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給牛蒡的生活系列本裡的插花稿

注意:跟本篇是平行世界平行世界平行世界(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主要是詹姆斯跟史蒂夫的遠房親戚史蒂芬的青澀之戀XD

外型大概少年版的豆芽盾跟冬兵?(所以算芽冬?)

 


___

 

 

新月的夜晚。

堪薩斯城的郊區,歐賽吉平原旁的一處森林中,兩個大概十歲左右的小男孩,一前一後的穿梭在樹林間。

「史蒂芬,你真的要去找月光石?」棕髮男孩一臉不太高興且有些緊張的追著金髮男孩,一個跟搶走他親愛舅舅的金髮男人長相神似只不過縮小了好幾號的金髮男孩。

「是的。」維持著腳下的速度,金髮男孩頭也不回的回道。

棕髮男孩加快腳步,一把抓住了金髮男孩的手,看著回過頭來望著自己的那一雙在月光下顯得有些暗淡的蔚藍,「但那是傳說,我也只是聽說的,根本沒看過……而且大家都在找你,你爸、史蒂夫還有……」

「不找找看,怎麼知道是不是真的?」但金髮男孩打斷了棕髮男孩的話,一臉認真堅定的說道。

「史蒂芬!」

「你可以先回去,詹姆斯,等我找到了就會回去了。」說著,金髮男孩微微一笑,輕輕將棕髮男孩的手移開,轉過身繼續往森林深處走去。

「……你這臭小子!怎麼都聽不懂人話!」

棕髮男孩看著金髮男孩遠去的背影,他怎麼可能丟下他不管?他可是得照顧他的。在心底想著,用力一跺腳,又急又氣又無奈地抱怨著,然後快步追了上去。

而且金髮男孩--史蒂芬‧羅傑斯--會在這種時間偷偷溜到這座森林裡來,還是因為棕髮男孩--詹姆斯‧羅傑斯--前幾天跟他隨口提到的一個只在新月之夜的森林深處一處小水潭中才會出現的能夠實現願望的月光石。所以詹姆斯覺得自己有責任跟著史蒂芬。

更何況,史蒂芬雖是名義上的遠房表叔。但以人類年齡計算,史蒂芬還比詹姆斯小一歲。所以詹姆斯一向都以照顧史蒂芬為己任,再怎麼樣他都不可能放史蒂芬獨自一人在那麼晚,又是在郊區的森林中遊蕩。於是他只能跟在史蒂芬身後然後祈禱他的兩個養父以及史蒂芬的父親能盡快找到他們。

詹姆斯有兩位養父,史蒂夫‧羅傑斯與巴奇‧巴恩斯。而詹姆斯有一個祕密,只有史蒂夫跟巴奇還有他自己才知道的祕密--詹姆斯跟巴奇原本並不是人類,而是黑尾鹿,而且巴奇其實是詹姆斯的舅舅。

事情要回到在三年多前。

當時還只是一頭五個月大小鹿的詹姆斯,為了能跟他最喜歡的巴奇舅舅在一起,趁著他母親不注意的時候偷偷吃了一種可以讓動物變成人類的神奇葉子。於是成為人類男孩的他再也無法回到他母親身邊,回到他家人所在的歐賽吉平原的某處森林中,他只能以羅傑斯家獨子的身分在人類社會中生活。

直到遇到真愛的對象之前,每個月的滿月之夜,他都必須吃到那個葉子,不然他就會消失。這其實是很嚴重的事,但當時還只是孩子(當然現在也還是)的詹姆斯根本沒想那麼多,他就只是想要跟巴奇在一起,如此而已。

雖然他偶爾還是會想母親,想著那片草原,但詹姆斯並沒有後悔,他甚至很開心能夠變成人類。除了因為能跟他最喜歡的巴奇舅舅住在一起之外,對一個從單純的小鹿所變成的小男孩來說,人類社會有太多新奇有趣的事物等著他去發掘。

