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一下魚寫一些小段子XD

都是盾冬,有一段有包含尼綠。

 

1. 最擅长的写法/梗是什么?回答并试写一小段(几句话或一个片段均可)

 

傻白甜?有點病的肉?其實我覺得最擅長跟最喜歡寫還是不一樣的吧。

我覺得我最近寫了好多肉,所以就來試寫一小段傻白甜的童話Paro吧。

 

___

 

從前從前,在一座森林的深處有著一間溫馨的小木屋。裡頭住著兩位獵人。

傳說中只要遇到困難,(比如說在媽媽不在的時候遇到大野狼六個兄弟姊妹都被吃掉、小孩被誘拐、或是被父母拋棄在森林中等等需要鋤強扶弱的事務)只要去尋找他們,他們就會無條件的幫忙。

金髮的那位叫做Steve Rogers,棕髮的叫做Bucky Barnes。

聽說他們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就住在森林中而且不老不死。原因眾說紛紜,從神的恩賜到惡魔的詛咒都有人猜測。

根據認識他們最久,身為煉金術師兼商人的Tony Stark表示,他只知道這似乎跟Stark家的祖先有關係,但他們祖傳的文獻上明明有記載關於Steve跟Bucky的一些訊息,卻獨獨缺了最關鍵的資料。而Steve他們也對兩人過往的經歷三緘其口,於是人們只能揣測,並將拼湊而出的故事口耳相傳。

據說他們小時候曾經是青梅竹馬,一起住在如今已因戰亂而消失的名叫布魯克林的村莊。

由於Steve從小體弱多病,很多時候都由他母親到森林中採摘藥草回來替他熬藥。而Bucky也會陪著Steve的母親一起去,並學習關於藥草的知識,因為他想著要是將來長大他可以自己去採摘藥草幫助Steve,而Bucky總會帶著紅色的頭巾,因此不少人都戲稱他小紅帽。

某一年村中流行黑死病,許多人都病死了,包括了Steve的母親。

於是Bucky為了替發燒臥病在床的Steve採摘藥草,獨自一人前往森林中。

從此再也沒人見過他。

而Steve在那次發燒後身體突然急速成長,從一個瘦弱小子變成肌肉美男。他不停的進入危險的森林到處尋找失蹤的Bucky,也因此練就了一身戰鬥技能,替村莊的人民解決不少困境。

不知道從哪一天開始,Steve被尊稱為偉大的獵人,大家都感謝他,敬愛他,想要嫁給他的姑娘前仆後繼。但他全部一一婉拒了,因為他的心從很早很早以前就只屬於Bucky,但Steve依然沒找到他的Bucky。

與Steve成名幾乎同時,在森林附近的村莊中逐漸流傳一個神祕的傳說。有個被稱為冬日士兵的怪人,因為他大部分時候只在冬天出沒,一身漆黑的戰鬥服,還帶著步槍以及小刀。只要經過森林被他盯上的目標不論再嚴厲的保護,都無法逃過他狙擊。但他不殺人也不搶錢,只是會取走食物,如麵包之類的。而不可思議的是,那個據說總是戴著一頂老舊的紅色頭巾。

當這個消息傳入Steve耳裡時,他馬上就認為那個冬兵即有可能就是Bucky,於是他先是尋找目擊者問出詳細的狀況,收集關於冬兵所有出沒的地點。

在取得了所有詳細的資料後,Steve動身前往了他所分析到的冬兵最有可能藏身的地點。

那是一處廢棄的小木屋。Steve依稀記得,那是他母親在森林中為了囤積藥草以及暫時歇息時所搭建的。在他母親死後Steve從沒來過。因為這裡有著Bucky跟他還有他母親最快樂的回憶,所以為了怕觸景傷情,Steve一直沒來這裡。

他真是太蠢了,這裡當然是最有可能找到Bucky的地方!

