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蛋聖誕賀文

祝哈蛋的大家聖誕快樂~

 


__

 

 

「今天是平安夜,我卻在這裡看守一個小鬼。」

坐在椅上,拿著槍一臉無趣的黑髮男人嘴裡喃喃自語的話,讓鼻青臉腫一身狼狽的坐在地上,雙手雙腳都被綑綁著的伊格西全身突地一震,在內心中暗罵自己。

原來已經是平安夜了?很好……你真是太糟糕了伊格西安文,不只任務失敗,還連區區的隨口承諾都無法遵守,虧你離開的時候還那麼有自信的跟哈利說絕對會平安回去的,結果呢?

不需要鏡子,光是沾染在胸腹上的斑斑血跡,就不斷提醒伊格西他搞砸了。

這裡是美國密西根州的底特律,伊格西原本是被派來暗中潛入並調查這裡的某個跨國犯罪組織在英美兩國間流動的走私及販毒活動。

由於目前只需要探查,所以伊格西自信滿滿的認為聖誕節前他一定可以結束任務,趕回英國,回到哈利身邊跟他一同共度他們成為戀人後的第一個聖誕節。

然而因為他太過焦急,結果一時大意被看穿他的真實身分其實是特務,而被監禁起來,試圖拷問出他的目的及背景。

當然,即使被各種拷打,伊格西依然守口如瓶。不管發生什麼事,他絕不會出賣金士曼,不會背叛他的同伴,不會讓哈利失望……雖然他現在身處的窘況應該會讓哈利很頭痛吧。

哈利一定會很擔心,伊格西舔了舔嘴角邊乾涸的血塊結痂,有些抱歉的想,在為了不讓那群人從眼鏡發出的無線電波探知到金士曼的所在,伊格西只好用自己的身體從拿著眼睛的男人手上將眼鏡撞掉後,用力壓壞眼鏡。

雖然在眼鏡壞掉之後,他就沒有辦法跟哈利他們聯絡,也無法將情報傳回給梅林,但那比起讓金士曼總部曝光來說,只是小事一樁。而且伊格西在壓壞眼鏡前有大聲的喊「別擔心,我一定會很快脫身解決這一切,回去過聖誕節!」

只是哈利對伊格西本來就有些過保護的傾向,而現在失去聯繫,哈利的心裡不知道會有多焦急。

眼前彷彿浮現起每當自己做了些傻事時,哈利總會露出有些無奈又放任溺愛的溫柔表情,伊格西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沒想到自己會在這種地方度過跟哈利正式交往後的第一個平安夜,這真是個一點都不平安的平安夜。

不過,伊格西也不會就這樣坐以待斃。他抬起頭觀察那個被留下來負責看守自己的男人,看樣子不知是否是因為今晚是平安夜,原本至少會有兩個的監視者,今天只留下一個,看上去頗弱,而且他剛才正用著小刀在削蘋果。

只要想辦法把他騙過來,解決掉他並奪取他手上的小刀割開手腳上的繩子,在取得腰間的那把AK47,他就有機會可以離開了。

於是快速的在腦海中擬定好計劃後,伊格西忍痛張開破皮的嘴角,對著那個看守者說道:「嘿,老兄。」

在對方警戒的看向自己後伊格西故意做出無奈的表情,「我想上廁所。」

在聽到伊格西那麼說後,對方臉上原本的警戒變成厭煩不悅,抓起桌下的尿壺扔向伊格西。

伊格西往旁邊閃躲後,看了看掉落在腳邊的尿壺,抬起頭一臉無辜,「你不鬆開我的手我怎麼上?」

伊格西的話換來對方輕蔑的冷哼一聲,「你以為我會上當嗎?鬆開了你會不跑?」

「你要不要相信是你的自由,老兄。」伊格西一邊想著這傢伙原來沒有外表那麼愚蠢嘛,一邊轉動著腦袋,嘴唇快速的動著,「說真的,我急得快噴出來了,剛剛聽到你說今晚是平安夜,這裡跟你提個交換條件,只要你鬆開我,只需要鬆開手就好,讓我好好上廁所,我就透漏一個情報給你,然後你就能跟你的老大邀功,也許他會讓你跟別人換,你就可以回去過聖誕節了,這不是皆大歡喜?」

