讓巴奇不開心的事,才會讓巴奇選擇那麼做?

「你……」

史蒂夫望著巴奇的笑容,邊思考著要怎麼開口詢問的下一瞬間,巴奇突然伸出了雙手,抓住史蒂夫的衣領用力一拉。

「嗚、哇!」

由於猝不及防間,再加上史蒂夫從未曾想過在巴奇面前做出任何防備,所以巴奇輕易的就將史蒂夫拉到自己面前。

背靠著大樹的樹幹,巴奇一手拉著史蒂夫的手抵在自己的胸前,一手勾著對方的肩頸。

無雲的夜空,滿月的月光穿過葉片,反射著巴奇盈滿笑意的瞳孔。

史蒂夫像是被迷住似地凝視著近在眼前那雙原本在陽光下會呈現漂亮的灰藍色眼眸,如今像是黑曜石,閃爍著妖異的光芒。

「史蒂夫……」低喚著一臉窘迫又緊張的金髮男人的名字,巴奇雙手勾住了史蒂夫的脖子,湊了上去,卻在即將貼上前停了下來,低笑著,「你有感覺到我的心跳嗎?」

沒有回答,史蒂夫只是愣愣的看著近得只要自己稍微噘起嘴唇就可以吻上的巴奇濕潤的嘴唇。

見史蒂夫沒有回答,巴奇將下身緊貼著對方的下身,並有意無意的磨蹭著。感受到史蒂夫身軀一震,巴奇笑了起來,低聲呢喃道:「嘿……怎麼樣?要不要試試看在這裡操我……?」

直白的勾引讓史蒂夫忍不住紅了臉頰,噴在唇上的溫熱氣息伴隨著巴奇言行舉止的誘惑,更是不斷挑弄著史蒂夫的心臟。

史蒂夫聽著自己血流快速流動與心臟極速搏動的聲響鼓動著耳膜,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情不自禁的在腦海中浮現起記憶中巴奇躺在自己身下,光裸著的白皙肌膚上泛著紅潮的模樣。

自他們在義大利國界邊境小鎮的某處旅館內第一次上床之後,已經有一個多禮拜了。

史蒂夫依然對他們第一次做愛時的情景記得很清楚。嘗試過一次那種無法形容的銷魂滋味,史蒂夫就再也無法遺忘。

那是在組成咆哮突擊隊後第一次任務圓滿結束後,大家慶祝的酒宴後,喝不醉的史蒂夫扶著醉醺醺的巴奇到了酒館二樓的客房裡後的事。

在他將猶如一灘爛泥的巴奇丟到了床上後,他就這麼跟著坐在床邊,盯著巴奇看。

默默地凝視了一會後,史蒂夫宛如鬼迷心竅的伸手撫摸那發燙的紅頰,低下了頭。

然而就在即將吻上的瞬間,巴奇突然張開了眼睛。

史蒂夫倒吸了一口冷氣,心臟差點停止,整個人僵直了一會後才回過神來。驚慌的語無倫次,急著想要解釋什麼,「抱……抱歉,巴奇!我……我只是……」

但是巴奇伸手抓住了他的衣領讓他無法往後退開,只能又羞又窘的望著巴奇。

不知是否因酒醉,巴奇的眼眶泛紅並閃著水光,沉默地看了滿臉通紅的史蒂夫好一會後才低聲說道:「……你可以把我當成那個女孩。」

那個女孩?史蒂夫一頭霧水,完全不知道巴奇在說什麼。

「什麼女孩……」

史蒂夫的疑問在巴奇抓著他的衣領將他往下拉並吻上他的唇時,就化成了一團煙霧消失在情欲的彼方。

之後的事情,彷彿一場混亂、激情且甜美的夢境。

史蒂夫還記得當他拉開了巴奇的雙腿,深深貫穿巴奇時,巴奇的內部是怎麼樣熱情的迎接著他。

巴奇望著自己的眼神中彷彿一切早該如此。

就像現在這樣。

由於回想跟現場的氣氛影響,史蒂夫感到熱流全部往下身集中,特別是股間的某處器官開始硬了起來。

「……但、但是,巴奇……這裡是外面、森林,我們還在巡防途中……而且什麼都沒準備……你會不舒服……」

史蒂夫紅著臉結結巴巴的說著,全力運轉四倍的理性跟自制力,抵抗來自他最親密友人的誘惑。

巴奇笑著低語:「沒問題,史蒂夫……我們在這個位置可以看得很清楚營地附近,有敵人出現馬上可以反應……而且你不現在上我,我才會不舒服。」

即使巴奇那麼說,史蒂夫依舊懸著一絲的理性。

畢竟這裡是森林,而且就像巴奇所說的他們現在所在的位置很微妙。在樹與樹之間,營地裡的人,比如說衛兵似乎看得見卻又看不見。聲音也是,是在大聲喊的話究竟傳不傳得到也不清楚的微妙位置。

