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2015最後的一篇產出了。

謝謝大家這一年多來的閱讀,最後一篇,來個清水甜文吧。

背景是二戰時期,朋友以上,戀人未滿的盾冬。

 

 

flower  


___

 

 

 

當史蒂夫看見綻放在積雪下的那一抹黃時,腦中霎時間浮現起的,是他最要好的親友在陽光下綻放的燦爛笑容。

不管怎麼樣的狀況下,巴奇總是會對著史蒂夫微笑著伸出手,即使是在艱辛戰場上,就像前幾天,他們在一場戰役中,巴奇躲在高處狙擊,突然降下的大雪幾乎將他掩埋,他卻依然堅守崗位。

在史蒂夫快速的殲滅敵軍焦急的衝上去,找到巴奇時,他明明已經凍到全身都在發抖,嘴唇也都發紫,卻還是擠出了笑容,對著史蒂夫笑道:「恭喜美國隊長再一次完美出擊。」

都是因為有你,巴奇。史蒂夫在心中對巴奇那麼說,走了過去,彎下腰從雪中輕輕摘下那朵黃色的花。

「你回來了,史蒂夫。」回到了駐紮的營地,凝視著微笑著迎面而來的親友,史蒂夫沒有多想就將一直輕握在手中的黃色小花插到了巴奇左耳上方的髮絲裡。

「……史蒂夫?」面對史蒂夫唐突的行為,巴奇眨了眨眼,手伸到耳邊取下小花拿到眼前,「這不是冬菊嗎?」

「原來這種花叫做冬菊?」史蒂夫一臉恍然大悟的表情,「我剛才經過看到這朵小黃花開在雪地中,不知怎地就想起你來……」

「開在雪地裡的小黃花讓你想起我?」巴奇瞪大了雙眼。

點了點頭,史蒂夫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後腦勺,「……我知道對男性這樣做很奇怪,但我真的只是覺得這朵花很像你……」

越說史蒂夫越覺得心虛,對一個大男人說因為看到一朵花很像他就摘回來還戴在他頭上?這也太過分了。

原本史蒂夫以為巴奇會生氣或是把花扔掉,但是巴奇不只沒生氣還笑得很開心。

「謝了,史蒂夫……我想你一定不知道花語。」巴奇將冬菊插回了自己頭上剛才史蒂夫所插入的位置後,似笑非笑的望著史蒂夫,「聽好了,臭小子,以後如果要送花,千萬別送你心儀的女孩冬菊。」

看到巴奇笑咪咪的,史蒂夫鬆了一口氣,問道:「為什麼?」

「因為冬菊的花語是……」

就在巴奇舉起食指左右搖了兩下,神秘兮兮的開口,才剛要說出答案時,背後突然有人叫他的名字。

巴奇回過頭去,看到站在他身後的杜根愣了一下,接著指著他頭上的冬菊笑了出來,「哈哈哈,巴奇,你真是太合適了!人比花嬌啊!哈哈哈!」

「怎樣?羨慕我的美貌還是忌妒史蒂夫愛我?」巴奇翻了翻白眼,勾著史蒂夫的肩膀,沒好氣的對杜根開玩笑,「這可是史蒂夫送我的,當然最適合不過。」

「……隊長送的?」巴奇的話讓杜根收起了笑容,露出扼腕的表情,「所以我們賭輸了?」

「對,我贏了,今天晚上的舞會史蒂夫是我的了。」

得意洋洋的笑著,巴奇還故意墊起腳尖在史蒂夫的臉頰上重重一吻。

巴奇跟杜根的對話讓史蒂夫完全摸不著頭緒,只不過巴奇所說的『史蒂夫是我的了』這句話,還有臉頰上的吻,讓史蒂夫的心跳徒地加速,並不聽使喚的亂跳,只能勉強擠出一句疑問:「……什麼舞會?」

「新年舞會啊,你忘了嗎?史蒂夫。」巴奇看向史蒂夫,指著自己頭上的冬菊,「今天晚上八點在小鎮的鎮民中心會有新年舞會,有邀請我們這些美國來的士兵,我們剛剛在賭你會不會邀姑娘一起共舞,我打賭你不會。」

然後湊到史蒂夫的耳邊,小聲說道:「因為我知道你還不會跳舞。」

「……但是這跟我送你花有什麼關連?」史蒂夫依然一臉迷惑。

「我就知道,你不清楚這座小鎮的習俗,對吧?」巴奇聳聳肩,很有耐心的替史蒂夫解惑,「在這裡的民間風俗是,一個年輕人想要約他喜歡的姑娘一同參加新年舞會,就會去摘下他認為最適合那位姑娘形象的花,放在那個姑娘的頭上,而姑娘如果願意,就會戴著那朵花一整天,直到舞會結束。」