Steve再也無法保持冷靜,衝了過去一把推開門。

一打開門,映入眼簾的景象幾乎與他小的時候一樣一點都沒變,除了他母親以及……

「Bucky!」

坐在牆邊放置著早已乾枯的藥草的木板床上,一身漆黑的棕髮男人的灰藍眼睛從垂在面前及肩長髮的髮絲間警戒的盯著他。

雖然樣貌變了很多,但Steve一眼就能認得出來,這個戴著不合尺寸的小紅帽的男人就是他一直魂牽夢縈的Bucky。

「……誰是他媽的Bucky?」

彷彿低吼般的低聲說著,Bucky一手撐著床板跳了起來,Steve才心痛又訝異的發現他的左肩以下是空蕩的。也就是說,不知為何原因Bucky失去了左手。

但當下也容不得Steve細細的品嘗心疼與不捨的滋味,為了不讓好不容易找到的Bucky就這麼從他面前溜走,Steve一個箭步衝上前去,抱住了想要逃跑的Bucky。

「放開我!」

Bucky拼命掙扎,但Steve的力量比他大得多,沒一會功夫他就被壓在了床上。

「Bucky!」Steve驚喜萬分的緊抓著Bucky的手腕,幾乎要哭出來似的顫抖著,「你忘了嗎?你是Bucky!是我最要好的朋友!」

原本一直拼命掙扎的Bucky在聽到Steve的話後,眨了眨眼,一臉茫然的望著Steve,並遲疑的伸出了右手,撫摸著Steve的臉頰。

許久後,Bucky原本渙散的的眼神中逐漸聚起了光芒,小聲的呼喚著腦海中浮現出的名字。

「……Steve?」

Steve驚喜的捧著Bucky的臉因激動的情緒而貼了上去,近乎哭喊的大喊道:「對,是我!Steve!」

「你怎麼長那麼大了……」Bucky不可思議的看著與自己記憶中截然不同卻依然不變的天空藍,笑了起來,「我都快認不出你了。」

Bucky的笑容像是春風,溫暖卻又帶著情慾,激起了Steve內心激盪的情緒及再也無法隱藏的愛戀,縱使他有很多話想問Bucky,比如說關於他的左手去哪了,或是他到底失蹤那麼是發生了什麼事?但當Steve回過神時他已經失控的吻住了Bucky的唇,而Bucky的下身已經被他侵入。

Bucky不知道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事,也不懂Steve為什麼要對自己那麼做,他只是因難以想像的撕裂痛,而忍不住將手抵在Steve的胸前,哭著搖頭,「痛……出去……你出去……」

Steve低下頭,看見了從Bucky被自己硬捅開來的穴口處滴出了鮮紅的血珠,心中忍不住一揪。

「對、對不起!Bucky!」一邊心慌的道歉,雖然很不捨但Steve艱難的將自身抽出了那處充滿吸引力的所在,並驚慌的探詢著四周,還好這裡原本就是他母親生前囤積藥草的地方,他馬上就看見了能夠止血鎮痛的藥草,他馬上取過,放入口中嚼爛後敷在Bucky的穴口處。

「嗚嗚……」

傷口處除了刺痛以外還傳來了奇妙的酥麻感,Bucky全身一震,接著癱軟著身體,喘著氣,看著Steve忙不迭的在自己下身塗抹藥草的模樣,小聲的問道:「你剛才……在做什麼?」

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Steve脹紅了臉像缺氧的金魚般張著嘴盯著Bucky。

「……你討厭我?」Bucky難過的垂下了眉毛。

Steve馬上嚴正否認,並趁機做出告白:「怎麼可能!我愛你!」

「……那為什麼要對我……做那麼痛的事?」

「那是因為……我……我太愛你了所以一時衝動,對不起……」

「太愛我?」Bucky眨了眨眼,不解的繼續問。

Steve點了點頭,害羞的抓了抓臉,「是的,我剛才做的……是所有相愛的人都會做的事。只是我沒問過你,就衝動的擅自對你做,所以你才會那麼痛。」

Bucky沉默了一會,軟綿綿的開口問道:「……那……如果,我也愛你的話,是不是就不會痛了?」

「……對,然後我會……像現在這樣,在你身體裡面,」低聲說著,Steve將原本就在穴口處游移的手指輕輕的刺了進去,「我們都會很舒服……你想要嗎?」

「啊……」因陌生的刺激而顫抖著的Bucky扭動著腰,胡亂的點頭,「要……我要……」

緩緩的在入口處抽送,欣賞著Bucky肌膚泛紅的美麗模樣,Steve輕聲要求:「說你愛我……Bucky……」

「我……我愛你……啊啊!」

在循循善誘之下,得到了Bucky告白的Steve興奮的一口氣增加了兩根手指,並加重了手指抽送的力道與速度,引得Bucky弓身尖叫。

一邊用手指操著Bucky,Steve激動的吻住了哭泣的Bucky,並不停的說道:「我也愛你、Bucky……Bucky……我終於重新將你找回我身邊……我不會再讓你離開了……」