然而在巴奇柔軟溫熱的唇瓣吻上了史蒂夫的唇時,史蒂夫引以為傲的理性跟自制力就像被海浪襲捲的沙城一樣,消失在浪花中。

史蒂夫愣了只有幾秒鐘,緊接著就像解除了束縛般將右手插入了巴奇的髮絲間,抬起他的臉,毫不費力的深入那為自己敞開的內部,舔拭著柔軟的黏膜。

剛開始巴奇只是放任史蒂夫在自己嘴裡侵略。一會後,巴奇也動著自己的舌頭像是擁抱似地纏了上去,兩人的舌頭激情交纏著,不及吞嚥的唾液從兩方的下巴滑落,鎖骨與胸前閃著濕淋淋的水光。

「嗯……哈啊……」在吻到快缺氧時,巴奇將手抵在史蒂夫的胸前,輕輕一推。

史蒂夫體貼的退了開來,瞇著雙眼欣賞巴奇往後仰,滿臉通紅,大口喘著氣的模樣。

喘了幾口氣後,巴奇用手背抹去流出的唾液,對史蒂夫一笑,將揹著的狙擊槍放到了另一邊的樹幹邊後,蹲了下來。

在巴奇有些性急地扯開了史蒂夫的皮帶,並掏出火熱的硬挺時,巴奇手掌的感觸,以及他在頂端啾地一聲輕吻的舉動讓史蒂夫感到一股強烈的欲望伴隨著高熱的血流衝上了他的大腦及下身。陰莖幾乎是在肉眼可視的狀態下跳動並膨脹了一圈。