連珠炮似的說完,伊格西閉上嘴,看著對方皺眉思考。

「……我先警告你,你可別耍什麼花招。」一會後,當看到男人那麼說著,並舉起槍站起身朝自己走過來時,伊格西忍不住在心中比了個勝利手勢。

在對方幫他鬆開了手上的繩子後,轉動著被綁出了一道鮮紅痕跡的手腕,伊格西笑道:「嗨,感謝你,老兄。」

緊接著下一瞬間,伊格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奪下男人手中的槍後,用力舉起槍托,往男人的腦袋上砸了上去,只見男人嗚了一聲後,隨即倒地不起。

看在他鬆開了自己手的份上,伊格西決定放了這個男人一馬。他原本還想跟說聲聖誕快樂的--就像動作電影中那種帥氣又幽默的橋段--但是伊格西還是想把第一聲聖誕快樂留給哈利,於是他抿了抿唇,蹲下來從男人的口袋裡搜出幾包子彈後,轉身往門口走去,在經過桌邊時,還順手拎起了小刀。

伊格西將耳朵貼在門板上,聆聽著外面的聲音,然後慎重的轉開門把,一邊舉著槍警戒,然而才剛探頭觀察外頭的動靜,就看到非常奇妙的景象--幾個男人舉著槍在走廊上慌張的奔跑著,甚至沒注意到伊格西的存在。

似乎是有人闖入了這棟建築物裡,伊格西從他們之間的對話以及行為大致猜測目前的狀況。

會是誰?他們的敵對組織?警察?還是……不可能吧?

正當伊格西一邊否決自己腦中浮現出的其中一個可能性卻又難掩內心湧上的期待時,一個戴著墨鏡的男人突然發現了伊格西,馬上就舉起了槍,瞄準伊格西。

「你這傢伙!怎麼逃出來的!」

正當伊格西反射性的也舉起了槍的瞬間,幾聲槍響過後,眼前原本舉著槍管指著自己額頭的男人,忽然間全身一僵,從太陽穴被擊出的洞口中冒出鮮血,往一旁軟倒。

然後,從轉角處走出,並優雅的轉身出現在眼前的哈利,讓伊格西瞪大了雙眼一時之間竟不知該做出何種表情。

手上舉著的傘型的散彈槍口兀自冒著煙,上下轉動著眼球打量著伊格西的哈利,臉上並沒有太過外顯的情緒。然而他的眼鏡底下正隱隱含著冰冷的怒氣,並且越燒越猛烈。

接著,哈利無言的朝著被凝視得惶然不安的伊格西走了過去,然後從上衣西裝的口袋裡掏出手帕,輕輕覆上伊格西的臉頰,溫柔的擦拭著。

隔著手帕感受到的哈利的體溫,以及冰冷的憤怒下所包含著的關懷,讓伊格西身軀解除了僵硬,抬起眼,望著哈利。

「……哈、哈利……?」伊格西戰戰兢兢的開口呼喚著他理應遠在英國,現在卻近在眼前並且拿著手帕替自己猜去臉上血汙的上司,金士曼的領導者,他的王,代號亞瑟的哈利哈特,並小聲的詢問:「你怎麼會在這裡?」

但哈利並沒有回答伊格西,只是細心的將他臉上的血汙都擦拭乾淨後,牽起了他的手,轉身往他剛才出現的轉角處走去。有些不知所措的被哈利拉著走的伊格西在一轉過去後,馬上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攝住。

一路上,直到走廊盡頭的門口處,到處都是東倒西歪的屍體,而在哈利牽著伊格西的手默默往前走去時,經過的屍體上槍槍皆是爆頭的致命傷,伊格西不禁打從心底為哈利的技術驚佩不已,忍不住抬起頭,用著崇敬信賴的眼神望著哈利。