「嗯……嗯……」沉浸在陌生的快感中,Bucky用低嘆回應Steve的告白。

Bucky射出來後,Steve抽出手指,用自己的慾望抵在Bucky抽搐著的穴口處,慢慢的看著那處流著水的小小洞口一點一點的吞進自己的碩大。

盡管Steve已經充分的擴張過,但是當Steve笨拙但無比認真的再度緩緩進入他的體內時,Bucky還是又哭了出來。

「Bucky?」心一驚,Steve緊張的問道:「你很痛嗎?對不起,我……」

但Bucky只是搖了搖頭,將雙手覆在Steve包覆著自己臉頰的手背上,輕聲的說道:「我不痛……全部進來……讓我感覺得到你完全在我裡面……」

溫熱的淚水從Bucky瞇起的眼角滑落兩人相疊的手掌,讓Steve內心感動又激盪,幾乎都要跟著哭出來。

「Bucky……」Steve吻著他,慢慢的往前推進,一點一點的推開緊致濕熱的柔軟內裡,直到整根沒入。

完全被Bucky溫柔的嫩肉包裹著的感覺既暖和又舒適,Steve完全不想離開,只想永遠待在Bucky的身體裡,永遠不再分開。

但Bucky不住收縮的肉壁卻又一再激起Steve的強烈慾望,迫使他不由自主的前後擺動著腰,在那處銷魂的天堂裡進出摩擦,以尋求更大的快感。

在下身加快了律動的同時,雖然沒人指導,也沒有過性經驗,但Steve看著在他身下滿臉通紅的緊閉著雙眼,含著淚水的睫毛抖動著的誘人模樣,Steve心一動,俯身貼上Bucky顫抖的唇瓣,近乎本能的撬開他的唇舌,用自己的舌頭去與Bucky的作親密的接觸。

「嗯……嗯……」

剛開始Bucky像是有些羞怯,舌頭不斷閃躲,但Steve很有耐心的追逐,並溫柔的愛撫,很快的Bucky也學著Steve的動作,熱情的回應著他的吻。

兩人的十指緊扣著,唇舌交纏著,下身緊密結合,共同攀上了至高的顛峰。

在愉悅的空白過後,Bucky低喘著氣息直到呼吸平復後,緩緩的睜開了模糊的淚眼,稍微加重了緊扣著的雙手的力道,輕聲問道:「……為什麼你的手變得那麼大?」

「為了再也不會鬆開你的手……」

Steve將Bucky的手輕輕拉到自己嘴邊輕輕吻著,柔聲的,像是發誓般的低語著。

於是,獵人先生終於找到了他的小紅帽,並將他平安無事(好吧,除了有點紅腫的下半身以外)的帶回家,兩人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直到永遠。

 

___

 

……我怎麼又寫肉了?還很長

 

2. 最不擅长,但非常喜欢读到或者看别人玩的风格/梗是什么?请描述一下。

 

戰鬥風格

剛剛上面寫太長了現在有種進入賢者時間的虛脫感

 

3. 有没有雷的梗?请描述一下。

 

基本上沒有.......吧?

 

4. 请用第三题的答案写一段你ship的CP,不能写得你自己认为雷。

 

沒有要怎麼寫?( ・ิω・ิ)

寫一段大概大部分人覺得雷但是我不雷的吧?