說完,巴奇想到似的補上最後一句,「而如果姑娘依然沒取下花,就表示願意更進一步。」

史蒂夫目瞪口呆的將是現在冬菊跟巴奇的笑臉上來回,好一會功夫後才滿臉通紅,支支吾吾的說道:「……也就是說……我……」

巴奇滿面笑容的大力拍了拍史蒂夫的肩膀,「沒錯,你完全照著這裡的習俗,邀請了我參加今晚的舞會。」

完全出乎意料之外的結果,雖然讓史蒂夫剛開始有些手足無措,但他很快的就鎮定了下來,咳了一聲後,展現出紳士般的態度,對著巴奇彎下腰做出邀舞的手勢。

「……那麼,我今晚的舞伴,」臉上有著難以掩飾的紅潮,但史蒂夫依然溫柔的微笑著,「你是否願意教我怎麼跳舞?」

巴奇挑起眉,一瞬間有些意外,但接著馬上微笑著握住了史蒂夫的手,「我非常樂意。」

在經過了一整個下午的練習之後(巴奇抱怨他的腳都快被踩爛了),那一晚,巴奇雖然跳著女步,但實際上是他在引導著史蒂夫,倆人剛開始舞步依然有些不協調,但在巴奇的帶領以及幫忙下,倆人一上場就成為了滿場的焦點。

「你跳得很棒,史蒂夫。」在史蒂夫摟過巴奇的腰時,巴奇輕聲在史蒂夫耳邊鼓勵著,「你看,大家都在看著你。要有自信點,你是今晚的巨星。」

不……你才是今晚的巨星。史蒂夫彷彿注視著什麼耀眼的事物般,瞇著雙眼,凝視著巴奇頭上的冬菊與他臉上帶著紅潮的燦爛笑容。

在史蒂夫的眼中,巴奇是那麼的明亮、動人,一舉一動一顰一笑都深深烙印在史蒂夫的心中,即使經過多久,史蒂夫相信他永遠不會忘記這一刻。

快樂的時光總是短暫的。舞會結束後,倆人並肩走在回營的路上,巴奇吐著白霧,興奮未退的談著關於剛才舞會的事,而史蒂夫一邊回應一邊時不時悄悄望向巴奇頭上的冬菊。

巴奇說過,如果舞會結束後並沒有把花取下,就表示願意更進一步,而巴奇並沒有取下--那代表著什麼呢?

就在史蒂夫忍不住在心中思亂想的時候,忽然間,巴奇發出了啊的一聲,抬起了頭,於是史蒂夫也跟著仰望天空。

一片一片雪白的冰晶從空中緩緩落下。

兩人默默地凝視著降雪,在片片雪花下,巴奇笑著輕輕拉起史蒂夫的手,臉頰上不知是因興奮亦或是寒冷而升起的紅潮。

史蒂夫心下一動,回握著巴奇的手,望著那雙靈動的灰藍眼眸,倆人在漫天雪舞中凝望著彼此。

高熱的體溫在彼此之間交流著,倆人慢慢縮短了距離,越來越近,嘴唇幾乎就要貼在一起,感受著彼此溫熱的氣息。

就差那麼一點,史蒂夫就要吻上巴奇的瞬間,突然起了一陣強風,強勁的風勢猛地將巴奇頭上的冬菊吹落雪地。

倆人同時望著白色雪地上那一抹黃。

一會後,巴奇彎下腰撿起了冬菊,卻沒有再放回頭上,而是塞進了口袋裡,笑著對史蒂夫說道:「這可是你送我的,我得永久保存。」

望著巴奇的笑容,史蒂夫有些詫異的發覺到自己內心的失落。彷彿灰姑娘的午夜鐘聲響起,巴奇跟史蒂夫之間曖昧的氣氛也隨著冬菊的掉落而消逝。

一直到很久很久以後,史蒂夫才終於察覺到,巴奇臉上那令他心動的紅暈,以及自己內心失落感的真正的原因。

而同樣的,一直到很久很久以後,史蒂夫才在書上得知,冬菊的花語是--

『離別』

 

 

 

*** *** ***

 

 

 

「……你在做什麼?」冬兵望著史蒂夫的行為,皺著眉疑惑的問道。

將粉紅玫瑰輕輕戴在冬兵紮起的馬尾上,史蒂夫微笑著,柔聲低語:「今晚有新年舞會,巴奇。」

冬兵眨了眨眼,下意識的伸手摸上被放到自己頭上的粉紅玫瑰,「我記得你不是拒絕了嗎?」

不過在碰上前,史蒂夫握住了冬兵的手,拉到兩人的胸前,輕輕吻上了巴奇的手,「不,不是東尼開催的,是在我們家,只屬於我們倆人的新年舞會。」

與冬兵不明所以的眼神相對,史蒂夫心中有些刺痛。

冬兵什麼都不記得了,包括他們曾經錯過的那一晚。

不過沒關係,雖然他錯過了,但這一次,史蒂夫一邊吻著巴奇一邊在內心發誓,他不會讓重新回到他手中的花再次掉落雪地中,他會用最堅固的堡壘,將巴奇永遠保護在自己的臂彎中,永遠。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