所以他每天都很忙,過得很充實。

而詹姆斯與史蒂芬的相遇,是在史蒂夫正式到布魯克林去向他的父母喬瑟夫以及莎拉介紹詹姆斯時的事了。

史蒂夫的一個遠房親戚強尼要搬到密蘇里州的堪薩斯城,聽說史蒂夫就住在堪薩斯城市郊,又剛好回到布魯克林探望父母,於是就順道來拜訪。身為單身父親的強尼有一個跟詹姆斯差不多同年齡的獨生子。

也就是史蒂芬‧羅傑斯。

羅傑斯家的血是不是會讓他們每個人都長得很像?並沒想到他們巴恩斯家其實也都像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詹姆斯將視線在歡談的史蒂夫、喬瑟夫、強尼以及對自己露出和善笑容的史蒂芬臉上交替著,忍不住覺得不可思議的想著。

史蒂芬雖然同樣姓羅傑斯但基本上跟史蒂夫他們的共同祖先要追朔到曾曾曾祖父那一輩,血緣已經很遠了,而算起來史蒂芬雖然才七歲,但卻跟史蒂夫是同輩,所以算是詹姆斯的表叔。當然他們都不太在意這種輩份問題,兩個小孩一見如故。雖然史蒂芬長得跟史蒂夫很像,連名字也很像,但不知道為什麼,詹姆斯就是第一眼看到史蒂芬就對他很有好感。而史蒂芬也是,所以才剛認識就玩在了一起。

再加上日後強尼跟史蒂芬搬到堪薩斯城後,不知道都在忙些什麼的強尼常常會把史蒂芬寄放在史蒂夫家中,很晚才來接他。所以在巴奇的提議下,他們乾脆讓史蒂芬跟詹姆斯進同一所小學。以便史蒂夫在接送時可以順便一起。

於是自然而然的,兩個男孩幾乎形影不離,史蒂芬做什麼都跟著詹姆斯,而詹姆斯雖然會嘴上抱怨,也總是像個小哥哥一樣陪著並照顧史蒂芬。

但是再怎麼親近,詹姆斯還是對史蒂芬隱藏了他跟巴奇的秘密。

聰明且觀察力敏略的史蒂芬很快就察覺到詹姆斯對他隱藏了一些事。特別是每到月圓之夜,詹姆斯總是不出門,史蒂夫他們也會在那一天婉拒他人的拜訪,不論是誰都一樣。

不知道為什麼,史蒂芬不喜歡這種好像被排斥在外的感覺。他喜歡詹姆斯,從第一次相遇的時候,他就好喜歡他。他想要知道關於詹姆斯的一切。如果可以的話,他想跟詹姆斯成為最好最好的朋友。但他不知道該怎麼做。直接說出來似乎有些奇怪,又有些羞恥。所以史蒂芬很是困擾。

某天下午,他們窩在史蒂夫跟強尼連合起來替他們打造的樹屋上聊天。詹姆斯不知怎地聊起了關於他小時候還是小鹿的時候(當然他跳過了這一點)曾經聽到他母親跟其他母鹿們聊起了關於歐賽吉平原旁的一處森林深處(就是生長那種神奇葉子的那座森林),有一處只在新月之夜才會出現的小水潭。潭中有一種會發出幽藍色光芒的月光石,聽說只要取得月光石,什麼願望都會實現。

詹姆斯當時只是突然想到而隨口說說而已,他並不知道史蒂芬把這件事記了下來,並計畫要實行。

當幾天後的新月深夜一點多,強尼緊急打來電話,詢問史蒂芬是不是在史蒂夫他們那裡時,詹姆斯一開始還沒想到,所以在史蒂夫他們問他有沒有什麼消息時,他只是搖頭。然而但當他目送著匆忙出門並囑咐他乖乖待在家裡的史蒂夫以及巴奇走出門外,準備轉身關門時無意間看到了空中浮著的新月,他立刻連想到前幾天跟史蒂芬所說的傳說,於是他沒考慮很久,就跑到森林裡想說尋找看看。

結果,才剛走進森林,他就看到了那頭在黑暗的森林中顯得異常顯眼的金髮。

雖然詹姆斯早就知道史蒂芬從外表看不出來其實個性相當固執,但沒想到還挺衝動。(後來詹姆斯才了解史蒂芬一旦決定要做什麼,就一定會做到,而且是馬上就去實行,任誰來阻止都沒有用。)