有性轉雷注意

大盾跟大美彼此互相穿到性別反轉的世界。

同事全都變成另一種性別,唯一的同性夥伴反而是寡哥(姊)了XD

我想最擔心急著要把他們換回來的的一定是冬兵(姊),本人反而還沒那麼緊張。

冬兵(姊)雙手抱頭吶喊:「啊啊啊我家史蒂夫(史蒂芬妮)那麼純情那麼可愛,一定會被那些女人(男人)吃乾抹淨連骨頭都不剩啊啊啊啊!!」

東尼(妮)翻了翻白眼:「……先不說在你心中的史蒂夫(史蒂芬妮)形象,我只問你,你到底把我們都當成什麼了?」

然後知道暫時是換不回來之後,也只能先回家的老冰棍。

在要睡覺之前他們才發現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呃……這是?」

望著臥室內的加大雙人床,以及床頭櫃上放著沾染了不明液體的按摩棒,史蒂夫不知該說驚訝、緊張還是羞怯。

「臨時的任務,別跟我說你們不是,」冬姊雙手抱胸,揚起下顎,「你有興趣看看抽屜有什麼嗎?」

「不、不了……」史蒂夫滿臉通紅的揮了揮手,不敢看冬姊,只是轉過身急急的說道:「我我我去睡沙發。」

「這可不行。」冬姊抓住了史蒂夫的手,「要是我讓你睡沙發,另一個世界的我一定會恨我,而且我也無法安心睡覺。」

「可可可是……」

「……好,如果你贏得了我,我就讓你睡沙發。」冬姊從她的褲子口袋裡取出一枚硬幣,往空中一拋,接著迅速用雙手蓋住,「人頭還是字?」

「……人頭。」史蒂夫吞了吞口水。

 

當晚他們睡在同一張床上。

當然什麼都沒發生。

 

另一方面的冬兵跟史蒂芬妮。

「拜託妳把胸罩穿起來。」冬兵雙手拿著史蒂芬妮剛剛脫下的白色蕾絲胸罩,一臉殺氣的遞到只套著一件純白的長版上衣的史蒂芬妮面前。

「啊,抱歉,我忘了你不是芭琪。」史蒂芬妮吐了吐舌頭,從冬兵手中接過胸罩後,一邊穿起一邊解釋:「我習慣了在房裡只有我們兩人。」

另一個世界的我是怎麼了,難道都沒跟她說過女孩子要有女孩子的樣子嗎?!冬兵在內心裡對著另一個世界的自己吶喊。

 

5. 有没有不吃的CP或者接受不了的拆逆?

 

基本上盾受冬攻的或鐵受綠攻的任何CP我都接受不能。

 

6. 针对第五题的答案,如果接受不了,是否接受友情/亲情向?如果可以,试写一小段。

 

巴奇跟布魯斯有些尷尬的站在門口。

他們倆人發誓絕對不是有意要偷聽的,他們只是碰巧都有事要找人,而他們要找的人又碰巧都在同一個房間內,不知道是誰沒有把門關好。(布魯斯合理的推論嫌疑犯應該是東尼)

房內兩人談的話都清清楚楚的傳進了房外倆人的耳朵裡。

「你是說,愛?」

「是的,我可以確定這是愛情。」

然後原本要推開房門踏進去的巴奇跟布魯斯就這麼硬生生的卡在門前。

「沒想到老古董也會談論愛情,還是對男人。」

(咦--!?)

外表毫無變化的巴奇在內心大叫

(現在是什麼狀況?!)

愛情!?對男人!?

自從史蒂夫救了他,把他從無止盡的惡夢中拉回到原本的道路。

雖然不是完完全全的回復過去的記憶及狀態,但是巴奇可以確定在他的記憶中,史蒂夫是愛女人的。

至少在70年前。

「嘿,我可沒有歧視的意思,我是說,畢竟我也是。」

(咦?)

布魯斯一臉平靜,內心卻驚訝不已。

他記得東尼雖然應該只愛女人,從沒聽過他對男人也有愛情的。

「只不過我愛的對象很復雜,溫和柔順,其實因為過去受到的創傷對他人的善意不太信任,寧可相信他人的惡意,但我知道他其實渴望被愛。我也有自信能給他他所有盼望的東西,但是我不能確定他現在是不是已經能接受。」

「我愛的人也是,本性很溫柔善良,開朗樂觀,但由於過去被迫做的事,所以對自己異常的嚴苛,然而我認為他比任何人都應該得到幸福和平的生活,他值得的,而我也相信我可以跟他一起做到。」

等等,這聽起來像是……巴奇跟布魯斯兩人情不自禁的互望了一眼,滿臉通紅的低下頭,因藏不住的喜悅而什麼都說不出口。

 

7. 自己的文风能否做到多变,为你的CP试写两个画风迥异的片段,可以贴已有的旧文。

 

第一段:

