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極短篇

只是想寫寫看博士哭哭跟東尼流的安慰法XD

 

___

 

 

當布魯斯因吵雜的滂沱大雨聲而睜開了沉重的雙眼時,他半裸的上身上正披著一件很高級色彩卻很艷俗的大紅西裝外套。

眨了眨眼,布魯斯撐起疲累且布滿了灰塵髒汙的上身,掀起了那件上頭還殘留有體溫的紅外套,將視線在四周環繞了一圈。

他正身處在一棟看得出來曾經是高級辦公大樓的斷垣殘壁中。而毫無遮蔽的外牆可以清楚的看出外頭正在下著傾盆大雨。

雖是白日,但大雨所帶來的陰暗之中,一個紅金色的人影從陰影處走了出來,掀起面罩露出裡頭的小鬍子之後,帶著一如往常輕挑的笑容對著布魯斯舉起右手。

「唷。」

「……東尼。」布魯斯看著身上的鋼鐵裝甲並沒有潮濕的模樣,想必是已經在這裡待了一陣子了吧,或者是,進來這裡之後才開始下雨的?

「雨還真大,大概是索爾又跟他弟弟還是女朋友吵架心情不好吧,看樣子我們得暫時在這避雨了」

東尼輕鬆的語氣也無法清除方才浩克暴走前布魯斯所看到民眾驚慌奔跑的記憶。

他抱著膝蓋,意志消沉的將頭垂下盯著自己的腳指,低聲詢問:「……這次我又殺了多少人?」

「嗯,關於這一點,我得老實跟你說……」收起輕挑的笑容,東尼一臉嚴肅的看向布魯斯,「很遺憾的是除了被倒下的樓層揚起的灰塵弄成肺炎的一位老太太以外,這次因你而造成的傷亡紀錄是零。」

「咦……」布魯斯驚訝的抬起頭。

「這可得歸功於我拼命的將大個子引來這裡。」東尼雙手插腰,邀功般的挺著胸膛,然後話鋒一轉,像是突然想到般的揮舞著右手食指,「對了……我有沒有跟你說大個子在千鈞一髮之際擋下了水泥塊救了一個小女孩?」

「……浩克他……」布魯斯不敢相信的喃喃自語。

東尼將在空中胡亂揮舞的食指指向布魯斯的左胸,「就像我之前說過的,你得相信他,布魯斯,就像我相信你們一樣的信任他。」

布魯斯盯著東尼指著自己的食指,垂下了眼臉,低聲像是自問般的說道:「……相信一個怪物?」

「我們都是怪物。」東尼看著布魯斯的眼睛,就像要看透他靈魂深處的傷疤,「我們手上都有著抹不掉的血,即使後悔自責,也沒有人會同情我們為我們而哭。」

「除了我們自己以外。」東尼凝視著眼神不自覺的動搖的布魯斯,下了最終結論。

布魯斯低下頭避開了東尼的眼神,沉默不語。

東尼看著低下頭不發一語的布魯斯一會後站起身,往外牆的方向走去,停留在由大雨所形成的布幕內。

「……這雨還真大,不知什麼時候才會停,害我什麼都聽不清……」背對著布魯斯,東尼伸出手接住了雨,望著大雨像似自言自語的說道:「就算有個綠大個在那哭我也什麼都沒聽見。」

布魯斯猛地抬起頭,瞪大雙眼望著東尼的背影,嘴角不由自主的牽起,像是東尼的話讓他想發笑。

然後,布魯斯牽起的嘴角開始微微顫抖,接著顫抖的越來越厲害。褐色眼眸中開始聚起水氣,東尼的背影在水光中逐漸模糊並扭曲變形。

最後,終於潰了堤。

滂沱大雨聲蓋住了布魯斯像是發洩般的慟哭。

這裡沒有任何人,只有兩個怪物,只有他們自己能理解彼此的怪物。

布魯斯的哭聲融合了雨聲,慢慢的,隨著雨勢的減緩而變小,直到變得抽抽搭搭的抽氣聲。

雖然哭得喉嚨沙啞眼睛乾澀,但布魯斯心情卻好了許多。

他已經好久沒有像那樣放聲痛哭了,好好大哭之後,布魯斯感覺就像是內心被洗滌了一般,心裡有些爽快感。

而東尼不知何時已經走到了他的面前,用下巴指著被布魯斯無意識的捏在手中的紅外套,「那是我不要的,太醜了,想怎麼用都隨便你。」

布魯斯抽了抽鼻子,笑道:「……比如說,擦眼淚?」

「或者擦鼻涕,隨便。」東尼聳了聳肩,然後將視線移到外頭已經停止下雨的天空。

「……看樣子索爾心情好多了。」

「是啊……」

兩人看著一手舉著雷神之錘一手拎著史蒂夫從遠方朝他們飛過來的索爾,對望一眼後,臉上都不自覺的浮現起笑容。

 

 

 

 

 

___

 

 

 

 

以下,有盾冬尼綠發言

感覺上,另一半在傷心的時候,隊長一定是想辦法安慰(疏通療法),而巴奇是想辦法逗對方笑(轉移療法)

布魯斯會想辦法排解問題(正視療法),而東尼則是想辦法讓對方哭(順勢療法)

各有各的優缺點吧,我個人會比較喜歡巴奇的方式(只是因為你比較喜歡巴奇吧!

 

文章標籤

尼綠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