於是,他們就一路往森林深處前進。其實詹姆斯也知道,他應該先行離開,回家想辦法打手機通知史蒂夫他們。但他又擔心史蒂芬。先不說史蒂芬的身體並不太好,最重要的是,夜晚的森林是很危險的,無論是對於小鹿,還是現在對於人類小男孩來說,都是充滿著威脅的,所以他不可能丟下他一個人。

兩人沉默的走了一會,除了黑暗的樹影外什麼都沒有。

「……史蒂芬,我們還是回去了吧……」

就在詹姆斯再次試著開口說服史蒂芬的時候。

「……你看,詹姆斯!」史蒂芬興奮的聲音有些顫抖,詹姆斯也忍不住跟著看向前方。

出現在兩人眼前的景象是不可思議的,前方一大片樹木的中間有一小處空地,裡頭的小水潭正反射著新月光芒,波光粼粼。

詹姆斯驚訝的張大了嘴。

……所以那個月光石的傳說是真的?

就在詹姆斯因驚訝而愣在當場的同時,史蒂芬興奮的快步跑過去,眼見著就要衝進水潭裡,詹姆斯回過神來,連忙出聲想要制止,然而才剛伸出手,還沒來得及開口,史蒂芬的身影就墜入了水潭中。

駭人的景象讓詹姆斯驚叫著史蒂芬的名字,驚慌失措的衝了過去。

水潭比外表看起來的要深的許多,超過了一個十歲小孩的身高,不幸中的大幸是,詹姆斯的手還抓得到史蒂芬的手。於是詹姆斯用盡了全部的力氣,硬是把史蒂芬給拖了出來,但人已經失去了意識。而且大概是掉落水潭時所受的衝擊,他的小腿上被劃上了長長的一道血痕,鮮血正不斷往外流出。

詹姆斯幾乎嚇壞了,他一心只想著要趕緊帶史蒂芬回去,要趕快送醫。然而詹姆斯自己都是個小孩,要帶著另一個渾身濕透的昏迷的小孩(即使是個體型瘦弱的)走出這座森林,幾乎是個不可能的任務。

詹姆斯咬牙硬是拖著史蒂芬,但再怎麼努力也只能走一點點距離步,而史蒂芬腳上的血越流越多,臉色也越來越慘白。

拜託,不管是誰都好,快來救救他!

就在詹姆斯又擔心又驚慌的快哭出來的那一剎那,森林中突然響起了此起彼落的焦急呼喚。

「詹姆斯---!史蒂芬----!」

「你們在哪裡?聽到的話就出個聲!」

一聲又一聲的呼喚著他們的名字的焦急聲音。

那是……那些熟悉的聲音是……

詹姆斯睜大了雙眼,露出了驚喜的表情,眼淚從他的眼中滑落。不管他們是怎麼知道他們在這裡的,但現在詹姆斯什麼都不在乎,他只希望能快點被找到,然後快點將史蒂芬送到醫院。

「史……史蒂夫!巴奇!……救命!我……我們在這裡!!」

再也顧不得什麼自尊心,詹姆斯用力的扯開喉嚨大聲的嘶喊著,混著哭腔的叫喚很快就吸引到史蒂夫他們的注意力,當他們飛奔而至時,詹姆斯已經抱著史蒂芬哭得唏哩嘩啦。

 

*** *** ***

 

「……他不會有事吧?」

雙手握拳於膝上,詹姆斯坐在椅上垂著頭躺在床上,頭上包紮著繃帶緊閉著雙眼的史蒂芬,近乎自言自語般小聲的問道。

「放心吧,詹姆斯,一定會沒事的……」

坐在全身都微微顫抖的詹姆斯身旁,巴奇將右手環在詹姆斯的肩膀上柔聲安慰。

雖然強尼並沒有責備詹姆斯,也沒有多問什麼,反而跟詹姆斯道謝,但詹姆斯自己知道,一切都是他的錯。如果他沒有跟史蒂芬提到什麼月光石,史蒂芬就不會去找,也不會受傷了。

所以詹姆斯堅持留在醫院,即使巴奇他們說小孩子應該先回家休息,明天他們會再帶他過來,但詹姆斯只是用力搖頭,低頭咬著嘴唇不發一語。因此巴奇決定請假,陪著詹姆斯一起留在醫院。而最重要的家人都在醫院的史蒂夫也決定留了下來。