兩人走到門口去後,一輛計程車已經等在門口。

坐上計程車後座,哈利終於開口,卻是對著司機說了一句:「回機場。」

之後一直到機場,哈利都沒有說話,只是看著窗外。

原本剛開始因哈利出現還拯救了自己而感到驚喜的伊格西開始不安了起來。

哈利一定是在生氣,伊格西有些難過的想。

雖然哈利什麼都沒有說,但伊格西也明白,哈利是特地遠從英國來拯救出包而導致任務失敗還被監禁起來的自己,他想應該是梅林用了什麼方法探知到自己被監禁的所在,然後哈利就過來了。

不只搞砸任務,還受了傷(哈利一向是伊格西無論受了任何傷都大驚小怪的過保護)甚至還勞煩金士曼的頭子親身前來曝光在邪惡組織面前(雖然所有目擊他們的組織成員全都一槍斃命,所以沒有人會知道)伊格西自己對自己的無能感到挫敗。

即使有很多話想說,但伊格西嘴唇張張合合了半天,就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他最怕的事,就是讓哈利失望,所以如果哈利不想跟自己說話,那麼伊格西就閉上嘴。

當他們抵達了機場後,哈利給了司機一大筆錢(伊格西目測絕對超出一般來回的價格)後,再度牽起了伊格西的手,走進了機場大廳裡。接著,接著,他們並不是走正規的出入境通道,而是穿過一道寫著STAFF ONLY的門後,再經過一長段通路後,來到了停機坪,出現在眼前似曾相識的景象讓伊格西只能目瞪口呆。

一身機長制服梅林正站在金士曼專屬噴射機的登機梯上,等著他們。

「恭喜你,亞瑟王,快帶著桂妮薇亞上機吧,醫藥箱已經放在桌上了。」冷靜的對著迎面而來的哈利說著,梅林往旁邊讓開,讓哈利可以牽著伊格西的手走進機艙內。

「你說誰是桂妮薇亞!」伊格西忍不住出聲抗議,但兩位金士曼的領導跟頭腦並不理會首席騎士的抗議,在哈利依然沉默的拉著伊格西走上梯子,並坐在椅上後,梅林關上了登機門走入了機長室。

他真是糟糕,看著機長室內梅林的身影以及默默的拿起梅林所說的醫藥箱的哈利,伊格西在心中再次暗罵自己的無能。同時也忍不住為了他們倆居然都千里迢迢的趕來救自己而感到窩心。

就在哈利仔細的替伊格西消毒及上藥的當下,飛機開始了緩緩滑行後,朝著英國的方向起飛。

望著哈利面無表情,手上幫自己上藥的動作卻相當細心溫柔,就像是怕弄疼了他,伊格西猶豫了一會,最後還是決定開口。

「哈利,我很抱……」

「抱歉,伊格西。」

但哈利很快的打斷了伊格西的話,先他一步道歉後深深嘆了一口氣。

「……哈利?你為什麼要道歉?你救了我……應該是我要道歉才對,我太過急著想要完成任務才會大意……」

搖了搖頭,哈利望著一臉疑惑的伊格西,露出帶著歉意的表情,「……我終於體會到,你當時,在電腦前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情。」

伊格西睜大了眼睛。他很快就察覺到哈利所說的是什麼事情,哈利指的是當初追蹤華倫坦事件時,在教堂裡所發生的事。

伊格西永遠不會忘記只能眼睜睜看著哈利被華倫坦射殺卻無能為力的悲慟。

「當我聽到你喊著別擔心,我一定會很快脫身解決這一切,回去過聖誕節!後訊息就中斷時,我的心臟就像是被冰冷的刀刃刺穿,無法再冷靜的待在總部裡,只想著要尋找任何一點能探查出你的所在的可能性,將你救出。」