「哇喔,」巴奇驚奇的瞪大了雙眼,抬起眼半開玩笑的笑道:「美國隊長真是了不起,總是想像不到的偉大。」

「巴奇……!」

史蒂夫小聲的低吼。不知該感到羞恥還是得意的心情,在巴奇張嘴含住他的頂端時,與強烈的情欲融合成了極度興奮的狀態。

「嗯……」巴奇的嘴幾乎含不住那麼粗、那麼長又火熱的肉棒,他眼中泛起淚光有些吃力的努力吞吐著。

他們沒有什麼時間,而且隨時都有可能被看到這件事實反而助長了他們兩人的情欲。

史蒂夫光是低頭望著巴奇為自己口交的模樣,就興奮得像個青少年。再加上被溫熱的黏膜包裹著的快感,雖然巴奇的口交不是很拿手,但不一會工夫,史蒂夫就解放在巴奇的嘴裡。

巴奇看著脹紅了臉的史蒂夫笑了笑,站起身。史蒂夫拉過他的手臂,想要吻他,卻被避了開來。巴奇看了史蒂夫一眼,將口中的精液吐到了手掌中。

「好濃啊,」巴奇用手玩著白濁的黏稠液體,低笑著調侃:「大概是前不久才破處的關係……?再多做幾次不知道會怎麼樣……」

史蒂夫聽到巴奇那麼開玩笑,內心湧上一種與其說是生氣不如說是興奮的熱情,他忍不住對巴奇說道:「你現在就可以試試看。」

巴奇愣了一下,看到史蒂夫才剛軟掉的玩意又恢復了活力,不禁笑出聲,想到這是在外面馬上忍住,但還是抖動著肩膀,無聲的笑了一會後才低聲說道:「好……讓我來試試看。」

背靠著樹幹,巴奇有些急躁脫下自己的褲子,岔開雙腿,接著將沾了白濁液體的手指毫不猶豫地往自己的後穴裡捅了進去。

「唔……!」異物感及乾澀的撕裂痛讓巴奇忍不住皺起了眉,發出有些痛苦的呻吟。

「巴奇!」史蒂夫心疼的伸手抓住了巴奇的手,急忙喊著:「你還好……」

但是巴奇用嘴唇封住了史蒂夫接下去的話。

「噓……」巴奇輕咬著史蒂夫的下唇,彎起嘴角,混著喘息聲輕聲的呢喃著,「太大聲會讓人聽到……」

在巴奇那麼說的同時史蒂夫聽到了細微的水聲持續著,史蒂夫不禁感到一陣暈眩。

巴奇正在為自己擴張。以便接納自己。

想到這裡,史蒂夫突然抓住巴奇的大腿,抬高至肩膀上讓他坐到了自己的大腿上,整身的重量只靠著樹幹跟史蒂夫的雙腿支撐著。

對於突然改變的體勢,巴奇有些驚訝,但馬上就笑著問道:「那麼急?」

「不,讓我來幫忙。」說著,史蒂夫含住自己的兩個手指,然後一手掰開巴奇的臀瓣。

「咦……」巴奇嚇了一跳,舉起雙手抵著史蒂夫的肩膀想要阻止,「不、不用了!」

但史蒂夫的手指已經插入了那個濕熱緊窄的小洞裡。

「啊!」巴奇短促的叫了一聲後,隨即伸手咬住袖子,將叫聲阻擋在厚重的布料中。

不久,在內部被史蒂夫手指操弄所帶來的疼痛與快感交織著的刺激下,巴奇原本抵住史蒂夫肩膀的手,變成無意識的緊抓著。

雖然巴奇緊咬著袖子避免自己發出聲音,但依然還是有些呻吟伴隨著粗重的呼吸聲及劇烈起伏的胸膛斷斷續續的流洩而出。

「夠……夠了……」在插入三根手指時巴奇終於忍不住吐出袖子,帶著近似哭腔的鼻音哀求史蒂夫,「快進來……」

史蒂夫點了點頭,抽出手指,雙手小心的抓住巴奇的臀部,慢慢地撐開入口處,一點一點地往內部擠了進去。

被擴張得很充分的內壁濕熱而柔軟,緊緊地包裹住史蒂夫。讓他差點就馬上要繳械。他咬著牙雙腳抵著地面忍耐著。直到整根沒入。

感到巴奇微微的顫抖著,史蒂夫看向巴奇,他也在看著自己,眉頭深鎖,一雙泛紅的眼眸中盈滿了淚水,史蒂夫內心一動,伸手撥去因汗水而貼在額上的髮絲,柔聲問道:「你還好嗎?」

巴奇點了點頭,輕聲笑了起來,「不能再好了。」

史蒂夫忍不住低下頭吻著巴奇。在吻了一會後,巴奇在喘息間做出請求,「……動一動吧。」

往後退開,史蒂夫抱起了巴奇,更加深入的貫穿了他。在頂入最深處的同時,史蒂夫就立刻開始了猛力的抽插。

在進出巴奇體內的劇烈律動中,史蒂夫伸手握住了他的陰莖,有些笨拙的套弄著。被頂至深處的敏感點,鈴口又被指腹按壓的快感所帶來的強烈衝擊讓巴奇忍不住仰起頭發出了無聲的尖叫,射了出來。

「你也很濃……」低聲說著,史蒂夫將手中的白濁沾到了巴奇嘴邊,看著巴奇伸出紅嫩的舌頭舔去,更加興奮。

巴奇張開口像是想要說些什麼,卻被激烈的頂撞給弄得迷迷糊糊。只能緊抱著史蒂夫任由他在自己脆弱的體內肆意橫行。

史蒂夫用力挺動著腰,看著巴奇緊閉著雙眼,顫動的睫毛沾滿了淚水,隨著激烈的搖晃滴落而下的模樣,內心不捨的同時也感到了疑惑。他不明白巴奇為何要對自己做出這種近似獻身的舉動。

抱持著複雜的心情,史蒂夫在一陣猛烈的快速抽插後,在爆發前一刻咬牙拔了出來,射到了巴奇的小腹上。

巴奇大口的喘著氣,看了史蒂夫射在自己肚子上的東西一眼後,低聲笑道:「……還是那麼濃……看來還要再多試幾次……」

「不,巴奇……你會太累。」史蒂夫從腰間的口袋中拿出手帕,幫巴奇把濕黏的液體擦乾。

巴奇不再說話,只是看著史蒂夫的動作。

在大致上處理好後,在史蒂夫好幾次的「真的沒問題?」的詢問中,他們繼續了巡視的任務。

看著身旁一臉故作輕鬆模樣的巴奇,史蒂夫在心裡想著,總有一天他跟巴奇勢必得好好地談一談。

但是之後他們都沒什麼時間。打仗、行軍、擬定計畫,以及偶爾的做愛。那些花去了他們所有的時間。

史蒂夫想,等到消滅完最後一座九頭蛇基地,戰爭結束後,他會好好的跟巴奇說,他才不是什麼女孩的代替品,史蒂夫要的就是巴奇。

等戰爭結束之後,史蒂夫就會告訴巴奇,他一直都愛著他。

他並不知道,那將是在很久、很久以後的事。

 

 

 

 

 

 

 

 


___(以下是更加邏輯死的彩蛋)___

 

 

 

 

 

 

 