四個人守在史蒂芬的病床邊,一心祈求著史蒂芬的平安無事。

不知是否上帝收到了他們的祈禱,第二天的午後,史蒂芬就甦醒了過來。

在強尼雙眼含淚的擁抱著史蒂芬並趕忙請醫師來確認他的狀況後,三個大人為了跟醫師進行更詳細的對話而暫時離開了病房,只留下兩個小男孩。

無言的與史蒂芬互相凝視了一會後,詹姆斯豎起眉毛,像是生氣般的說道:「……你這個笨蛋,害大家都擔心死了。」

「對不起……詹姆斯……」

但他並不是生氣只是太擔心了,所以看到史蒂芬低下頭一副很抱歉的模樣,他也什麼都不想追究了,只要他好好的,詹姆斯就夠了。

於是詹姆斯換了個話題。

「……所以……你要用月光石許什麼願?」才問完,詹姆斯就暗罵自己的粗神經。

因為他想,史蒂芬一定是想要見見才剛生下他就把他丟給強尼不知道消失到哪裡去的母親。然而史蒂芬的答案卻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我想跟你成為最要好的朋友,無話不談的那種。」

詹姆斯愣愣的看著臉不知怎地有些紅的史蒂芬,嘴上喃喃的念著他的名字。

「史蒂芬……」

然後,慢慢的有種溫暖的感覺從胸口一點一點的擴散開來,並瀰漫至全身,讓詹姆斯感到鼻子發酸,眼眶濕熱。

也就是說這個傻小子,冒著生命的危險,跑去找那個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的月光石,居然是為了自己?

「那你不用再去找了……你的願望已經實現了,」用手抹了抹鼻子,詹姆斯嘿嘿一笑,臉上泛起紅潮,有些不好意思但依然真誠的說道:「我們是最要好的朋友,而且會是一輩子。」

「詹姆斯……!」史蒂芬的臉上綻放出了驚喜的笑容,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握住了詹姆斯的手,有些激動的說道:「謝謝你!」

感受著覆在自己手背上微微顫抖的溫度,詹姆斯垂下了眼,然後抬頭望向了史蒂芬,「……所以現在,我要把我的秘密說給你聽。」

詹姆斯睜著一雙灰藍,與史蒂芬那雙天空藍相對,開始把自己跟巴奇的真實身分,以及為何會變成人類的過去,慢慢的說給了史蒂芬聽。

聽完後,史蒂芬沉默了一會,開口問道:「所以,除非你找到真愛,不然每個月的月圓之夜不吃葉子的話就會……?」

「沒錯……」很快的肯定之後,詹姆斯忍不住有些驚訝的問道:「雖然我說的都是真的,但你那麼輕易就相信了我的話?」

「我不會懷疑摯友,我相信你說的每一句話。」

「……你真是個怪人。」

史蒂芬愣了一下,看到詹姆斯故作嫌惡的表情,覺得很有趣而忍不住笑出聲來,眨了眨眼後詹姆斯也跟著笑了。

病房外,史蒂夫跟巴奇望著兩個小男孩,面露微笑。而一旁的強尼則是一臉不知該說驚訝還是好奇的看著他們。

「所以他說的是真的?」

「是的,強尼。」史蒂夫說著,將巴奇摟到懷中,對著強尼說道:「巴奇跟詹姆斯的確曾經是黑尾鹿,但他們現在是巴奇‧巴恩斯以及詹姆斯‧羅傑斯,我的丈夫跟我的兒子……我最重要的家人。」