「……史蒂夫……?」

耳裡響起的是巴奇低聲的喊出自己的名字。

「巴奇……?你想起來了!?」

巴奇望著史蒂夫的眼中依然帶著迷惑,但是猶豫了幾秒鐘後,朝著史蒂夫伸出了右手。

史蒂夫狂喜的踏步向前,也朝著巴奇的方向大大的張開了雙手,

那個瞬間,由於兩人的眼中只有對方的存在,所以對於百哩外屋頂上的狙擊手毫無知覺。

當巴奇胸口殷紅的血噴到史蒂夫的臉上時,還沒反應過來的史蒂夫反射性的接住了軟倒的巴奇。

「……巴奇?」

抱著巴奇的雙手,幾乎是瞬間就染上了一片的鮮紅色。

狙擊手的子彈不留情的穿透過巴奇的心臟。

倒在史蒂夫懷中的巴奇似乎並不在意自己發生了什麼事,只是緩慢的抬起頭望向史蒂夫,露出好久不見的懷念的笑容。

就像他們當年還是孩子時,在公園玩累了,手牽手一起回家時的表情。

「……史蒂夫……?我累了……我們回家去好不好?」巴奇笑著,咳出一口血,然後閉上了雙眼。

「……巴奇?」

當史蒂夫意識到這個事實時,他彷彿聽到了有什麼東西碎裂的聲響,世界陷入一大片的紅色,以及他從來沒感受過的憤怒。

 

___

 

第二段:

 

復聯+Bucky一起玩克蘇魯神話TRPG的一個片段。

GM當然是班納博士囉~感覺上他最適合XD

布魯斯「詹姆斯直接目擊到屍體站起來,請擲骰進行SAN值判斷。」

(骰子滾滾滾……失敗)

巴奇「啊!失敗了……SAN值減4?嗯嗯?這樣一來我應該發狂了?」

布魯斯「是的,請再擲一次骰子決定發狂內容。」

(骰子滾滾滾……6)

巴奇「6是什麼?殺人狂或自殺狂?嗯~我選自殺。」

布魯斯「你要用什麼方法自殺?」

巴奇「呃……我記得我是在窗戶邊對吧,我跳下去好了。」

史蒂夫「巴奇!別擔心我馬上來幫你!GM!我現在要撲向前去阻止巴奇!」

布魯斯「好的,請擲骰。」

(滾滾滾……大失敗)

眾人「啊。」

布魯斯「……抱歉隊長,因為你的大失敗所以你要撲上前去時踩到小石子被絆倒,沒能來得及阻止,導致詹姆斯自殺成功了。」

娜塔莎「……這也太蠢了一點。」

史蒂夫「哇啊啊啊啊巴奇!!!」

東尼「啊~隊長現實的SAN值直接歸零了。」

巴奇「史蒂夫!不要難過,這只是遊戲啊!而且就算我死了精神也會與你同在(笑)」

史蒂夫「………」

巴奇「……史蒂夫?你沒事吧?」

克林特「喂喂……你這樣講安慰不到隊長只會一直挖隊長的傷疤啊。」

山姆「這下史蒂夫要進入PTSD發作期了。」

 

8. 有没有坑过文?坑品如何?

 

ᕕ ( ᐛ ) ᕗ

 

9. 请为被你坑过的读者写一个片段,内容是你喜欢的角色向其他人谢罪。

 

 sorry  

(什麼?題目是說用寫的不是用畫的?)

 

10. 有没有出过本子?如果有出本的想法,请贴一段现有的文中你认为最惊艳,最能作为本子风格宣传的片段,不能太长。

 

有出過,但是驚艷……

我想應該沒有吧XD

 

11. 上面写了那么多,累不累?

 

∠( ᐛ 」∠)_

 

12. 以上写的片段里的CP是否都来自一个fandom?如果不是,多久爬一次墙?认为自己是专一型的写手吗?

 

是的,都是盾冬。

但其實我不是一個很專一的人,只能說盾冬太有魔性了

 

14. 请为认真读这份问卷的喜欢你的读者卖一份自己的安利,贴一篇目前为止自己认为最满意的作品。最好贴链接地址。

 

............BODY(ry

 

15. 请推荐一位你最欣赏/最崇拜,或者风格与你最合得来的其他写手,可以附上ID和主页或作品地址。

 

我想推但是不敢XD

 

16. 邀请他/她也来填一填这份问卷如何?

 

我想邀但是不敢XD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