在經過一場激烈的大戰之後,再次由復仇者聯盟取得勝利。

巴奇表情冷淡的望著史蒂夫扶著娜塔莎,看出他臉上關心甚篤的模樣,內心刺痛的同時也湧起了黑暗的衝動,並對自己的想法感到滑稽。

他不會說出口,也不會表現出來。而且他不討厭羅曼諾夫,事實上若不是她心中另有所屬,巴奇恐怕會撮合他們兩人,就像羅曼諾夫總愛調侃他們應該快去結婚。

但他現在真想用力把她從史蒂夫懷中拉開。想對她,以及現場其他的復仇者們大聲喊史蒂夫是他的。

就像七十多年前,巴奇看到那個金髮的女孩吻了史蒂夫時所湧上的衝動。

當那一晚在小酒館中他看到那個女孩吻了史蒂夫時,巴奇原本一直隱藏起來的對史蒂夫的感情像是洪水般掩蓋住了他的理性與良心。於是巴奇利用了史蒂夫的好心。他假裝喝醉,讓史蒂夫帶他離開現場。

但巴奇可以發誓,他那時真的沒有要跟史蒂夫上床的意思。他只是想把史蒂夫帶離那個女孩身邊,他只是……只是想要獨佔史蒂夫,即使只有一下子也好。像他們過去那樣,坐在一起聊著天南地北的話題。

然而史蒂夫卻想要吻他。

不管原因是什麼,就算是代替品,但史蒂夫那時是想要吻他的。對巴奇來說只要這樣就夠了。

在那一瞬間,巴奇讓衝動跟自私牽引著,他什麼都不顧,會有什麼後果他也不在乎。他吻了史蒂夫,他讓史蒂夫操他,他明知道那對史蒂夫來說意義有多重要。

史蒂夫不是一個隨便的男人。巴奇比任何人都明白這一點。也就是說他等於用自己的肉體去綁住史蒂夫。

即使經歷了七十多年的時光,他的心依然沒有任何改變,甚至更加的狹隘跟自私。他甚至還沒完全回復記憶前就先誘惑史蒂夫跟他上了床。卻又一直逃避跟史蒂夫談論關於他們之間的事。

然而他沒有勇氣。

過去的他、那個史蒂夫最要好的親友都沒有勇氣,現在這個贖罪中的前殺手更加沒有勇氣。

所以他只是默默看著。

在扶起娜塔莎後,擔心巴奇狀況的史蒂夫轉過頭去,看到巴奇臉上的表情變化的瞬間,史蒂夫一愣。

巴奇臉上的表情是那麼熟悉。

史蒂夫突然間明白了,巴奇那是因何種感情而產生的表情。

雖然這花了他七十多年。

「巴頓。」史蒂夫壓抑著激動的情緒,快步將娜塔莎扶到了克林特面前,「羅曼諾夫就交給你了。」

「好。」克林特只來得及回一個字,史蒂夫就轉身快步朝著巴奇走了過去。

在其他人的目光中,史蒂夫將巴奇一把抓進懷裡,幫他們兩人都解除了通訊器的開關後,微笑著在他耳邊低語。

巴奇先是張大了雙眼,眼神游移了一下,又轉回史蒂夫臉上,拉下他的頭,在他耳邊回了些話。

雖然有些驚訝,但史蒂夫馬上堅定的點了點頭後,滿臉笑容的在巴奇的耳邊又低聲說了些什麼。東張西望了一會後,轉頭看向東尼,指著右方一座雖因剛才的激戰而有些破損,但依舊堅實的商業大樓。

「史塔克,麻煩你告訴我,那棟大樓裡是否清空?」

「那裡沒有任何生命跡象。」東尼掃描了一下,挑起單邊眉毛看著史蒂夫,「……你要做什麼?」

「我要跟巴奇野餐,你們先回去吧,辛苦了。」滿面的笑容回答完東尼的話後,史蒂夫拉著巴奇的手,往大樓內走去。

愕然的望著兩人的背影消失在水泥磚瓦之後,東尼才不可置信的開口:「……如果不是我耳朵壞掉,或是內心太邪惡的話,那個老頭子剛剛說的是那個意思……?」

「我想他說的就是那個意思。」娜塔莎冷靜的說出旁觀了史蒂夫跟巴奇之間那麼久以來的感想,「羅傑斯遇到巴恩斯時是不可用常理來推論的。」

「說的也是。」

「可惜他們把通訊器關掉了,沒辦法錄下隊長打野戰的實況還真可惜!」

一群人留下美國隊長跟冬日士兵,嘰嘰喳喳的邊說邊走在回家的路上。

 

 

 

 

 

___

 

最有病的是作者,嗯,我知道

 

    文章標籤

    盾冬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