彷彿想起了當時的心情,哈利有些痛苦的摘下了眼鏡,閉上了眼睛,繼續說道:「這不是在說我不信任你,伊格西。我相信不管他們怎麼拷問你,我相信你絕不會透露金士曼的任何一點消息……所以,我才特別擔心……不知道他們會怎麼對付你……更嚴重的是,要是他們知道從你口中問不出任何訊息,你的生命將會受到威脅……」

從哈利沉重的語氣中,伊格西能感覺得出哈利是真心的在擔心自己,同時也非常信任自己,不免心下一陣感動,望著哈利的眼中搖曳著璀璨的光芒。

「不過,你真的很出色,伊格西。」做了個深呼吸,哈利睜開眼睛,在與伊格西驚訝的眼神對視下,放柔了聲音與表情,伸出手撫摸伊格西嘴角的傷,發出由衷的讚賞,「在我趕到前,你就已經自行脫身了,我想就算沒有我,你也依然能獨自脫逃。」

哈利的讚揚讓伊格西內心暖洋洋的,趕緊咬住下唇,阻止自己笑得太誇張,「不,哈利……看到你的時候我很開心,謝謝你來救我……你明明是亞瑟……」

「是我的私心,伊格西……即使我明白你自身的實力,但我無法眼睜睜看著心愛的人身陷危險……」哈利搖了搖頭,安慰著伊格西,「還有,我知道剛才的沉默讓你不安了,原諒我。但當我看到你傷痕累累的模樣,我就無法抑制內心的憤怒,若是開口恐怕會爆出非常不雅的話,所以我選擇沉默。我知道我時常注意你的禮儀,但即使是紳士,在看到愛人被傷害成這樣,也很難保持風度。」

「哈利……」從哈利口中迸出的愛人這個名詞讓伊格西雙頰情不自禁飛起了紅暈,像是為了隱藏羞澀及急速跳動的心臟,伊格西抓了抓自己的後腦勺,顧左右而言他,「那你不追究我任務失敗的責任?」

哈利露出了溫柔的微笑,「你已經做得非常好了,伊格西。功過相抵之下,我還得讚揚你的堅強與忠心……今天是聖誕節,你想要什麼禮物?只要你希望的,我都會想辦法送給你。」

伊格西眨了眨眼,接著瞇成一條弧線,握住了哈利的手,將他的食指含在嘴中,低沉著染上了情慾的嗓音,「……我想要你今晚狠狠的操我,操到我下不了床,可千萬別顧慮到我的傷,這些不礙事。」

面對年下的小情人如此大膽直率的求歡,哈利難得的瞪大了雙眼露出意外的表情,但很快的就換上別有深意的笑容。

「……那麼,我希望你有所覺悟。」

低笑著,哈利將中指也伸進了伊格西的口腔內,愛撫著內部敏感的黏膜,然後在伊格西終於忍不住發出難耐的呻吟時彎下腰湊上前去,用自己的唇覆上了伊格西的。

一時之間,除了引擎聲外,機艙內只有唇舌交纏的水聲,以及越發急促厚重的喘息。

直到突然間,一直很有風度的保持著沉默的梅林開了口:「……兩位紳士,請勿在飛機上做出有礙風化的行為,視情節嚴重程度,我會將你們丟出機艙外……沒有降落傘。」

梅林優雅有禮的威脅讓伊格西全身一震,哈利也只好停下了動作。

兩人依依不捨的分開後,還沉浸在情慾中的伊格西有些沙啞的說道:「……非常抱歉,梅林。」

就在梅林故意誇張的搖頭嘆息後,哈利握住了伊格西的手,在伊格西將視線從梅林身上移往他臉上後,浮現出溫柔的微笑,輕聲說道:「聖誕快樂,伊格西。」

在愣了一下後,伊格西回以了最棒的笑容。

「……聖誕快樂,哈利。」

 

 

 

 

    文章標籤

    哈蛋

    全站熱搜

    司馬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