看著史蒂夫那麼說著,面露幸福的光彩,強尼不禁有些羨慕了起來。

「喔……那很好,想想能跟鹿成為親戚也是難得的體驗。」聳了聳肩,強尼歪起了嘴角。

於是三人都笑了起來。

 

*** *** ***

 

八年後。

十八歲的詹姆斯長得跟年輕時的巴奇幾乎一模一樣,並且相當受到女孩們的歡迎,但他至今並沒有跟任何一個女孩交往過。因為他一直想著要找的話就必須是真愛,但他遇過很多人,也有些讓詹姆斯眼睛一亮的漂亮女孩,然而就是沒遇到一個像巴奇所說的,會讓他產生『我想和這個人過一輩子』的人。

而且對現在的詹姆斯來說,與其跟女孩子約會,他更喜歡與史蒂芬兩個人在一起,不論做什麼,他都覺得很快樂。

而現年十七歲的史蒂芬,在三年前父親強尼為了男朋友(對,男朋友,而且不可思議的跟巴恩斯家的男人長得很像)要搬去羅馬尼亞時,堅決不願搬過去,幾乎引發了家庭革命。最後在史蒂夫全家的同意下,史蒂芬正式搬進了史蒂夫的家裡,並與詹姆斯共用一個房間。

在這八年間,他們一起度過最叛逆最年少輕狂的那段歲月。從中學到高中都是同一所學校,只要有機會就會自動的黏在一起,幾乎是連體嬰。詹姆斯依然每個月都要吃一次葉子,而史蒂芬都會陪著他。不論是周遭的人還是他們自己都認定他們感情好得就像是親兄弟一樣。

他們之間那種純粹而單純的感情,在某天的下午,因一件意外而起了劇烈的變化。

在詹姆斯十八歲,高中即將畢業的暑假,剛吃完葉子的兩天後,為了紀念,詹姆斯跟史蒂芬計劃在詹姆斯進入堪薩斯大學前,他們兩人要利用之前打工存下的錢結伴租車到距離他們家三百多公里外的聖路易斯市進行為期兩週左右的旅遊。

由於他們都考得了駕照,又都過了十六歲,算是成年人了。所以巴奇跟史蒂夫欣然同意,並贊助了一部分的費用。

所以在一個炎熱的夏日清晨,在用過早餐並與巴奇還有史蒂夫道別後,詹姆斯跟史蒂芬將行李放上租來的福特廂型車後,由詹姆斯首發,往目標前進。

然而才開出不到兩公里,詹姆斯就在史蒂芬的提醒下發現自己把數位相機忘在了床上。還好才開出不遠,於是他們只好趕緊折返。

回到家門前,由於覺得為了拿忘掉的相機而回來太蠢了,不想被史蒂夫他們發現,於是詹姆斯決定從外頭用爬窗戶的方式溜進他們的房間內,趕快拿走相機再溜出來。

史蒂芬本來想站在窗外等,但詹姆斯說太陽大太熱,叫他回車上等,然而史蒂芬想說不要浪費汽油所以沒有回到車上,而是跟在詹姆斯身後爬了進去。

一進去詹姆斯就看到了被放在床上的相機,正當他彎下腰伸出手想要拿起相機時,突然有很奇妙的聲響從門外傳來。

史蒂芬也聽到了,他望著門板小聲的問道:「你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

「好像有……」

對望了一眼,雖然有些不好的預感,但最終還是忍不住好奇心,於是他們吞了吞口水,躡手躡腳的走到房門前,雙雙屈身,將耳朵抵在門板上。

緊接著下一秒鐘,他們經歷了大概這輩子所遇過最尷尬的時刻。

不管任誰來說,聽到親近的長輩做愛的聲音這種事,絕對可以名列人生最尷尬的前三名

 

 

 

 

 

___

 

)))接下來關於年輕人受到兩個老夫夫的影響而忍不住偷嚐禁果的後續收入在牛蒡的本子裡,有興趣的話歡迎到這裡購入牛蒡的本子XD

其實史蒂芬就是真愛啊~只是因為太親近了反而造成詹姆斯無法察覺到史蒂芬就是他想過一輩子的那個人XD

 

文章標籤

盾冬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